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山东坡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账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楼主: 海哥哥
收起左侧

[最新笑话] 前些日子,我捡了个少妇的手机。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7-4-29 10:08 | 显示全部楼层
什么事情?我问,眼见着妞妞一本正经 的样子,偶的心里居然有些害怕了。

  嗯!妞妞道,顿顿:从明天开始,玩和吃的钱由我来出吧!

  什么???!!!我万没想到妞妞会说这句话,不由得又惊又喜。

  既然是一起出来玩,当然都要出钱啦!总不能让你一个人出吧!

  当然是我一个人出!我道,很坚决认真的语气,心里却直发虚。

  不行!房子都是你订的,张家界的门票也是你出的,以后该我出了!

  那怎么行?你是女孩儿啊!

  女孩儿怎么啦?我爸爸说过,女孩子要经济独立才行!妞妞说,看样子很坚持。唉,既然她那么坚持,那偶就恭敬不如认命啦!当下道:好吧!心中却直在感谢妞妞她爸会教育子女。

因为有了钱,第二天早上我索性把房退了(回收了押金和一天的房钱,嘿嘿,这下回长沙的钱也有了~~),然后和妞妞一起把大部分行李寄存在汽车站。最后杀到森林公园,游玩一天后,就在景区内找了个小家庭旅馆住下了,准备第二天在大观台看日出。

  张家界景区里的小旅馆大部份都是那种农家乐,不过住宿条件还算不错。二人的标间,六十块一天。有空调电视热水。就是饭价超贵,不过很好吃。

  因怕误了日出,晚上便和妞妞一直谈话到四点来钟。然后起床洗脸刷牙,去大观台看日出。
 楼主| 发表于 2007-4-29 10:08 | 显示全部楼层
大观台是在张家界观看日出的唯一观赏点。所以虽然偶们到那里的时候离日出还早,但那儿还是有不少人在等了。山中的夜异常的凉,妞妞不自觉得便向偶身上靠,偶当然不会放过机会啦。于是搂着她等日出。身子被山风吹得哇凉,心中却是很暖很暖。看来经过这两天的相处,我们以前在网上的那些虚拟的情感已经全部都真实了起来。

  日出的时候我并没觉得有多美,妞妞却很兴奋,指着太阳笑着叫着,连声问我好不好看。我嘴上说好看,心里却道:日出固然美,可是跟自己喜欢的人一起等日出,才是最美最美的!

  看完日出,又游玩了一个上午。然后急急忙出去,坐车到汽车站。

张家界每天下午两点半都有发往凤凰的直达车,我和妞妞在车站买了票,然后从寄存处取回了行李,上车,找到票上所标的十一十二号座位。

  临坐的时候妞妞问:小强,这是不是十一十二号呀?我说是,说着将行李放在上面的行李架上,让妞妞坐在里面靠窗的位置,偶坐在外面。

  坐下后便扭着头和妞妞说话,过了有个几分钟,忽然听见一把女人的声音问:劳驾,请问您是不是坐错了位置?

  我正跟妞妞谈的开心,冷不妨听到有人说话不由一愣,当下扭回头便往说话的那个女人望去。待瞧清了那女人的样子,心中忍不住便是一阵乱跳。
 楼主| 发表于 2007-4-29 10:08 | 显示全部楼层
此刻映入我眼帘的女人至少有六个让我心跳的理由。

  第一,她漂亮,端的漂亮。单以长相论,她绝对超过了欧阳纨。我曾以为欧阳纨是我这辈子见到过的最漂亮的女人,但现在偶不得不承认,偶错了!

  第二,她的气质很独特。如果说欧阳纨给人一种寂寞如雪的感觉,那么眼前这个女人给人的则是一种恬淡如水的感觉。不同于欧阳纨的那份神秘优雅,她的身上更多的是一种古典主义的美,那种经典的美。

  第三,她的咪咪很海。妞妞的MIMI其实都已经相当可观了,但是她的比妞妞的更大更美。尤其现在偶坐着她站着,偶的头和她的咪咪平行,偶的嘴离她的胸只有一尺左右的距离,那种诱惑,简直~~(偶咽下口水先~~)

  第四,她身上有一种很好闻的味道。不知是香水还是她自己身上的香气,总之好闻之极。说出来不怕丢人,偶闻着那种气息,居然有了生理上的反应。

  第五,从我看到这女人的第一眼起,我就有一种感觉,觉得自己以前肯定和她见过。如果真有前世今生的话,我想我们上辈子肯定认识。就像贾宝玉见了林黛玉:格位妹妹吾以前是见过滴呀~~~~~~

  第六,这个MM不同于以往我见过的所有MM,包括欧阳,包括妞妞,以及其他任何MM。偶总觉得她和偶平时认识的女人有些区别,但是区别在哪里又说不上来。

  如此老子盯着那个妞呆了足有四十来秒中。直到妞妞不满的哼声传进偶滴耳朵,偶才总算是醒转过来。有些尴尬的回望妞妞,迎接我的是她的白眼。

  再次扭转回来望那个MM时,心脏仍旧忍不住的狂跳。请问您是否坐错了位置?那MM继续问道。

  是吗?我支吾道,说着站了起来,妞妞也站了起来,小声对我道:小强,这里好像是十三十四号,前面那两个才是十一十二吧!

  晕!我重新又瞅了下车上标的座位号,估计是自己搞错了。当下冲那MM不好意思的一笑,也没说话(就像第一次见欧阳纨那样,被这MM的气质所迫,说不出话),将自己的行李往前移了移,然后和妞妞一起坐在了前面一排的位置。

  

 屁股坐定了下来,心却静不下来,直想扭回头去看后排的那个MM。NND,那感觉真的太奇怪了。欧阳纨够迷人的吧,可是都没让我有过这种强烈的冲动。

  一旁的妞妞已经发觉了我的异样。小强。她嘟着嘴说:你在想什么呀?

  没……没什么……我一阵心虚,慌乱地说。

  你发现没有?我们后面坐的那个MM好漂漂哦~~~

  是呀,是呀!而且咪咪好……后面那个大字还没说出口,猛地想起偶旁边坐的是妞妞,不是老来,生生的咽了回去。

  妞妞哼了一声,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难怪你刚刚盯着人家紧看呢?
 楼主| 发表于 2007-4-29 10:08 | 显示全部楼层
汗!我今天怎么这么晕啊!眼见妞妞面色铁青,眼圈红红的似乎要淌出泪来,当下急忙说:没,没有啊!你想哪儿去啦!我只是觉得她长得蛮像我的偶像罢了!

  你的偶像?谁?

  小泽圆。我道。

  小泽圆是谁啊?

  日本一AV女……一电影明星,很出名的。

  那我怎么没听说过?妞妞问。

  呵呵!人家都已经退役好多年了!我嘴上说,心里却在想妞妞以后会不会上网查小泽圆的资料。又隔了一忽儿,见妞妞仍是神色不快,于是便想找个什么事情把话题引开。当下对妞妞道:你的MP3呢?带没?我想听歌。

  

  没带。妞妞道,嘴上这样说,但手还是打开了她的小包包,从里面拿出了她的MP3,递给了我。

  要不要一起听?我想起她来之前和我说过的话。

  不要!妞妞把头扭向车窗的那一边。此时车子已经开动,窗外都是向后退却的景象。

  我只好把两个耳塞都塞进了自己的耳朵里,刚打开MP3,便听见一阵熟悉的吉他声,当下忍不住叫了出来:《我思念的城市》?这是我最喜欢的一首歌啊!说着用手拉住了妞妞的手: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听许巍的歌。

  哼。妞妞终于扭回了头,说:我不知道谁知道?

我见她嘴虽然还嘟着,但是两只眸中却盛的全是柔情,心中不由又是惭愧又是感动。当下凑过去,在妞妞的嘴角处轻轻吻了一下。妞妞脸一红,道:车上好多人呢!

  我笑了笑,知道她终于不再生气,于是放下心来。一边听着歌,一边闭着眼睛假寐。妞妞则在看车上的电视。汽车摇晃着开往凤凰。

  妞妞的MP3里全是许巍的歌,我听着那些熟悉的旋律,心中愈发感激妞妞的细心和柔情。如此居然感觉自己仿佛睡在一张柔软的床上。正迷迷糊糊间,鼻间却忽地传来了一阵极好闻的香气,若有若无的,心中一动,知道是后排那MM的味道。那味道太好闻太好闻了,老子虽然明知道不应该,可脑子里忍不住还是出现了一些十八禁的场面(女主角是后排那MM)。

  

有时候想一想,也觉得自己真的太TM下流了。身边明明坐着一个对自己那么好的妞妞,可是为什么一见到别的美女,却总管不住自己的大脑呢?难道YY就那么有意思吗?

  如是一边在脑海里和那MMML,一边在心里暗自惭愧。Y着Y着,突然想起自己刚才和妞妞说那MM长得像小泽圆,心中立时就是一动,明白了自己为什么总觉得那MM和以往我所见到的MM不一样了。

  此刻坐在偶后面的那个MM极有可能不是中国人!娘的,难怪我瞅着她总觉得和其他女孩不同。想来她是棒子妞或是鬼子妞。虽然张家界这一带韩国人挺多的,但是棒子妞要么长得巨丑,要么人工的痕迹太浓。像她这种清水芙蓉般的美丽,估计是倭国人的可能性要大一些。

  想到此处,老来那贱人的影子忽然出现了。记得先前曾听老来说过他在张家界上过一日本小妞,莫非老子也能有老来那样的好运气可以为国争光?他*的,早知如此来之前偶应该找老来要点“阴阳合欢散”或是“淫贱不能移”之类的秘药带上啊!可惜,偶只有一盒日本进口的TT傍身~~~~想着,心中又是一动:难道这日本进口的TT注定要用在日本MM身上?

 楼主| 发表于 2007-4-29 10:08 | 显示全部楼层
快来参与金币拍卖吧
汽车在路上行进了约摸四个小时,等到凤凰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下了车,足下踏着凤凰的土地,身上背着行李,手握着妞妞的手,眼睛却在四下里踅摸。找那个或许的日本美女。但却没有寻着。

  无奈下只好和妞妞打的去了网上预订好的宾馆。宾馆在虹桥边,是那种苗家味十足的吊脚楼。因是大床房,而且带观景阳台,所以比一般的标间要贵一点。我原本的打算是怕自己万一在张家界没搞掂妞妞,那么在这里,大床同眠,外面又是美丽动人的沱江虹桥,那是无论如何都能革了妞妞的命的。只叹现在这一切都成了考验偶定力的东东,偶心中的那份苦痛更与何人说啊~~~~

  

  晚饭是在一家叫翠翠楼洒家的地方吃的,尝了有名的“苗家酸菜鱼”、“辣子拌豆腐”,一边吃一边看着窗外的风景,感觉像是在拍电影,又觉得自己仿佛回到了古时候。

  吃完饭,便四处闲逛。凤凰现在已经被小资所占领了,她原有的苗家风情,小资们的所谓情调,以及古城特有的人文气息纠缠在一起,竟别有一番滋味。妞妞一边走一边说:小强,你说要是能在这里长久的住下来,该多好呀!

  我点头称是,眼睛却在东张西望看街上的美女(其实主要目的还是为了找那个日本妞)。妞妞见我这样,老大的不乐意,发脾气道:你这人可没意思啦!你身边明明有个美女你不看,却尽是看别个!哼~~~~

    

  和妞妞几天相处下来,老子早已摸清了她的脾性。爱发小脾气,但是只需轻轻一哄,就会消气。所以见她生气我也没在意,嬉皮笑脸的哄了几句,这小妮果然又开心起来。

  二人直逛到深夜,才回转宾馆。可睡觉现在对偶来说完全是一种煎熬。偶不得不承认,人世间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坐怀不乱!于是很多时候我都会悄悄爬起来坐在阳台上,望着夜色下映着磷磷灯光的沱江发呆。

  

  其实凤凰古城只需半天便可全部逛完,但我和妞妞却呆在那里有种不想走的感觉。也许是平时的工作太累太让人厌烦了,也许是小城的慵懒和哀艳太让人沉醉了。又或许,我们都知道,离开凤凰就意味着我们会离散东西。

  所以,我们只是一天一天的呆着,谁也不提离开的事情。清晨在阳台上看薄雾里的沱江,上午绕着古城漫步,下午在街市上闲逛,看做姜糖的或是弄蜡染的。晚上要么呆在98一条街,要么在月色下泛舟沱江。我常常都会想:若是能这样和妞妞在这里呆一辈子,忘却尘世间的喧嚣,那真是连神仙也不如了。
 楼主| 发表于 2007-4-29 10:09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此一连呆了四天,第五天早上老早的被妞妞摇醒。刚睁开眼,那丫头片子就赶我下床,要我给她煮鸡蛋吃。让她给我个理由先,她却嘟着嘴不许我问。没办法只好睡眼惺忪的跑到楼下。好在这宾馆有个小小的自助厨房,老板娘人也巨好,总算完成了任务。

  等偶拿着煮好的鸡蛋(其实就两个)来到妞妞面前时,那小妮激动的什么似的,瞧样子眼泪都快滴下来了。心中暗自好笑,也暗自纳闷。

  

白天依旧在外面闲混,妞妞穿上了刚买的草鞋,我则将宾馆的拖鞋趿了出来,那份悠然就甭提了。

  不知道是不是早上那俩蛋蛋在妞妞的心里产生了原子弹般巨大的能量,这妮子一整天都显得兴奋异常。小手扯着我的手不停的摇晃。这样一直逛到晚上,华灯初上,她又拉着我去买那种情侣T恤。五十元两件,在上面画上了偶们两人的像。

  买完T恤后继续闲逛,沿着斗折蛇行的石板路迤逦前进。一个小巷弯过去。一个小巷又折回来。倒也不怕迷路。大约九点来钟的时候逛到了98一条街。这里是小城酒吧的聚集地,也是凤凰被小资占领的一个明证。

夜晚的酒吧一条街大约是凤凰最热闹的地方了。接肩连踵的行人以及他们留下的话声,从道旁吧里传来的吵闹声、乐队的声音以及歌手唱歌的声音,诸多声响交杂在一起,将小城原有的静撕得支离破碎。

  和妞妞在街上缓慢的行走,看着酒吧里的红男绿女们在那里摇骰子、玩游戏、喝酒、嬉闹、尽情的释放。路过一家酒吧的时候没想到里面的歌手居然在模仿纽约不插电演唱会中的柯本,抱着把琴唱着《Where Did You Sleep Last Night 》,于是眼光一下子被吸引过去了。

  妞妞在旁边见我盯着酒吧里呆看,气气的道:又在看MM?

  我汗了下,说:哪有啊?我在看那个弹吉他的。说着指了下那个歌手,妞妞随着我望了一下酒吧,忽然说:小强,你也弹琴给我听吧!

  晕~~我道:现在怎么弹?要不回去后我在网上弹给你听吧!

  不好!妞妞说:我就要在今天听!

  给我个理由先。

  今天……妞妞眸中的波光笼罩着偶,那里面的温暖和甜蜜足以溶化掉任何事物:今天,是我的生日。
 楼主| 发表于 2007-4-29 10:0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瞬间偶觉得妞妞的目光都有些神圣的味道了。难怪这小妮今天早上非要偶给她煮鸡蛋呢!

  旁边的妞妞见我还犹犹豫豫的,嘟着嘴道:你要是不愿就算了!

  汗~~我见她气乎乎的,哪敢再迟疑,牵着她的手便进了98。找了个位子坐下,叫了两杯东东。妞妞大概猜到了我的心思,于是开始笑眯眯起来。

  在酒吧里坐了一忽儿,瞅那抱着吉他的歌手没唱歌的空档,颠颠儿的跑到他面前,红着脸找那人借琴。那歌手倒也慷慨,听我说是为了给GF过生日,二话不说就把琴递给了我,自己则跑去喝酒去了。

  

我抱着琴傻傻地坐在他刚刚坐着的高脚椅上,心里有些莫名的紧张。不远处的妞妞则目光盈盈地看着我,仿佛在赐于偶力量。我鼓了鼓气,坐直了身子。因见那琴上卡着一变调夹,在三品的位置,心中一动,也就没将那玩意儿取下来,直接弹了首许巍的《故乡》。那可是妞妞最喜欢的一首歌。等我弹唱完后回到妞妞身边的时候,妞妞的眼中喜悦的光芒险些儿没把偶吞噬掉。

  我却有些不好意思,对妞妞说:偶真是晕,这歌太凄凉,不适合生日的气氛~~话还没说完,妞妞便打断道:我喜欢!说着便笑,眉眼弯弯的,嘴里还在轻轻的唱:你是永远向着远方独行的浪子,我是茫茫人海之中你的女人……

  我心中甜丝丝的,正准备伸手去搂妞妞,冷不妨觉得眼前灯影一暗,接着有一把声音钻进我的耳朵;你好!我能认识一下你吗?
 楼主| 发表于 2007-4-29 10:0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大吃一斤(不是大便),急忙收回了奔向妞妞小腰的爪,抬眼往来人看去。一望之下,不由一呆。

  此刻偶面前站着一人,年龄嘛,估计和我差不多大。头发很短,但整得挺有型。肤色微有些黑,但五观长得很漂亮,尤其是鼻子和嘴巴。只是一双眉毛不知是修的还是天生的,显得甚是英气逼人。妈的,若非现在是夏天,偶能清楚的观察到她胸前的两点凸起,老子恐怕还真要扑朔迷离一把,分不清眼前这位是英雄还是英雌。

  正发傻间,这位小妹(仁兄?)又说话了。她(他)道:我们能认识一下吗?

  还好,声音很清脆悦耳,不像春哥那么浑厚,看来应是女性无疑。当下站起身来,问道:请问您是?

  呵呵。面前这女孩爽郎一笑,道:我叫赵敏,很高兴认识你!说着伸出手来。

  赵敏?我一边伸手和她相握一边在心中暗笑:NND,赵敏?你以为在拍《倚天屠龙记》啊?老子他妈还张无忌呢!心里想着,居然就从嘴里溜了出来,一边握着她的手,一边傻兮兮道:我叫张无忌!

 楼主| 发表于 2007-4-29 10:1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句话说出口,那女孩便是一怔,大眼睛望向我,目光灼灼的,满是疑问。老子不由得老脸一红,竟嚅嗫起来。一旁的妞妞则哼了一下,显是甚为不快。
  隔了十多秒钟,偶才厚着脸皮道:刚说错了,偶叫毛小强。那女孩微撇了下嘴,笑笑道:你歌唱得挺不错嘛,吉他也弹得很好!
  那是~~~我心道:这可是很多人都承认的哦~~~面上自然是一副惭愧惭愧哪里哪里的表情。正洋洋得意间,那女孩继续道:不过你的声音太嫩,唱许巍的歌还是不太合适,你要是唱流行的话估计会很不错!
  靠!你污辱偶可以,但不能污辱偶的声音!正想忽悠几句来证明偶声音的磁性,那女孩又说:我是做唱片的,刚刚听你唱歌,觉得你声音可塑性很强,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说罢,微笑着望着我。
  我被她说的有些发懵,当下只是呆呆瞅着她看,口中讷讷的说不出话来。那女孩见我这副表情,又是一笑,说:我是出来度假的,没带名片,这样吧,你把手机号给我,我们回头可以联系。说着掏出了手机。靠!居然和欧阳的一样,也是N记的口红~~~
  
  我见她似乎不是在说笑,于是报了自己的手机号。她一边输入我的手机号,一边问:我看你吉他弹得很不错,自己有没有什么原创的歌啊,如果有不错的可以发到我邮箱,我让我们制作总监帮你润色一下,嗯,我把我的邮箱发给你吧!
  说着她就手给我发了一个短信,紧接着我的手机嘀嘀的响了起来。我却并没打开看。那女孩赵敏耸了下肩,又冲我笑笑,接着目光转到妞妞处,笑笑,算是打了个招呼,然后说:那你们先玩吧,我朋友还在那边,我要去陪她呢。然后便转身往回走。
  我呆呆盯着她的背影,心里还是有些犯晕。于是目光随着她,直到她停下坐下,才猛地省觉。正打算将目光收回,却蓦的一愣,只见那赵敏身旁坐着一人,头上三尺披肩发、胸前珠穆朗玛峰,不是我在车上遇见的那个鬼子妞还能是谁?
  
  靠!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老子这几天呆在凤凰,一来是陪妞妞,二来就是在找寻这个美女。他*的眼睛都瞅花了,就差上网古狗百度一下了,嘿嘿,原来她是赵敏的朋友!这下好了,偶有赵敏的电话,就有接近那美女的机会了!
  如是心里一直是喜刷刷的,直到和妞妞一起离了那家98,大脑还在想日本MM的事情。妞妞在偶身畔悄无声息的走,似乎窥得见我的心思一般。走着走着,这小妮发脾气了:在想什么呢?一直都心不在焉的!
  没,没什么~~~我道。
  哼!怕是在想你的赵敏妹妹吧,无忌哥哥!妞妞没好气的说。
  汗~~我道:你说刚才那个家伙?她……她是女的?
  你少跟我装!妞妞道,怒气冲冲的:你这样怎么老这样?可没意思啦!一见到PLMM就,哼,连自己叫什么都给忘了!
    
  我不由暗叫声惭愧,见妞妞气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也觉得甚是不好意思。当下便去哄她。
  妞妞恨恨道:今天是我的生日你都这样,那以后,以后……说着话声竟哽咽起来。
  我见她是真生了气,赶紧地去搂抱她,她挣扎着想脱离我的怀抱。我一面加大手臂的力量,一面道:我就是喜欢李宇春也不会喜欢那个赵敏啊!你知道我刚刚为什么会失态吗?
  为什么?妞妞毕竟是小妮,被偶一下花活吊起了胃口。
  我说:难道你没发现?那个赵敏是拉拉!
  拉拉?妞妞讶道。
  就是女同性恋。偶故作神秘滴说:刚你没注意吗?她的戒指带在左手小指上,而且只有左耳上带着耳环!
  那又怎样?
  呵呵,你不知道吧!戒指带在小指上证明她是一个独身主义者,而左耳带耳环在西方就表明她是个同性恋!
  是吗?妞妞半信半疑。
  不信你可以上网查呀!我道。
  妞妞这才消气,我也松了口气。可TM这口气刚松下来,另一口气却又提了起来:以那赵敏的装束和酷似春哥的造型来看,她当是一拉拉无疑了,这个,莫非,难道~~~她的女朋友会是~~~会是那个日本美女?????
  一想到这里,心情立时恶劣了起来:他姥姥的,不对,是她姥姥的,若真是那样的话,可真是暴殄了天物啊~~~
 楼主| 发表于 2007-4-29 10:10 | 显示全部楼层
心里装着这许多东东,晚上便睡不安稳。(其实就算没装东东,也是睡不好的~~)
  闭着眼睛和妞妞一起躺在大床上,虽然没翻来覆去,但也总没睡着。半夜三点多钟的时候,把眼睁了开,先癔怔了一会儿,然后扭头下意识的看了一下妞妞。
  这不看不打紧,一看之下发现妞妞居然也醒着,眼睛睁的大大的,正望着天花板发呆。当下将身子侧了过去,妞妞听我有动静,脸扭转了过来,见我也没睡,先是一讶,然后柔柔一笑。
  你怎么不乖乖睡觉?我小声问。
  睡不着。妞妞说,话声怅怅的。
  怎么啦?
  明天是最后一天了。妞妞道,一面也侧转了身子,正对了我:我的休假快到期了!最多再呆明天一天,后天我们就要回张家界,然后,然后……说到这里话声停住,泪水却无声无息的淌了下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账号

本版积分规则

QQ|网站地图|关于我们|小黑屋|爱好群|眉山东坡论坛 ( 蜀ICP备05001993号-1 )

GMT+8, 2018-1-20 07:26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