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山东坡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账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楼主: 海哥哥
收起左侧

[最新笑话] 前些日子,我捡了个少妇的手机。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7-4-29 10:03 | 显示全部楼层
心中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进了XX宾馆。欧阳纨依然毫不相干似的坐在休息区的沙发上。
  我进门后先望了她一眼,见她扭头看着别处,不由在心里暗骂了下,然后才走到总台去开房。NND,今天总台的小姐依旧是上次那个暗笑我经不起持久战的MM。老子见到是她,还没开口,脸先不自觉地红了一下。
  您好,要开房吗?那MM瞟了一下我,问:请问是要钟点房还是包夜?
  一夜吧!我说,心中却道:娘的,就冲你上次笑话偶,偶怎么着也要呆到明天早上才来退房!
  您好,请先交五百块压金!那小姐道。我听了便去掏钱,手伸进口袋里停住了,妞妞的声音浮了起来。我*!我明天要和她去张家界啊!本来准备完之后,手里还有七百来块钱,今晚一顿咖啡,又划去偶一笔,现在身上只有六百多块钱了。如果现在偶和欧阳纨嘿嘿哈哈了,明天还去不去张家界?若是去的话,没有钱老子玩什么
偶在这边停顿,对面那小姐居然来了句:先生,如果您钱没带够的话可以开钟点房!
  我*!这话整得偶那个郁闷,偶真想在她面前做一套健美操来展示下偶男人的力量!你这话什么意思?瞧不起老子么?认为老子还会像上次一样分分钟搞掂?
  当下气往上撞,伸手就把全副身家捞了出来,正准备付钱,手机响了。铃声不是别的,正是那天杀的《大长今》!
  由于此时已经深夜,酒店的大堂寂静异常,这一下铃声响起,直如广播一般。
  
妞妞的话语怅怅的,微微有些委屈的感觉,每一个字每一下发音都似乎击打着我的心,我突然觉得自己真TM的有够下贱!明明有个对自己这么好的女孩子,自己为什么还老想着和另一个人发生性关系呢?妈的,我对那个欧阳纨简直没半分了解啊!我甚至连她是人是鬼都没搞明白,就这样和她上床?
  想着想着,心里对欧阳纨的欲望慢慢都变成了对妞妞的愧意。
  怎么啦?我打扰到你的思路了么?妞妞在那头见我长久不说话,于是小心翼翼的问。
  没,没!我急忙说:你先挂了吧,我抓紧搞,很快就能画完,到时候我再电话你。
 楼主| 发表于 2007-4-29 10:03 | 显示全部楼层
挂断电话之后,往宾馆大堂去。每走出一步,便觉心就会摇摆一下。我真的不想对不起妞妞,可是欧阳纨已经是偶嘴边的肉了啊,难道就这样放过?于是乎,一边是妞妞的柔情,一边是欧阳纨神秘优雅的气质。弄得偶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回大堂其实只几步路,而偶却像走了一百年。
  回到大堂,仍在犹豫中,抬眼去找寻欧阳纨,愣住了。刚刚明明在大堂休息区沙发上坐着的欧阳纨此刻已没了踪迹。呆了片刻,扭项四下询望,依然没有那少妇的人影。靠!难道这婆娘又放了偶滴鸽子?一边想,一边继续用目光检索少妇。眼睛略过总台时,发现收钱的那小姐居然在看我。二人眼光一碰,偶立时感到一阵无地自容:NND,这次比上次还快!没进房间就解决了!
脚踏出宾馆时,我竟然感到了一阵轻松。本来心里七上八下左摇右摆的拿不定注意,现下好了,欧阳纨消失了,偶没了选择,也就不在烦心。虽然没能吃到欧阳纨的香香,有些失望,但毕竟偶还有妞妞啊,和她去张家界才是王道。

  如是一边用阿Q精神宽慰自己,一边往回走。此时已经十一点多了,四下人变得少了许多。天边一眉新月,玉钩子一样。风轻轻吹着道旁的树木,在月和灯的光影里扭动,像是在跳着某种神秘的舞蹈。

  我呼吸着夜间清凉的空气,竟有些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感觉了。正茫然失落间,突然发现前面街口的路灯下立着一人。黑色的长发和衣裙在夜风下微微扬起,远远的,虽然面容很模糊,但我已然认出,她就是欧阳纨。

  

欧阳纨站在灯下,身子和脸孔微微朝向宾馆的方向,像是专门在等我到来。我万没想到她会在这里,一时呆住,脚步也停了下来。此时的欧阳纨似乎也瞧见了我,她偏了偏身子,正对了我,然后起步,向我走来。

  靠!我真的十二分的搞不懂这个女人!她到底想干什么?她心里是怎样的心思?我完全弄不明白!此刻见她居然一步一步向我进来,我差点儿没转身逃跑。

  随着欧阳纨的临近,我的心跳不断的加速,到最后我简直有些不能承受了。欧阳纨却依没有停止她的步伐,她的脸容在我的眼里由模糊变作清晰,又由清晰变作模糊。当她停下的时候,我想,我们之间可能只剩下一个鼻子的空隙了。 

天!我真没想到欧阳纨会这么大胆子凑到和我这么近!近到足以做任何事!我现在只须微微动一下头颅就能亲到她性感丰润的嘴唇。她的幽香萦绕着我,让我的心悸动而又不安。我十分想伸手去搂她的腰肢,可是却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我感到有些头晕目眩,膝弯好像变得异常的脆弱,似乎随时都会一屁股坐在地上。

  欧阳纨静静地站在我对面,两只眸珠中似乎闪着异常妖艳的光华,在黑暗中长久的和我对视。我的心被她眼中的妩媚照得一酥,很快,那酥醉的感觉病毒一样扩散到我的全身。(娘的,这玩意儿太厉害了,比熊猫烧香都厉害~~~)

  

我们就样在幽暗的街头交锋了五十余秒,最后我败下阵来。这种情况下,面对欧阳纨这样的少妇,我想没有一个男人能顶得住。此刻我早已把妞妞和张家界丢到了毛里求斯,我后撤的那只脚给地面的压力越来越轻越来越轻,是的,我只要跨出一步,只要跨出一小步,就能将眼前的这个尤物搂在怀里。我的心里有个声音正用一种极度诱惑的口吻对我说:不管了,不管她是魔女还是圣女,是厉鬼还是妖狐,我都要占有她,彻底的占有她!

  就在我的脚底板给地面的压力仅剩0.01牛顿的时候,欧阳纨说话了。

  你能陪陪我么?她说,话声里有一种深入髓的寂寞:我不想这么早就回家。
 楼主| 发表于 2007-4-29 10:03 | 显示全部楼层
直到半夜回家,我的心还在回味刚才欧阳纨的样子。

  她就像是一朵将死的花。死因是寂寞。因寂寞而枯死。

  不过可惜的是,偶晚上并没有用偶的生命之泉去浇灌她。这当然不是老子不肯啦,而是她突然提出要和我去湘江边漫步。于是我傻傻滴和她一起去湘江边兜了一圈。

  我们是一路走去的,整得老子的脚都酸了。原以为散完步便可再尽刚才的未鸟之情,没想到这位复姓欧阳的少妇居然就此和我挥手告别,翩然而去。留下我一个人独自后悔自己在宾馆里的愚笨举动。

  

  话还别说,和欧阳纨一起漫步时,真的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像是在恋爱,但却又不像。我们之间虽然没有言语交谈,但是我却是时刻感受到她心里的那种能致人死亡的寂寞。当时我真的很像见见这女人的老公,她老公真是个人才啊。居然能让这么漂漂的一个媳妇如此的寂寞。(我甚至怀疑她老公是不是个GAY~~~)

  

  洗过澡之后躺在床上,依旧在想着欧阳。正发痴间,手机响起。打开一看,却是欧阳纨的短信。妈的,不用看就知道内容是什么啦!看了果然还是那句话:明天可以陪我喝咖啡吗?

  我想也没想的打了个好字,正准备发出,忽然电话又响了。这次是来电,铃声是乌啦啦路啦啦。却是妞妞的电话到了。

  晕!我现在才想起这世上原来还有一个叫妞妞的女孩子。

  

  忙完没?电话接通后,妞妞问道。

  嗯。我答道:刚忙完回到家。

  哦。妞妞说:我还怕又打扰到你了呢?不过已经两点多了,我忍不住。

  都两点了?我问。

  嗯。你累坏了吧!妞妞在那头询问,很关心的语气。

  是好累。我说,心中却暗自惭愧:NND,偶是泡妞累的!

  那赶紧睡!明天还要早起赶火车呢!

  靠!我这才想起明天要去张家界见妞妞。支吾了一下,然后挂断了电话。

  

  电话掐断后,继续给欧阳发短信。说自己明天要去张家界旅游,要到下周才能回来。短信发出后没一会儿,欧阳纨居然回了个短信,要我回长沙后联系她。

  天!以往我给欧阳纨短信,她从来都不带回的。今儿这是怎么啦!居然这么迅速的回我短信?更加没想到的是,她还让我回来后就联系她!嘿嘿,她该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又或许是偶以前对她都是顺从,今天拒绝了她,她倒反而拿捏不住了。看来适当的拒绝真的是泡妞的王道啊!

  

  第二天早上坐车往张家界,早上八点多的车,到了那里已经是下午两点来钟了。宾馆在网上已经预订好了,到了之后短信联系了下,很快就找到了。

  我订的是那种短租公寓式的旅店,性价比超高。三室两厅一卫的套间,居然只要一百块钱一天。入住之后,感觉倍儿爽,二十九寸的彩电,海尔的冰箱,居然还有台电脑可以上网!真是赚到了啊!

  稍稍休息了下,便去附近的超市买东东,吃的喝的,好准备明天的游玩。因为和妞妞已经交往很久了,我深知她的喜好。牛奶必须是蒙牛的,纯净水要农夫山泉有点甜的,果冻她爱喜之郎。于是一切按照她的口味采买。东东备齐后回到宾馆,心想妞妞来了看到这里的一切,肯定会被感动。到时候,哈哈,到时候我在欧阳纨那里没有得到的,肯定会在妞妞这里补回来的。

  正想的美孜孜,突然间脑子里一闪,意思到自己犯了一个极其傻逼的错误
 楼主| 发表于 2007-4-29 10:04 | 显示全部楼层
记得老来那个贱人曾经说过,每年的五一十一黄金周,都会有N多的少女失去贞操。偶一开始并不能理解这句话中间的含义。后来听了老来的解释,觉得很有道理。你想啊,一到黄金周长假的时候,男男女女们肯定会结伴出去游玩的啦。这一出去,面对良辰美景,再加上男人们的引诱,有几个女人能把持得住呢?

  其实这次我和妞妞来张家界,我绝对是动机不纯。妞妞或许只是想和我在张家界和凤凰游玩。可是偶考虑问题就比她要深刻的多。我所谋求的当然不会只是游山玩水那么简单,其他的一些娱乐节目也是必不可少的哦。

  我原本预想的是,到了张家界,入住那种只有一张床的房间,然后晚上就可以和妞妞同榻而眠了。没想到后来在网上找到这个地方,眼见的性价比巨高,一时兴奋就忘了最初的假想。现在到了这里,才猛地反应过来自己犯下了一个低级错误。若是妞妞晚上来了,提出和偶分房而睡,偶怎么办?不能及时爬到她的床上,这娱乐节目还怎么进行啊!想到这里,心情顿时恶劣起来。看来这贪小便宜,注定了是要吃大亏的啊。NND,这里的房间这么多,妞妞来了,八成不会主动要求和我睡一间房的。到时候这小妮把门一关一锁,老子的全盘计划可都TM要泡汤了呀!偶该怎么办呢?

  如是从下午一直到晚上,偶都在考虑晚上应该怎么做!到了七点多钟的时候,妞妞给我打了个电话,说她已经在机场了,等会儿上飞机要关手机,所以不能给我电话,要我提前去张家界这边的机场等她。

  接过电话,老子在才起晚饭还没吃。当下下楼吃了碗粉,回来又洗了个澡,然后呆到快九点钟,才下楼去接妞妞。

  

去机场的车我早预先让宾馆的人帮我订好了,是辆的士,来回一共四十块钱,不算贵。妈的,泡妞这点本钱总是要下的。到了楼下,联系的的士已经在那里等着了。于是上车往机场驶去。

  虽然是夏天,但因为是晚上,那鸟人司机也就没开空调,而是放开了窗户。汽车行驶在公路上,晚风穿过车窗袭进来,还真有些冷的感觉。我坐在车上,心情颇是不安。一会儿想待会儿妞妞见到我长得这么衰,会不会不搭理我。一会儿又想着晚上该怎么样上妞妞的床。一会儿又在想自己磨蹭到现在才往机场去会不会迟到~~~~总之没片刻的平静。

等到了机场,已是九点半了。让司机在外面等着,自己进去接妞妞。到了出口的地方,发现有很多人都在那里等着接机。有打着小旗的旅行社,有举着牌上书XXX姓名的,也有像我这样光棍一条的。

  抬眼看看电子牌,上面显示着全国各地飞来的航班,到港的,没到港的。找到妞妞所乘的CZ3381次航班,却还没到港。于是站在那里傻傻的等。本来我算准的时间的,到这里九点半,而航班是九点三十五到,并不需老子等多久。可是,那飞机总也不飞过来,直到快十点,才在牌上看到飞机到港。又等了一会儿,收到妞妞的短信,说她已下飞机。心里陡地紧张起来,开始密切注视着出来的人群。

  

下午的时候,妞妞就已经短信告诉了偶她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T恤。于是现在专瞅白衣美女。可瞅来瞅去都没见着穿白T恤的。出来的女人大多穿的花花绿绿,而且很多都叽哩哇啦的说着高丽话,不用问就知道都是些棒子妞。

  好容易瞟到一个穿白衣的女子,哇靠,远远看起来长相也很漂漂,本来就想扑过去抱住,看清楚之后止住了冲动,妈的,这女的一手拉了一个小孩,妞妞来和偶约会,不可能拖家带口吧!而且她长得也不像妞妞。妞妞的真人我没见过,可是相片视频什么的,偶可是领略过的。
 楼主| 发表于 2007-4-29 10:04 | 显示全部楼层
快来参与金币拍卖吧
我以前虽然从没和妞妞见过面,但是她发过很多片片给我,艺术照生活照都有,而且她也给我视频过几次,所以我总觉自己对她的长相还算熟悉。但此刻当我和妞妞真的面对面相望时,我居然还是那种初次见面的陌生感。

  她正从门外往里进,手里举着电话。我也正举着电话往门外去,所以我们一朝面,都很快认出了对方。然后我们互相尴尬的笑笑,同时挂断电话,将手机收好。

  初次见面的妞妞穿一件白色的T恤,下身是条牛仔裤。背后背着一个旅行包,身上还斜挎着一个黑色小包,手里拿着一瓶矿泉水。

  真人版的她看起来比照片上的要难看一点,比视频里的要漂亮一些。以往无论在相片里还是在视频里,总觉得她至少有一米六三,而且长相也比较成熟。可是现在看到真人,虽然模样儿仿佛,但是身高却似乎缩了水,估计撑死了也就一米六。脸也居然是一张小女孩的脸,看上去很像一个十六七岁的未成年少女。惟一没有缩水的恐怕就只有她的MIMI了~~~~~
我以前虽然从没和妞妞见过面,但是她发过很多片片给我,艺术照生活照都有,而且她也给我视频过几次,所以我总觉自己对她的长相还算熟悉。但此刻当我和妞妞真的面对面相望时,我居然还是那种初次见面的陌生感。

  她正从门外往里进,手里举着电话。我也正举着电话往门外去,所以我们一朝面,都很快认出了对方。然后我们互相尴尬的笑笑,同时挂断电话,将手机收好。

  初次见面的妞妞穿一件白色的T恤,下身是条牛仔裤。背后背着一个旅行包,身上还斜挎着一个黑色小包,手里拿着一瓶矿泉水。

  真人版的她看起来比照片上的要难看一点,比视频里的要漂亮一些。以往无论在相片里还是在视频里,总觉得她至少有一米六三,而且长相也比较成熟。可是现在看到真人,虽然模样儿仿佛,但是身高却似乎缩了水,估计撑死了也就一米六。脸也居然是一张小女孩的脸,看上去很像一个十六七岁的未成年少女。惟一没有缩水的恐怕就只有她的MIMI了~~~~~
 楼主| 发表于 2007-4-29 10:04 | 显示全部楼层
妞妞听到这句话后,扭头望我,一副愣愣的神情。不知道她刚听清楚我说的话了没?也不知道她明不明白咪咪为何物?

  我是说你的眼睛也好美,比天上的星星更好看!我赶紧地纠正刚才犯下的错误。妞妞嘟一下嘴,像是想说些什么,但是忍不住了。饶是老子脸皮巨厚,此时也烧的通红。当下不敢多言,和妞妞一起上车,往宾馆去。

  在车上一阵的寂默,后来还是妞妞打破了沉默,笑着说:张家界好小啊!刚我在飞机上往下看,灯光就只有一点点,比广州小多了。

是吗?我见妞妞没有追问刚才MIMI的事情,放下心来,又开始和妞妞聊天。聊了一会儿,觉得口干,当下说:妞妞,我要喝水!一副吉祥三宝中小孩子的口气。妞妞将手中的矿泉水递给我。

  那瓶本来就不大,妞妞喝了几次后已经没多少水了。我原本打算一口喝光,可是事到临头,心里一动,故意只喝了一小口,留了一些水。然后将瓶还给妞妞,继续和妞妞说话。

  又说了几分钟,妞妞似乎口也干了,于是很自然的拧开了瓶盖,将水喝光。我在一旁看着她将水喝进肚肚里去,心中不由一阵小爽。嘿嘿,那水可是偶喝过滴呀,瞧样子妞妞一点都不抗拒我呀!看来临来之前她对我说过的话是真的,不论网上网下,她都是一样的喜欢我!
车子开进市区以后,街上显得热闹起来。妞妞一边瞅着外面的繁华,一边和我谈论。又走了一会儿,妞妞忽然问:宾馆在哪里?快到了么?
  快了。我说:就在那条巷子里面,再走几分钟就到了。
  你让司机停车吧!我们一起走过去好不好?妞妞望着我说。
  好吧!我道。接着让司机停车,付了钱,和妞妞一起下车往宾馆走。外面这条主干道的大街很热闹,但是拐进那条小巷后,世界就变的清凉了起来。那是一条林荫小路,道两旁栽满了树,枝叶异常的茂密。

和妞妞并排走着,外面的尘嚣离我们越来越远。四周围安安静静的,很容易能让人回忆起大学时代和MM在校园漫步时的情景。那感觉有一点点浪漫,也有一点点酸楚。

  天上是半个月亮,白白的挂在那里。月光洒下来,被树的枝和叶绞得碎碎的,然后打在我们的身上。夏天的夜很凉,浸着身子,水一样的感觉。

  妞妞默默的和我行走,低着头,似乎在看地上我俩散乱的影子。不知道平时话很多的她为什么会突然失却语言?她此刻在想什么呢?

从巷口到所住的地方的路程很短,但我和妞妞却走了很长时间。等到了那个小区门口的时候,妞妞忽然停住了。我本来打算明天才过来的。她说。

  我听了就是一怔,不知道她为何突然间说这句话。

  妞妞望了一下天空,又望了一下我,然后慢慢的问: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赶在今晚过来吗?

问话的时候妞妞的眼光罩着我,很温柔很让人心动的感觉。

  不知道。我道。

  今天……妞妞说,语气像极了她在网上跟我说我爱你时的情景:今天是七夕,牛郎织女见面的日子。

  偶被她的这句话说的怦然心动,直想一把将面前的她揽入怀里。可是手臂微动了一下又止住了。只是呆呆望着妞妞,妞妞也定定地瞧着我。我们都没有说话,寂寂的由着目光在一直纠缠。许久,许久。蓦地里一阵夜风吹过,树叶开始摇曳舞蹈。妞妞的长发也随之飘扬起来
 楼主| 发表于 2007-4-29 10:0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和妞妞是手拉着手回到宾馆的。其实当妞妞说那句话时,我真的很想亲吻她,但后来忍住了。只是牵住了她的手。妞妞并没拒绝,很柔顺地让我握着她的小手。嘿嘿,看来网恋也是恋爱。打破了最初的尴尬后,相处的感觉往往会更好。

  一进那个套间,妞妞就叫道:哇,这么大的房间啊!肯定很贵的吧!我听了心叫惭愧,面上却故作深沉的笑了笑,没有回答。(妈的,我当然不会告诉妞妞这套房其实只要一百一天~~~)

  进屋之后,将行李放好,妞妞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我则傻傻站在她面前,气氛又变得尴尬起来。嘿嘿,孤男寡女同处一室,而且还是半夜,能不尴尬吗?

傻站了一忽儿,觉得这样不是个事儿,想起冰箱里冻着很多吃喝,于是跑去拿出给妞妞。然后我听见妞妞的尖叫声一声比一声大。

  你怎么知道我只喝蒙牛的纯牛奶?

  纯净水也是我最爱的农夫山泉??

  还有喜之郎CICI,你怎么会知道我喜欢这些???

  ……

  你以前提过的嘛!

  你都记得?

  嗯!

  接着妞妞满是柔情的目光向我望过来,从我的心上淌过去,那感觉异常温暖。我心中暗道:妞妞果然被感动了,看来今晚还是有机会把生米做成熟饭的!

 喝完牛奶,妞妞将客厅里的电视打了开。有了那上面的光影和声音,屋里的气氛也就不再那么暖昧。又坐着看了会儿电视,妞妞说她累了,想要洗澡睡觉。一句话自是搅得偶想入非非。最让人郁闷的是,这小妮临进卫生间前居然还回头冲偶道:小强,你可不许偷看哦!

  汗,看来偶在飞机场的那句你的咪咪更美已经充分暴露了自己的色狼嘴脸,使得妞妞对我已经有所防备了~~~~

  独自坐在客厅,听着浴室里哗哗的水声,我居然莫名奇妙的想起和欧阳纨第一次开房时的情景了。唉~~只盼今晚偶能够马到功成,不要上次上那样搞得折戟沉沙


妞妞在里面洗了大约二十分钟,终于出来了。浴后的她愈发显得清新可人。不过老子惊艳归惊艳,心里却凉了半截。让偶心凉的不是别的,而是妞妞浴后所穿的睡衣。

  她穿的睡衣是那种分上衣下裤的,捂得相当严实。我原以为妞妞会穿那种睡裙,若是那样,偶也容易下手。可是现在,娘的,真是没有半点可乘之机呀!

  想着这些,心中也知呆会妞妞百分百要和我分房而睡。正默谋着,果听得妞妞说:小强,今晚我睡主人房你睡客人房好不好?

  不好!我大声说。妈的,现在情况紧急,只能耍下无赖,看看妞妞有什么反应。

  那……妞妞说:那我睡客房你睡大房吧!

  也不好!我继续大声反驳,停顿了一忽儿,声音转小:偶们睡一张床吧~~这可是来之前都说好了的~~~~
 楼主| 发表于 2007-4-29 10:05 | 显示全部楼层
确实,来之前我和妞妞说过这件事。当时是半夜,我们在语音中,情调得最浓的时候。我用一种开玩笑的口吻说外出时要和她睡在一张床上。妞妞就骂偶讨厌,我说我又不做别的,只是讲故事罢了。妞妞听了就笑着说那要讲一夜故事哦!

  其实这只是当时的玩笑话,但是现在等米下锅,自是要拿来当做口实。妞妞听我这样说,脸当时就是一红,但转瞬间神情又变得异样严肃。

  不好!!!她道,语气里颇有些神圣不可侵犯的味道。我被她的神色所慑,再加上自己在妞妞面前本来就有些自惭形秽,当下只好让步,说:好吧好吧,你睡大房,我睡小房!

  这才乖!妞妞菀尔一笑,然后将手竖在脸旁,弯了几下手掌,做了个再见的动作,说:睡安哦!(靠!我他妈晚安得鸟吗?)

极其郁闷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眼瞅着妞妞进了卧房,耳听着房里传来锁门的声音,心里那个窝囊就甭提了!奶奶的,欧阳纨倒还罢了,毕竟是一个诡谲少妇,偶摆不平情有可愿。可妞妞只是一小丫头片子啊,而且对我情有独钟,我居然也不能将她拿下?这就好比1840年后的中国,先败于英国,尚可说是技不如人。后败于倭国,那简直就是奇耻大辱!妈的,不行,老子也要变法自强!!!

  想到此处,心里开始活动,盘算着该怎么样才能破门而入,爬到妞妞的香床上。用暴力手段大概是不行滴,那样会有损偶滴形象(当然了,那也是一种犯罪!)。耍无赖手腕,刚才试过,也是无功!看来只有出必杀技了。

  脑中有了计较,那便该出手时就出手。当下先关掉电视,然后掏出手机,写了一条短信,往妞妞的手机上发去

我的短信是这样写的:我就知道你一见面就不会再喜欢我了!

  短信发出后没几秒中,便听到卧房里妞妞的手机响了起来。接着是妞妞的声音:是你发的短信吗?

  我不答。卧房里也安静了一会儿,想是妞妞在看短信。然后我听到妞妞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不是的,不是的!

  我依旧不说话,继续短信:我就知道是这样的!你见我长得这么难看,肯定会不喜欢我的!!!

  不是的,不是的!妞妞在屋里大声辩解,听那腔调,似乎已急得要哭。

  我吁了口长气,胸中已是胜券在握。看来这下悲情牌已然奏效,接下来只需穷追猛打,则大事成矣!

  

不是的!屋里的妞妞见我在外还是沉默,急急说道:小强,不是你想的那样!

  就是的!就是的!我终于开口,用一种小孩纠缠父母为自己买玩具的口气和妞妞死磕。

  不是的~~~

  就是的!

  ……

  到最后妞妞差点没崩溃掉。听着她那么惶急,我心软了一下,就想放弃努力。可是转念又想:行百里者,半于九十。现在若是后退撤劲,那么刚才所做的种种努力可就尽付东流了。当下硬起心肠,继续攻势。

  最后妞妞终于被我打败。

  那好吧……她说:你进来睡`~~~~不过要一人一个被筒~~~~~~~~
 楼主| 发表于 2007-4-29 10:05 | 显示全部楼层
YSE!看来主席说得对,坚持就是胜利!不过革命还没有彻底成功,偶还要继续努力啊。

  心里爽歪歪的,屋里的妞妞却也守信用,将门锁打开。那门微微露出一丝缝隙,虚掩着。接着听到里面有响动,似乎她又躲回了床上。

  我心中一阵狂跳,轻手轻脚的行将过去,推开门,进了屋,然后反手带上了门。

  卧房里灯早已关掉,屋内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过了好半天,我的眼睛才适应了黑暗。然后我看到了床,看到了床上的妞妞。

妞妞钻在被子里,全身上下裹得紧紧的,只头脸露在外面。因为屋里光线太暗,所以看不清她此刻的表情。

  在这里,我又意识到了自己的另一个错误。在入住这套房间的第一时间,我就打开了屋里所有的空调,而且一直没有停过。我的想法是想让妞妞来时,不会感到炎热。因为毕竟是夏天,气温很高。我把房间里弄得很凉爽,妞妞一进这屋,肯定会觉得心情舒畅的。那样,她自是我称赞我体贴细心。

  可是现在偶却弄巧成拙,把室内搞得一片哇凉,妞妞睡觉也盖上了厚厚的被子。NND,这若是没开那么久空调,屋里闷热的话,妞妞就不会盖被,那么也就永远不会出现一人一个被筒这种傻逼的场面了。
 楼主| 发表于 2007-4-29 10:05 | 显示全部楼层
脑子里念如电转,身子也没有停留,慢慢移将过去,坐在了床沿。坐定后,便开始注视妞妞的脸。妞妞的双眼忽闪着,在黑暗中显得甚为光亮,仿佛两粒宝石,此刻也正望着我。那波光中有害羞,有不安,也蕴含着兴奋和期待。我只觉嗓子眼有些发干,头脑也有些发涨,心中一直在用理智抗衡着冲动。

  如此相持了一会儿,我忽地忆起了以前和妞妞之间的一些事情,当下暗道:便以此为突破口吧!想到这里,便即对妞妞说:妞妞,你还记得上次的事情吗?

  哪次?妞妞问。

  就是你脚碰伤那次啊!我缓缓地说:当时我跟你说,如果我们能见面的话,我一定要摸一摸你的脚脚,嘿嘿,我记得你可是答应了的哦!

  

或许是因为屋内幽暗看不清对方吧,我坐在床上和妞妞对话,那感觉简直和我们以前语音时一般无二。就好像此刻我们依然没见面,依然是通过网络在聊天。不知道妞妞是否也有同样的感觉呢?若是那样,嘿嘿,今晚就已成功了一半儿。

  

  妞妞听我说起摸脚脚的事情便不再说话了,我仔细观察着她的表情,很害羞,但却没有丝毫厌恶或是不高兴。她的这种默然给了我勇气,我继续道:给我摸一下吧!就一下下,好不?

  妞妞依旧不答。我见她显是默许了,当下吸一口气,将手贴着床面,慢慢向妞妞脚所在的方位滑去。我有信心陈嫣不会反抗,一来她喜欢我,二来这脚脚也不是什么重要部位嘛~~~

  我的手慢慢前行,终于钻进了被子,一路抵达妞妞的足。然后是手指和她的足踝相处时的快感,再然后我用手掌握住了她的脚。(嘿嘿,妞妞呀妞妞,你还是个小妮,没斗争经验。要知道,脚虽不是重要部位,可是跟手和脸不同,是日常中别人无法碰触和看到的私密之处。这就好比打仗,一上来偶就打入了敌人内部,如此,敌人能不乱吗?况且,这脚脚可是身体上一个很敏感的部位哦~~)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账号

本版积分规则

QQ|网站地图|关于我们|小黑屋|爱好群|眉山东坡论坛 ( 蜀ICP备05001993号-1 )

GMT+8, 2018-1-23 03:44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