眉山东坡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账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楼主: 海哥哥
收起左侧

[最新笑话] 前些日子,我捡了个少妇的手机。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7-4-29 10:10 | 显示全部楼层
晕死!听到妞妞这样说,我才猛地意识到日期,估计自己的假已经逾期了吧,不由暗骂骂自己糊涂。眼见着妞妞满脸泪水的,顿觉大是伤感。想起那个鬼子美女,又是一阵的心有不甘。接近她的机会是有了,可惜鸟的,居然没了时间!看来老子那盒TT还是拿回家吹气球得了~~~~

  当下我们二人都没有再睡觉,在床上又躺了会儿,便一起下床到阳台上看夜间的沱江。不知是因为外间风凉还是因为妞妞知道我们相聚无多,她偎我偎的异常的紧。似乎怕我会突然间消失了一般。估计以她此时的心境,我不管要求什么她都会答应的。但偶什么也没做,只是搂着她,任着江水和时间一起从我们脚下流走。 

早上吃过饭,先打了个电话回去,声音嘶哑着(装的)和经理续了两天假。经理听偶话声沉重,当即批了,还一个劲儿地劝我节哀。

  上午继续在四下逛。也许是因为明天就要离开吧,眼中所见到的事物景色总是像蒙着一层伤感似的。妞妞虽然还像以往般叽叽喳喳笑靥如花,但我知道她是在强装。

  小城里的每个地方其实我们都走过的,今天只不过是再走一遍。下午的时候妞妞买了许多姜糖,说回广州后送给同事。晚上吃了凤凰的名菜血粑鸭,喝了点米酒。饭后沿着沱江漫步,晚风从江上徐徐吹来,带着些清凉意和水的腥气。江面上一点一点的有许多花灯,向下流漂移。正行走着,突然有人拦住了我们的去路。定睛看时,却是个小男孩,六七岁模样,光头,一看就知道是卖花灯的。

  这丫仰脸望着我们,一副要想从此过留下买灯钱的蛮横姿态。

操!这些小鬼,他妈每天都会拦路卖灯!老子正准备装狠把这个黄口小儿唬走,妞妞却说:小强,我们也买个花灯吧!我这才忍住。眼瞅着那小鬼拿了钱得意洋洋的离开,真想追上去教育教育他,要他回家good good study day day up 去,不要从小就玩市场经济。可这个念头闪了一下就又缩了回去!NND,老子小时候不就是被我老爸的这句话忽悠的读了十几年书吗?可现在又怎么样呢?说是大学毕业,混得连民工都不如!唉,这年头,书读得越多,越他妈没出息!

  估计到过凤凰的人没有不放花灯的,那玩意儿是用纸做的,式样有很多种。有全家福的,有代表事业扬帆起航的,也有爱情如意的。我和妞妞买的自是承载爱情的花灯。火是我点的,灯是妞妞放的。这小妮放灯的时候脸色郑重,整个过程都是小心翼翼的。那样子像极了揣着人血馒头的华老栓。

  

直到灯放入河里,她似乎才略松了松气,站直了身子看着那愈来愈远的火光发呆。我站在她身畔,也默默的望着那灯。许久,妞妞说:你刚刚许愿了没?许了。我道。妞妞说:不知道一盏灯能不能载动两个愿望?

  哪里有两个愿望啊!我说:我们肯定许下了同一个愿望!

  是吗?妞妞道:那你许了什么愿?

  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我道。然后妞妞就望着我笑,笑着笑着,眼泪居然流了下来。我原想取笑一下妞妞,笑她又哭又笑鼻子眼尿尿,但心情忽一下也沉重了起来。于是怅怅地去望那盏纸灯。

  那载着我和妞妞愿望的小玩意儿浮在江面上,缓缓飘向远方。瞧样子,除了顺风随波,它再也没有其他的选择。
 楼主| 发表于 2007-4-29 10:10 | 显示全部楼层
放完花灯后,我和妞妞便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的走。周遭虽然极其热闹,但却与我们无关。我一边行走,一边忍不住就去想和我妞妞的将来。明日离别之后,我们还能再见面吗?若能再见,将是在多少天或是多少年以后呢?那时的妞妞还会不会像今天这般喜欢我呢?一想到这些,心中就是一阵莫名的难受。正伤感间,忽地发现前面江边立着一对男女,看起来十分眼熟。仔细看时,却发现那“男”的正是赵敏,那女的则是我在车上遇见的那个或许的日本美女。两人的样子十分亲密,肩头紧挨手掌相握十指紧扣,简直比我和妞妞看上去都还像恋人。瞟一下身旁的妞妞,这小妮一副心事丛丛的样子,显是对身边的一切都没留心。于是扯着她,有意无意的接近了赵敏她们。

  刚一接近,便听那日本美女说:若论咏月的诗,当以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为最佳……我听了便下意识抬头一看,只见天空中挂着冰盘也似的一轮圆月,想来今天已是十五了,正自恍惚,那美女的声音又道:不过要问谁写的咏月诗最多,那自然是李白啦……

靠~我心中一动:难道这MM是个古典诗词的爱好者?妈的,今晚能和她再次相遇也算是缘分,说什么也要让这个妞对偶有些印象。想到此处,忍不住接口道:是啊!李白估计是古往今来最喜欢月亮的诗人了,连他给自己的儿子都起名叫明月奴!一句话出口,身边三双眼睛五道MM的目光(赵敏算半个MM)都往我这飘了过来。我见那鬼子妞的美目望向我,心中早把妞妞甩了掉,继续道:李白咏月的诗据说有三百多首,像什么‘少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什么‘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又像什么‘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还有什么我欲……正想说‘我欲因之梦吴越’总算在最后关头想起那个“越”不是月亮的“月”,才没有出糗。但我的话却也就此打住。

  直到我话声停住,几个MM才开始有所反应。那日本美女脸上写满了诧异,妞妞悄没声的将原本被我牵着的手抽了回去,那男人婆赵敏则冲我道:原来是毛先生啊,你们也在赏月亮吗?

  

叫我小强就可以啦!我道,眼睛却直望着那个日本MM。那MM别过头不与我对视。我大感没趣,只好对赵敏道:嗯!难得有这么好的月色,于是出来看看。刚刚听到你朋友说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便上了心。呵呵~~~~不过现在是秋天,《春江花月夜》写得是好,却并不合时。

  赵敏听了便笑:原来你也喜欢古诗词?我道:谈不上喜欢,都是以前上学时课本上的东东。顿了下,又说:如果说写秋月的,自然要首推苏轼的《水调歌头》!不过苏轼这个词写的挺好玩的,说是送给自己弟弟的东东,但写到后来跑题严重,最后那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读来分明是情诗嘛!

  赵敏笑吟吟地望着我,问:那你觉得那首写月亮的诗最好?我偷眼望了一下那日本MM,心中暗道:瞧刚才的情形,她似乎对中国的文化很精通啊,而且汉语也说得极其地道,难道她不是日本妞而是一中国妹?想到这里心中一动:不如试探一下吧!看看她到底姓中还是姓日?
 楼主| 发表于 2007-4-29 10:11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下对赵敏道:问我最喜欢的咏月诗啊!这个倒有些不好说,不过以前读过一首和歌,是日本和歌大师西行写的咏月诗,若翻译成中文好像是‘明亮明亮啊,明亮明亮明亮啊,明亮明亮啊。 明亮啊明亮明亮, 明亮明亮啊明亮’,通篇除了明亮便再没有其他字眼了。呵呵,大巧如拙,很值得回味。只可惜偶不懂日文,不知道日语原文是什么样的?说罢望着赵敏无声一笑。
  赵敏听了便道:日本的?一面说一面望了一下她身旁的那MM,笑道:我们贞子就是日本来的,你可以问问她。
  汗~还真让偶猜对了,那MM还真是个日本妞,叫什么贞子?Faint~~不会是鬼吧~~~
 楼主| 发表于 2007-4-29 10:11 | 显示全部楼层
此时那日本MM贞子早已在扭头望我了,我心下大喜,以一种询问的目光望向她,正准备问她。贞子却似不愿和我讲话,将头扭向赵敏。赵敏问:你听过那首和歌吗?贞子摇了下头,说:西行我知道,可是那首和歌我却没读过。

  我方才欢喜的心顿时一沉,暗道:妈的,就那么不想和我说话?有心想离开,但又舍不得。无奈之下只好继续没话找话,对赵敏道:你朋友是日本人?她中文很好啊,而且还知道《春江花月夜》和李白。

  赵敏道:我听贞子说在日本读汉诗的人很多的。

  那倒是。我点头道:从古至今,日本读汉诗的人写汉诗的人多了去了。你这一说,我还真想起一首日本人写的咏月的汉诗。好像是个什么天皇写的吧,诗名就叫《咏月》。说着诵道:月舟移雾渚,枫楫泛霞滨。台上澄流耀,酒中沉去轮。水下斜阴碎,树落秋光新。独以星问镜,还浮云汉津。把月比作舟,将月下云霞比作舟楫,倒是挺有意境的。

  

  

这首诗背罢,赵敏的眼睛已睁的老大,贞子望我的神色也有些呆。偶心道:哼~~老子不发威,你还真把我当蟑螂鸟?正得意间,贞子说话了,NND,她终于跟我说话了。她说:这是奈良朝文武天皇的诗,没想到你连这都知道。

  哈哈~~~老子还能有什么不知道的~~~心里偷着乐,嘴上却说:这诗在早期日本汉诗中算是出类拔萃的了,不过我最喜欢的一句日本汉诗却是明治时夏目漱石的‘多情纵住弦歌巷,漠漠尘中傲骨清’。

  我也很喜欢这句诗!贞子道,说话的时候满脸的兴奋,像是找到了知音:这是漱石写给正冈子规的诗。

  YES!YES!!YES!!!终于让这个MM对我有好感了!我心中一阵扑腾,那个美,差点儿没喷出鼻涕泡来。正打算继续跟贞子忽悠,冷不妨听见妞妞的声音说:小强,我想回去!

  我脑袋轰的一下,这才想起妞妞就在我身边,当下一阵心虚,回望妞妞,这小妮神情落寞,竟有点欧阳纨的感觉了。想起她对自己的好,不由得大是惭愧。于是只好和赵敏她们说再见,陪着妞妞一起往宾馆走。走出几步,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却见贞子和赵敏都在望我。

  

  回去的路上妞妞更加沉默,我逗她说话她也不理。牵她的手,也被她甩开。我知道她又在发小脾气,想想自己刚刚做的好像是有点过份,于是只得低三下四死皮赖脸的哄她。

  直到回到宾馆,妞妞还是没有说话。心里更觉得对不起她,便说要和她在阳台上看一晚上沱江。妞妞起初不肯,后来不知想到了什么,终于软了下来,和我一起到了阳台。此时的妞妞似已不再生气,由我搂着她的腰,自己则目光呆滞的看江面上虚映的灯光。好久,她忽然问我:小强,你喜欢我吗?

  喜欢。我道。

  那……你爱我吗?

  爱!

  你爱我什么呢?

  汗~~我被妞妞问住了,汗了能有个十几秒钟,才说:因为你对我好啊!

  我就知道是这样!妞妞说,顿了下:如果以后有个女孩子对你更好的话,你就不会再爱我了。

  那怎么会呢?我急忙道:无论现在或将来,我都爱你,而且只爱你。

  不说这个啦!妞妞显然没相信偶刚才那句话,转开了话题:小强,你怎么懂得那么多?

  什么?我问。

  就是刚才啊!那么多诗你随口就背出来了,你的脑子怎么长的,怎么会这么聪明?

  呵呵。我笑了笑,说:也没什么,只是记性好罢了!

  妞妞左手轻轻抚着我的手背,又说:小强,你也给我背首诗吧,也要有月亮的。你看~~~说着她用右手一指,月亮正照着我们呢!我感到妞妞手上的温暖,于是随妞妞望将过去,却见月亮斜斜挂在天上,和对面的吊脚楼一起构成了一副极美的图画。心里立时想起了吕本中的那首《采桑子》,想背给妞妞听,但突然间竟有些不好意思了,当下对妞妞说:我用短信发一首词给你吧!

  不好!要你背给我听!妞妞说,隔了几秒,估计她想到发到手机里可以永久的存下来,于是又改口说:好吧!

  当下我们二人一起进屋拿手机,我两手拇指齐按将那首《采桑子》打好,然后往妞妞的手机里发。妞妞一听见自己手机响便急忙打开看,一边一个字一个字的读了出来:恨君不似江楼月, 南北东西,南北东西, 只有相随无别离。 恨君却似江楼月, 暂满还亏,暂满还亏, 待得团圆是几时?
 楼主| 发表于 2007-4-29 10:11 | 显示全部楼层
快来参与金币拍卖吧
第二天小城下了很大的雾。我和妞妞在朝雾中离开凤凰,往张家界。临走的时候妞妞和我都是依依不舍的,当然啦,妞妞不舍的是古城,偶不舍的是那个鬼子妞。直到坐上汽车,妞妞还在回望,颇有些孔雀东南飞的味道。我心中则在暗自懊丧时不我予,那盒TT到最后也没有派上用场。这真是:轻轻的偶走了~~~正如偶轻轻的到~~~偶费尽了心计,也没能用鸟一个TT~~~~

  如是我俩都没说话,汽车在我们的沉默中启动,摇晃着开向张家界。车窗外的雾也渐渐散了去,两边的景物由模糊变作清晰,飞快的向后倒退。妞妞呆呆望着外面,不知在想些什么。偶心里也乱麻麻的,一会儿想自己和妞妞的将来,一会儿想那个日本MM,到最后忽然想起欧阳了。这么久没陪她喝咖啡,她有没有想过偶呢?

正想得出神,忽然觉得肩头一阵巨痛,差点儿没叫出来,扭头一看,却是妞妞不知何时已将偶T恤的袖袖推起,在偶的肩上狠狠的咬了一口。这小妮咬完我后抬头望了我一眼,神色间有些歉意也有些害羞。咬你一口,你就不会忘记我啦!她说,说的时候不好意思的一笑。

  我瞅了一眼她咬的地方,妈的,已经咬出血印了,这丫头还真TM狠呀!她以为她是赵敏啊!就算是老子也8素张无忌呀!正没好气间,妞妞忽然又将嘴凑了上去。

  靠!偶心道:你还咬起个没完啊~~~念头刚起,却觉肩头麻麻痒痒的很是舒坦,原来这次妞妞并没咬我,而是用唇轻轻的在亲刚才她咬过的地方。

  

  我被妞妞吻着,心里突然有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就如同偶此刻肩头的感觉一样,分不清是痛还是快。正痛并快乐着,妞妞将唇离开了我的肩,痴痴地望着我,说:小强,你会忘记我吗?

  我想说不会,想用最动听的语气跟妞妞讲最甜蜜的话语,但一时间仿佛失却了语言的能力。于是只摇了摇头。妞妞不舍的望着我,静静的端详着我的样子,似乎想将我刻录进她的脑子里一样。我再也不能自已,伸手搂住妞妞的腰,嘴跟过去,吻在了她的嘴上。

  

  若在平时妞妞肯定不会让我在公共场合吻她,可是此刻的她并没拒绝我。于是我俩开始了长久的亲吻。吻着吻着妞妞的眼泪忽然滚落了下来,于是我用舌尖去舔她的泪。然后不知怎的偶也哭了,于是妞妞用手擦试我的泪水。再后来我们都不再动作,互相呆看着泪眼婆娑的对方。一时间车上的人、车外的景物,这世上的一切一切都变得不相干起来。

到了张家界已经是下午了。妞妞来之前便订了今天晚上回广州的机票。我们在车站下车后,先将行李存下,然后在张家界市区逛了一会儿。晚上吃了张家界有名的三下锅,回转到汽车站,取了妞妞的行李,匆匆赶往机场。

  别离的时刻终于来到了。因为机场人巨多,妞妞便不肯再和我长吻,只偷着来了个闪吻。然后我们分开,她往安检区去。我站在原地目送她。妞妞通过安检区后便回望我,我们远远互视。我忽然想起了许巍的《故乡》,想起了那里面的唱词:我站在~这里~想起和你曾经离别情景~~~~你站在~~人群中间~那么孤单~~~~那是你~破碎的心~~我的心~却那么狂野~

  

  妞妞遥遥望着我,始终不肯转身离去。直到我挥手催促她,她才恋恋不舍的离开。我木然站着,看着一步一回头的妞妞。这个女孩子终于离开了,终于离开我了。
 楼主| 发表于 2007-4-29 10:11 | 显示全部楼层
送走了妞妞,偶却仍然呆站。心中抓狂着,竟觉得异常空虚。偶忽然发现自己爱上妞妞了,那种感觉不同与偶对欧阳纨的好奇,更不同与偶对贞子那种莫名的冲动。我以前认为自己充其量只是喜欢妞妞,但看起来偶错了,偶是爱上了她。要不然这时候我不会有一种想死掉的感觉,不会有那种锥心的神伤。

  隔了好久偶才出了机场,外面那开出租的傻逼已经等得焦头烂额了。见我出来便JJYY的,直在怪偶。偶却懒得理会他,上了车,在后排坐了。坐定后心里一动,掏出手机,给妞妞发了个我爱你的短信。可短信发出去了,老子也傻眼了。

  

  偶是用回复短信的方式给妞妞发短信的。因为偶短信收件箱里几乎全是妞妞,所以回的时候偶也没注意。结果犯错了。各位看官都还记得吧,妞妞生日那天偶在酒吧给妞妞唱歌,后来赵敏出现,和我谈合作的事情,那时候她将她的邮箱地址发给了我。于是乎,偶手机的短信收件夹中第一个短信就是她的!但是这件事偶一直没放在心上,满以为自己的收夹件里全是妞妞的短信。问题就出在这里!大家可能已经猜到,偶把那个充满深情滴“我爱你”发到了那个不男不女的手机里了~~~~

  等老子看清的事实之后,心里那个汗。无奈下只好宽慰自己,告诉自己赵敏肯定知道是偶发错了,偶一个正常(指性取向)的男人,怎么会喜欢上她呢!这样想,心里便惭惭放了下

  因为要到第二天上午才有回长沙的火车,所以偶回到张家界市区后找了一家网吧包夜上网。正CS得爽,手机响起,百忙中掏出一看是妞妞的短信。说她已经回到广州,但不知道是不是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东,肚子有些疼。因当时偶正游戏到紧急的时刻,便将手机放下,想等这局完了之后再回。好容易打完,拿起手机晕头晕脑的给妞妞回:偶亲下你的肚肚,然后摸摸,揉揉。短信发出去后,又傻眼了。原来刚才赵敏那个该死的居然回了偶3个问号,搅得偶又回错了。这次可比上次的严重,既肉麻又色情,再加上刚才的那个我爱你,靠,我算是毁在那个变态手里了~~~~~

  

  当下重新给妞妞发了短信,告诉她我在上网。妞妞知道后很是兴奋,要我等她。于是我不再游戏,登上QQ,一边等妞妞,一边在线看《火影忍者》。正在心中暗叹自己这辈子能不能看到火影的结局,妞妞上线了。汗,这小妮速度真快呀~~~问之,回曰打的飞奔回家的。心中暖暖的,又有些怅怅的。刚才我们还在一起,现在三个小时不到,我们就已经相隔千里了。

  因第二天是周末,所以回到长沙后偶还是没有上班。依是在网上和妞妞粘在一起。直到周一才回到公司。跟经理销假的时候,那婆娘居然还问我我爷爷怎么样了。我一面戚戚然,一面说老人家的病情已经稳定了。NND,老人家这口气不能咽啊,要不然下次请假拿什么当借口?

  

  除了老来,公司里的那群傻男傻女们都不知道老子其实是去风流快活去了,纷纷过来安慰偶。这就是老来的好处了。这厮虽然淫荡,但口风甚紧。如果换了张洁玲那个天字第一号大喇叭,靠,现在恐怕连FBI都要来调查偶了。

  销假上班以后,日子像是重归现实。每天就是工作工作,晚上陪妞妞故事故事。虽然语音的时候和妞妞相约十一一起去丽江玩,但将来的事情能怎样谁他妈说得清。就算是像妞妞那样爱幻想的小女生,每晚都和我谈我们的将来要怎样怎样,可是她的QQ签名档却曝露了她的内心:我做了一个梦,于是我不愿醒来。

  或许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都只是梦,终归会有醒来的那一天。

  

  时间一天天过去,这些日子里我只是陪妞妞,没有像临去张家界前和欧阳说好的那样,回来后就联系她。我更没跟赵敏联系。其实我也想过给欧阳纨发短信,可是一想妞妞对自己的好便忍住了没发。偶也想通过赵敏接触贞子(至于唱片什么的都是扯淡),但自从自己发了那个恶心之极的短信后,老子是没脸再找那个男人婆了。

  晃眼间我回长沙已经快一个礼拜了,周六的晚上正和妞妞语音着,忽然间电话响了。因为铃声很陌生,所以很无所谓的拿起一看。可是当偶看清的来电显示后,老子差点儿没一蹦多高。这是欧阳的电话啊,老天,你老人家毛搞错波,欧阳纨居然主动联系我了?TM而且还是电话?在老子的印象里除了找我要电话那次,这婆娘可是从来都没有给我打过电话啊!难道她等偶等得欲火难耐,终于想要向偶宣战?
 楼主| 发表于 2007-4-29 10:12 | 显示全部楼层
说句老实话,自打从凤凰回来后,我真的不想再和欧阳联系了。因为我发觉自己对妞妞的感情已经不只是喜欢那么简单了。所以我每天只是在网上陪妞妞,没有主动联系欧阳。原以为这么久了,欧阳肯定已经把我忘了。想想以她的姿色气韵,若想玩ONS,只需小指头勾一勾,半个星城的男人恐怕都会跟过去的。她怎么能还记得我这个其貌不扬胆小如鼠的废材呢?

  可万没想到,她居然真的没忘记我!更加出乎我意料的是,她竟然主动打电话给我了。靠,是不是老天瞎了眼啊!我握着电话,想接,但又不想接,直在踟蹰。电话铃声持久滴响着,就仿佛她第一次给我电话时那时,有种宁死不屈的感觉。

  

  一切就像是捡她手机那次的重演。只不过上次我是在心里为不接电话找理由,这次则是在为接电话寻借口:我和妞妞又没有怎么样,我没必要约束自己的~~~~我和妞妞都不可能会有将来的,我怎能为她放弃欧阳这块肥肉?~~~妈的,老子这段时间被欧阳和妞妞两人诱惑的不行,再这么憋下去某项功能会坏掉的~~~~~

  正在努力抹杀良心,妞妞那小妮居然在偶耳机里说,小强,你电话来了,怎么不接啊。

  汗~~妞妞,这可是你让我接的,不是我自己要接的哦~~一切后果偶不负责滴说~~~

  心里其实还在犹豫,可是妞妞紧在催我接。没办法,既然妞妞都不介意,那就接吧~~当下先跟妞妞说声等会儿,然后手忙脚乱地关掉话筒,最后用拇指按下了接听键。

  喂!电话接通后我轻轻道。

  那头没人说话。我又喂了一声。那头还是没人说话。我大觉气闷,正准备发狠挂断,欧阳幽幽的声气终于在那头响起:你能来陪陪我吗?

  

  我*~~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男人无所谓正派,正派是因为受到的引诱不够!女人无所谓忠贞,忠贞是因为背叛的筹码太低!妈的,连正人君子都会有受不住诱惑的时候,更何况老子这条小淫虫?

  此刻偶举着电话,耳畔听着欧阳纨那寂寞到骨头里的声音,只觉得心脏仿佛一下子就被她给攫走了。又哪里说得出拒绝的话?当下六神无主的嗯了一声,欧阳在那头又沉默了一阵子,但却再没说话,然后我听见她嘀的一下挂断了电话。(汗~~这就是偶滴纨纨啊,永远都不肯对偶多吐半个字!她甚至连偶从张家界回来了没有都没问。想来她猜到我已经回来了,毕竟已经这么多天了。又或者她知道我如果还在张家界,肯定会回答她我在张家界不在长沙的~~~~唉,TM还是和以前一样,约会的地点也不说,估计还是那家鸟咖啡厅~~说起来偶已经有好久都米有喝咖啡啦~~~~)

  

  欧阳纨挂断电话后,我依旧在这头举着电话发怔。不知怎的,我现在有点儿后悔了。妞妞就在网那头等着我给她讲故事呢!难道我就这样抛下她去会欧阳?那……不去?不行,我已经答应欧阳了,做人可不能言而无信!

  在心里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没能抵挡住那少妇的诱惑。跟妞妞说刚电话是自己一个同学打来的,那小子失恋了,痛苦的想自杀,喊我去喝酒解闷。妞妞哪里想得到偶会骗她,一个劲儿的催我快去。我心里大感愧疚,可箭已上弦,不得不射了啊!

  当下关了电脑,收拾了一下便下楼去见欧阳。临走时犹豫再三,最后还是把那盒TT揣了上。

  

  下了楼,一边步行着往那家咖啡厅走,一边在心里暗道:看来自己确实对妞妞跟以前不一样了。若是换作以前,听到欧阳的召唤,老子还不风一样的飞过去,怎会有半分犹豫?可现在往去见那妇人,心里却居然异常对不起妞妞。

  自责了一会儿,又开始为自己开脱:偶又不是去和那妇人ML去~~最多和以往一样喝喝咖啡~~再最多走走路~~再再最多开个房听下洗澡声而已~~(靠~~喝咖啡?揣着TT喝咖啡?靠~~你以为大家都是傻逼啊~~~~)

  

  如是在脑中斗争来斗争去,好容易才来到那家咖啡厅。在楼下迟疑了一分多钟,最后心想MB的来都来了,还跟自己装什么X!索性放下包袱轻装上阵,径直杀到二楼。四下环视,寻找欧阳。一个脑袋一个脑袋的过滤,最后终于发现了那妇人。心里一阵跳动,迈步向她走去。

  愈接近欧阳,心跳就愈快。等来到欧阳身畔的时候,腔子里的那个东东已经擂鼓一般响了。

  许久未见的她一如往日般安静端庄,气质还是那般动人,发质还是那般动心,眼睛还是那般莹亮,嘴唇还是那般性感,脖子还是那般修长,咪咪还是那般~~~慢着,把镜头扯回去,扯到她脸上,扯到她的眼眶上,定格~~推进~~特写~~操~~~她的眼眶居然是肿的!!!难道她刚刚哭过了???老子心中忍不住便是一阵翻腾,NND,看来今晚真的要出大事咯~~~~
 楼主| 发表于 2007-4-29 10:12 | 显示全部楼层
此时欧阳也已察觉到我,抬眼望了过来。不知怎的,这次我俩目光相碰,竟像是被粘着了一般,谁都没有扭转或是撤离的意思。如此互视了足有三两分钟,欧阳才收回目光,又开始如刚才般望着咖啡发怔。
  唉,我早已习惯了她,于是自顾自坐下。欧阳静静的,眼光怅惘地盯着咖啡杯。这妇人实在是太迷人了,她身上固有的那种寂寞,以及她此刻眸中的忧伤,纠合在一起,那感觉异常哀艳。我瞅着她,心竟又开始乱跳了。看来在这女人面前,我是的免疫系统始终是无效的。
  
  我傻傻坐着,呆看了欧阳足有七八分钟也没有叫咖啡。欧阳丝毫不在意我的目光,只是一味地望着桌上那白瓷的小杯。又隔了一忽儿,欧阳突然抬眼开始看我,仿佛我成了桌上的杯。紧接着,她如同第一次喝我咖啡时那样,将肘立起,用手支着脸,继续望我。
  我的心怦怦的,不知是个什么感觉。欧阳的眼神就像刚才看杯子时一样,让人捉摸不透。我盯着她深黑得不见底的瞳仁,只是一个呆。正发痴间,欧阳的眼眸居然就那样潮湿起来,然后,有两颗大大的泪珠从眼角涌出来,在她白玉般的面庞上划过。
  
  欧阳哭了!她哭了!!!
  我心中一阵狂跳,这个冷漠哀怨的女人,连哭都这么安静美丽。那么,她是为什么而哭?谁又能使她伤心呢?我在心中盘问着自己。对面的少妇持续沉默着流泪,泪珠一对一对从她的脸上滑落,滴在她的手上或是桌面上。那场景优雅而又伤感,直如李白的那首《怨情》:美人卷珠帘, 深坐蹙蛾眉。 但见泪痕湿, 不知心恨谁?
  说句实在话,我以前从来没想过像欧阳这样的女人会哭。因为她总是那么冷漠,除了冷漠再没有其他的表情。似乎她天生的不会哭也不会笑。没曾想她的哭竟然这么动人,只不知她笑起来又是什么样的?会比她的哭更动人吗?
  正在胡思乱想,对面的欧阳说话了。
  走吧!她说,声音淡且忧伤。
  
  欧阳吐出这两个字后便站起了身,我先是一愣,随后扯线木偶一般随着欧阳起立。天~~~这娘们儿是不是会下蛊啊,怎么老子每次一见到她,灵魂就仿佛在受她操纵一样~~~
  暗骂着自己的不中用,一面抢着去埋单。欧阳却不像以往般不等我,直到我会完钞回来,才陪我一起下楼。今天长沙是个阴天,虽没有雨滴下来,但空气里潮乎乎的,像是有种像雾像雨又像风的东东在飘荡。
  偶随着欧阳在街上慢慢的行走。依旧是没有语言。似乎在我和欧阳间,话语从来都不不必要的东东。四下的街面上却满是喧闹。仿佛世界被一分为了二,一个属于热闹的旁人,另一个则属于我和欧阳。呵呵,这次我和欧阳也没有再一前一后,而是并排前行。她似乎只是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但偶心里却明镜也似:这个方向正是通往那家宾馆的方向!!!
  心中正感到一种山雨欲来的压力,冷不妨身边的欧阳靠近了我,接着,我感到她用手臂挽住了我的手臂。
 楼主| 发表于 2007-4-29 10:12 | 显示全部楼层
靠!老子乍觉自己被欧阳纨挽住,心脏不由分说就是一突。正又惊又喜间,更厉害的居然跟着来了。NND,欧阳纨这婆娘今儿不知是怎么了,不但和我手臂纠缠,居然连头也靠在了我的肩上。就那样小鸟依人般偎着我,汗,就算是妞妞,在大街上也不会和我这样亲热啊~~~偶滴那颗小心此刻已经跳得惊天动地了,那感觉就像是吃了类固醇,只觉自己浑身上下每个细胞似乎都要爆炸~~看来今那盒TT不用也不行了啊~~~只可惜一盒只有三枚,不知道够不够用~

  正自精虫上脑,无意间低头瞅见了自己身上穿的T恤。我*,正是妞妞给我买的那件。心中一阵动荡,就想甩开欧阳。但身体就像不听使唤一样,一动也没动。

  

  我和欧阳紧挨着,她身上的芬芳柔柔裹着我,也分不清是发香体香还是香水味,总之好闻之极,总之诱惑之极!看来对于我这样的贱男,色之引诱从来都是最强烈的。

  是的,我这样做是对不起妞妞,可是,欧阳和我已经开了两次房了呀,我还能让人家再等么?妈的,这是最后一次!我向毛主席保证,今天晚和欧阳云雨之后,老子从此就金盆洗鸟退出江湖!!!

  如此想,妞妞已经被我流放到了地球以外的地方。扫清了最后的心理障碍,腔中欲火大炽。因为此时天气仍很热,偶和欧阳衣衫正单薄。再加上此刻她挽着我、贴着我,可想而之,她的咪咪很结实的挤压着我的手臂,那感觉柔软而有弹性,直让人如在云端。

  我们虽走的很慢,但是总是在一点点往前、再往前。终于,那家XX宾馆的入口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我和欧阳是手挽着手进入宾馆的,娘的,老子这次总算找到了开房的真正感觉。就连老子去总台交钱的时候,欧阳的手依旧没离开我的臂弯。只可惜今天的小姐不是上两次的那个,要不然老子可要抖抖威风。

  交过钱,挽着偶滴纨纨,一起走向电梯。此时已经很晚了,大堂里寂静无人。欧阳的高跟鞋踩着大理石的地板,笃笃响着,并在四下里回荡。我心也不知是高兴呀还是什么,总之有些兴奋,有些害怕,有些好奇,但更多的则是被性神经左右。

  来到电梯门口,按下键。因电梯还在十四楼,于是和欧阳一起等。过了约摸一分多钟,电梯下来了。接着门开,我侩着欧阳纨正准备入内,却不想电梯里居然有两人往外出,于是下意识抬头一看。这不看不打紧,一看之下不由得愣住了。
 楼主| 发表于 2007-4-29 10:12 | 显示全部楼层
自打电梯里往外出的是一男一女,男的二十来岁偶不认识,可那女的老子却是熟得不能再熟,赫然便是偶们公司的第一色女张洁玲!!!

  此时张洁玲也已看见了我,我们目光一触,都是一阵的惊讶。老子出来偷欢,乍见熟人,忍不住便是一阵心虚。张洁玲那娘们儿倒还拿得住,装作不认识偶的样子。偶的心一松,暗想:奶奶的,老子有什么好怕的!老子未婚自由人,出来搞搞男女关系,还怕个鸟啊!倒是这色女已经结了婚,却和一小白脸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嘿嘿,怕的应该是她!

  心里正活动间,却见张洁玲的目光从我身上移开,往偶身旁的欧阳望了去。接着,这婆娘的表情变得要多惊讶就有多惊讶。

  

  色女的这个表情分明向我传达了一个信息,就是她丫的认识欧阳,要不她不会是这副神态的!

  张洁玲望了片刻欧阳,目光又回过来在我脸上溜了一圈。我被她望的心里有些发毛,瞟一眼身旁的纨纨,这女人也是一脸惊诧。靠!!这对色女和少妇肯定相互认识!!!

  我们四人在电梯门口停顿了几十秒钟,然后交错着走过。色女和她的情人出到外面,偶和偶滴纨纨进入了电梯里。

  电梯门慢慢阖上。我竟突然感到有股威压在向我迫来,一时间心里翻滚滚的,总觉得有什么不妥。那妇人在我身旁似乎也想着什么。我们都没有动,电梯一直停在一楼。

  

  好久好久,我听到耳旁有电梯门开的声音。却是欧阳打了开电梯。然后这妇人迈步出了电梯,笃笃的脚步声又一下一下响起。

  我先开始还在发傻,直到那笃笃的声音在我的耳鼓上敲了十多下才回过味来。赶紧出了电梯,追了过去。等我赶到大堂,欧阳已经走到门口了。我心里一凉,知道今晚这事又他妈黄了。正沮丧间,欧阳忽又停住了脚步。我燃起最后的希望,眼瞅着慢慢转身的她,直想冲上前把她扯进房间。

  欧阳转身后有些默然的瞧着我,我则眼巴巴的望着她,时间仿佛被定住了一般。

  

  我们互视了也不知有多久,在我感觉,应有一个世纪。我的心也由开始那种想强拉欧阳上床的狂暴中冷却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无端的怕。其实刚在电梯里的时候,我的心里就隐隐怕着什么。但具体是什么却又说不清。

  踟蹰之间,欧阳在我的眼中又一次的转身,然后迈步,出了宾馆。我没有追,颓然走到总台退房。还好上两次那小姐不在,要不然她连嘴巴都会笑歪的!娘的,老子甚至连房间都没进啊!

  无精打采的出了宾馆才发现刚才那股子雨雾已经实质起来,变成了牛毛细雨。吁一口长气,突然觉得有些孤单。这时候竟不可遏制的想起妞妞了。掏出电话看了看,这妮子却没发短信我,想来还以为我在安慰我失恋的同学。正打算举步往街边去叫车,冷不妨身侧有人喊我:小强!

  我没有防备,竟被这声喊吓了一跳。扭头望时,却发现是先前出来的张洁玲。这婆娘站在黑夜的风雨里,竟有些阴森森的感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账号

本版积分规则

QQ|网站地图|关于我们|小黑屋|爱好群|眉山东坡论坛 ( 蜀ICP备05001993号-1 )

GMT+8, 2018-1-23 03:48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