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山东坡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账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646251|回复: 253
收起左侧

[最新笑话] 前些日子,我捡了个少妇的手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2-13 04: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东坡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账号

x
现在回想起来,我捡到那个手机真有点儿天意的味道。
  事情发生在去年夏天。那时的我毕业整一年了,正处于一种没有爱也没有存款的生存状态。说没有存款,其实户头上还有个一千几百块钱。说没有爱情,我在QQ 上还TM泡了个MM。不过话说回来,那个小丫头片子还真能折腾人,NND每天晚上都要我陪她语音,要我给她讲故事哄她睡觉,而且常常一讲就讲到深夜。她是睡着了,老子错过了宿头,每夜都几乎是通宵未眠。以至于我每天上班的时候都是一副没精打采的样子,公司里的几个无聊男女成天拿我打趣,经常有人神色暧昧的问我昨天晚上在干什么。
  更让我郁闷的是,公司那段时间刚好接了个大工程。我原本打算夜里泡妞,白天上班是偷个懒休息下。可是这个工程一来,老子一上班就开始像个王八蛋似的忙,哪里能偷得到懒?无奈之下每天上下班的路上我都会抓紧时间睡觉。
  记得那天是个星期二,晚上下班的时候已经八点来钟了。前一天晚上老子被那丫头折腾了大半夜,白天又忙了十来个小时,所以一出公司门就直想着睡。等上了公车,发现居然还有座位,感觉像是中了体彩一样爽,抢过去坐下。屁股一挨着座椅眼皮就开始打架。车子开动之后没摇晃几下,老子就在公车上睡着了。


  等到我醒来的时候,公车刚好开过了我家所在的那一站。我心里那个气愤,叫司机停车,可是人家哪里会听。无奈下只好坐到下一站才下车。下车前偷偷朝那司机竖了下中指,然后开始往回走。
  下车时已经快九点了,天也早已经黑定。我一边走着,一边在心里对自己说今晚再不能陪那个MM聊天了。再这样下去的话,老子MM没泡到,自己革命的本钱倒先会赔进去。正胡乱想间,突然发现前面的地上有个小包包,黑乎乎的,夜色下瞧不太清。
  
  
 
  当我看到那个包包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这是个骗局!八成是一些街头骗子敛财的陷阱,此刻说不好正有几双眼睛在暗地里注视着我呢。但转念一想,这里不是火车站或是广场那种热闹繁华的所在,也不是骗子应该出没的地方啊。这里离我家很近,典型的模范治安区,应该没有人在会在这里玩撞猴子那套把戏。
  那,这是谁丢的包包?我心里动了几动,但仍没敢弯腰去捡。而是悄悄得走上前去,用脚轻轻踢了一下那小包。硬硬的里面似乎装着什么东东。
  此时离得近了,我也瞧清了那个包。典型的女人装手机用的那种小包,紫色,看上去很高档的样子。从刚才脚踢的感觉来看,里面百分百是个手机。瞧这包的造型,估计包里的手机绝对是一款高端机。
  
  

  想到这里,心中暗道:这里离我家已经很近了,应该不会出什么事情的!再说了,谁撞猴子设骗局会在这个时候设啊!这种小包丢在地上,以现在的光线度,谁 TM能发现这个东东啊!这肯定不会是个骗局~~如果老子不捡,只会便宜了其他眼力好的SB。想着,蓦的忆起公司一个女同事前几天说起她晚上散步捡了个金项链的事情,妈的,她一个女人都敢在晚上捡东东,老子一个大老爷们难道连这个胆子都没有?NND,管他三十二十一,捡到手先。
  虽是这样想,但我还是犹豫了十几秒钟,才终于弯腰捡起了那个小包。
  

  当手指和那个包包接触的一瞬间,我的心不由得怦怦怦的直跳了起来,生怕那一刻会有人突然从黑暗中冲出把我摁倒在地。万幸,直到我把那个包包揣进了我的裤兜,也并没有人过来打搅我。
  可饶是如此,我依然不敢大意。揣好包包后,立刻撒丫子就往家跑。我租住的房子离我拾捡手机的地点也就不过五六百米的距离,一屁时就跑到了。
  回到家,进了屋,把房门关上,打开灯,这才把心放下来。将心情平复好之后,又倒了一大杯水,咕咚咕咚地灌了下去。然后坐在床上,从兜里掏出那个小包,打开包包,将里面的东东往床上一倒。待看清楚床上的东东后,心中不由得大叫走运。
  
  从包里滚出来的是一款细长细长的手机。如果不熟悉的话,极有可能把这东东当成了一管口红。但偏偏我熟悉这款手机。因为前不久办公室一女的正好买了这款手机,而且每天都拿出来显摆。所以我一见到这东东,就立刻认出了它是N记7380的手机。据说刚出的时候要五千多块钱呢!现在虽说掉价了,但怎么着也值四千大洋。
  更加令我兴奋的是,和这款手机一起落到床上的还有一卷RMB,都是百元大钞。用手捡起来数了一下,足有八张,那可是八百大洋啊。哈哈,老子活长这么大,最多也就小时候捡过一分一毛的硬币,此外就再无建树了。没想到今儿一下子就捡到八百,嘿嘿,不止,那还有一手机呢!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横财啊~~~
  想到这里,心下不由得美孜孜的,江湖上有言道: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这下子好了,一直想买的MAYA的专业声卡这下有着落了。至于这款手机,嘿嘿,拿去借花献佛,送给在网上一直泡的那个小妞,哈哈,还不一下子就能把她给整到手?
  
  
  我坐在床上,禁不住越想越美。可是一阵子兴奋过后,心里突然觉得别扭起来。虽说是捡的捡的,当钱买的。可是捡来的东东毕竟也还是人家的东东啊!我就这么昧着良心匿了,是不是有点儿太卑鄙了?
  虽然经过四年的大学教育,我已经被训练成了一名合格的人渣。可偶毕竟曾是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的共产主义接班人啊,毕竟曾是唱过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的红领巾啊,据说拾金不昧那可是一种美德啊~~~操!操TM的美德!现在都什么社会了,谁还会捡了东东还给失主?上个月我的MP3丢了不一样没人还我吗?再上个月我坐公车丢了四百大洋,又有谁还我?
  我一边在脑中寻找借口抹杀自己的良心,一面就准备将这个手机的卡给拆下来丢到垃圾桶里去。正犹豫间,手机忽然响了。
  
  

  我坐在床上,禁不住越想越美。可是一阵子兴奋过后,心里突然觉得别扭起来。虽说是捡的捡的,当钱买的。可是捡来的东东毕竟也还是人家的东东啊!我就这么昧着良心匿了,是不是有点儿太卑鄙了?
  虽然经过四年的大学教育,我已经被训练成了一名合格的人渣。可偶毕竟曾是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中国的共产主义接班人啊,毕竟曾是唱过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的红领巾啊,据说拾金不昧那可是一种美德啊~~~操!操TM的美德!现在都什么社会了,谁还会捡了东东还给失主?上个月我的MP3丢了不一样没人还我吗?再上个月我坐公车丢了四百大洋,又有谁还我?
  我一边在脑中寻找借口抹杀自己的良心,一面就准备将这个手机的卡给拆下来丢到垃圾桶里去。正犹豫间,手机忽然响了。
  
  

  乍听到手机响,我的心不由得咯噔一下子,感觉像是偷东东被人当场拿住了一样。手机此刻正在我的手上,因为来电,机身微微有些振动。我拿着它,突然觉得这个小东东有些扎手。
  因为屋里很静,所以手机的铃声也显得出奇响亮。那乐音要是平时听来真的很动听,可是此刻却像是审判音一下,一下一下敲打着我的心。
  说实话我真的不想接这个电话,因为现在本来就是一个道德沦丧的社会。我没必要傻乎乎的当雷锋!就算是我把手机还给了失主,估计她也不会感激我。没准儿她还会怀疑我是不是个小偷。
  可是,我虽然是个人渣,但毕竟不是败类。如果在她没打电话之前我就把卡给拆掉扔了,来个耳不听为净,倒也没这么大的心理负担。现在人家电话打来了,或许是有很重要的东东在手机里呢?
  我这样想着,一直没有接听电话,也没有挂断。直盼望那头的失主别再打了。可是丫的一直在打,铃声仿佛宁死不屈似的在我耳边响着。这种情形大约维持了一分多钟,到最后我的心实在是忍受不了那种炼狱般的折磨,终于接听了电话。
  

  喂!我尽量用一种平静的口吻说话。
  喂!那头传来一个女声,很动听,有一种成熟性感的味道:请问……你手上的这个手机是捡到的吗?
  我嗯了一声,一面在心里骂自己蠢猪。妈的,这一声嗯之后,这款式价值不菲的手机,还有那八百大洋就不再是我的了~~~CAO!老子当时差点儿没哭出来。
  那声音听我承认,于是道:不好意思,那手机是我遗失的,你能还我吗?
  好吧!我有些艰难的吐出了这两个字。
  
  

  来有些奇怪,在决定把手机还给失主之后,我的心情忽然一下子轻松了起来。看来从小受到的教育,那种潜移默化的拾金不昧的道德观念一直是扎根在我心里的。
  心情平静下来之后,脑子开始变得敏捷起来。当下反问那头的那个女声:对不起!我想请问一下您的手机是在哪里丢失的,是裸着的还是装在包里的,除了手机外还有没有遗失其他东西?
  那女声道:具体在哪里丢的我记不清了,应该是在新华公园一带吧。手机是装在一个紫色的小包里,此外包里还有八百元现金。
  看来真是她丢的手机!我一听她的准确无误,心里落实了情况。于是又道:那我怎样把手机还你呢?
  嗯……她犹豫了一会儿,说:这样吧!现在是九点一刻,我们九点半的时候在新华公园大门对面的XX咖啡厅里碰面好吗?为了感谢你,我请你喝杯咖啡吧!
  

  咖啡?我听她这样说,心里忍不住冷笑了一声,就算是蓝山只怕也抵不了我捡的这些东东的价值吧!除非是让我喝了你还差不多~~想到这里,心中忽地一动,暗道:听起来这女的声音极动听极有气质的感觉啊,若然她是个美女的话,我这一去会不会有什么额外的收获呢?
  想到这里,顿时来了精神。当下将手机和钱装好,兴冲冲的下了楼。
  到了楼下,脸面被夜风一吹,心里不由得又是一动:如果手机的主人是个美女的话我该怎么办?难道就喝一顿咖啡之后就算鸟?不行!社会教育过我,没好处的事情不要做!如果她真是个美女的话,我一定要好好利用这个机会,嘿嘿,成不成咱另外再说。想着,二次从包包里掏出手机,打开,拔了一下自己的手机,将这个手机的号码存在了我的手机上。
  

  那女的所说的那个咖啡厅离我的家很近,我也没坐车,吹着口哨一路走了过去。等到了那里才九点二十五分,我站在咖啡厅门口,手里拿着那个小包,正犹豫着该不该进去等。突然斜后方传来一个声音:你好~~~
  声音听来很耳熟,依稀便是那女人的声音。我心房一跳,立马扭头望去。这一望之下不由得就是一呆。
  
 
  忧雅是那种气质上的感觉。眼前这女人看上去有三十岁左右的年纪,说她看起来像三十岁,并不是说她老相,而是她那种沉静娴雅的气质是小姑娘冒充不来的。
  妩媚是一种成熟的妩媚,一种只有少妇才有的绰约风姿。记得某位泡妞大师(不要问那位大师是谁,坦白说,就是在下~~)曾经说过:真正动人的妩媚是那种端庄的妩媚,而不是那种风骚的妩媚。这女人就是那种端庄的妩媚。
  性感则是对于她身材的评价:大约一米六五一米六六的身高,穿一双半高跟的白色凉鞋,更加显得身形颀长。咪咪虽不是很大,但起码也应该有C杯,骄傲的在胸前挺着。腰肢纤细异常,仿佛一只手就能掐住。此外,脖颈、手指、腿都是十分的修长。端的犹如一只白天鹅一样立在我面前。
  我靠!我在心底里忍不住暗靠一声:看来自己这番来还手机真是还对了。老子活了这么大,泡了N多妞,还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漂亮这么有气质的美女啊!
  
  

  我呆看了那个女的足有两分钟才算是回过神来。奇怪的是那女的居然就那样由着我盯着她发怔居然没有出声(整两分钟啊,哥们儿~~~)
  也不知是不是由于心理作用,待自己恢复到正常状态之后,总觉得那女的看我的眼神中有些鄙夷讥诮的味道。我在心里不由暗叫惭愧,又愣了一会儿,才支吾道:你……你好,你就是手机的失主吧!
  嗯!那美女应了声。此刻见到她的容貌,再听她的声音,更加觉得好听异常。当时心里一阵迷糊,伸手就把那个包包递了过去,说:你的手机~~~
  女人将手机接了过去,道了声谢。然后就不再说话,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总是觉得在这女人气质的压迫下,居然很是自惭形秽。沉默了好一会儿,我居然来了句:那……那我回去了……
  
  

  刚把这句话吐出去,我就在心里大骂自己SB。一时间真的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娘的,她不就是一气质美女吗?就让我傻成了这样?
  懊悔是懊悔,可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我既然已经说了要走,就不能再厚着脸皮留下来。想是这样想,可还是望了下那女人,心里直盼望着她能挽留下我。但是她偏偏一言不发。老子心里不由大是愤慨,一面转身一面暗骂:操!不是说好了请我喝咖啡吗?现在可好,来了一句话都不说,见我要走也不挽留,人家不就是长得嗑碜点儿吗~~~
  正咒骂间,那女人说话了。
  

  不是说好了要请你喝咖啡吗?她道,声音那个悦耳啊。
  我听到她这句话,立时便不再动作,仿佛中了葵花点穴手一样。
  她见我停下来,于是望我,面上似乎笑了一下。呵呵。我也傻笑了一声,说:本来就是你的东东,还给你是应该的~~怎么好意思要你请喝咖啡~~~一边说,一边骂自己虚伪。
  那女人又是一笑,似乎瞧穿了我的用心,道:上二楼吧,那里安静。说着也不待我答应,便往咖啡厅里进。
  我亦步亦趋的跟着她,眼光自然而然的落在了她轻轻扭动的臀部上,嘿~~还真是有前有后啊~~想着,我的心也不由得随着她的屁屁开始摇摆起来。
  

  上了咖啡厅二楼,找了个临窗的位子坐下,点了二杯咖啡。等waiter把咖啡端上来摆在我面前的时候,我突然有了一种恋爱(确切说应该是偷情)的感觉。
  咖啡厅里暖昧的灯光,对面明艳动人的少妇,窗外繁华的街市,这一切景象都在给人以幻觉,仿佛此刻和我对坐的人并不是一个陌生的少妇,而是自己的初恋情人。她虽已结婚但却并不幸福,于是偷偷出来与自己相会。
  我真的很奇怪自己为什么会产生这种荒谬的想法,可是心里偏偏就这样想了,就像是中了那少妇的幻术一样。
  说来也怪,那少妇说是要感谢我才请我喝咖啡,可是坐下来好半天了,她除了点咖啡外再没说过一句话,就那样坐在我对面一动不动。隔许久,才会端起咖啡轻轻抿上一口。
  
  

  我突然间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有那种偷情的感觉,原因是这女人,是她脸上的那种落寞的神情。那女人自打坐下之后便是一脸的落寞,不,不,那落寞岂止是写在脸上,甚至连她举手喝咖啡或是放下咖啡杯的动作都显得出奇的落寞,
  靠!眼瞅着这女人那种动人的寂寞,我的心居然不争气地狂跳了几下,直想过去轻轻搂住她,好好安慰一下她。蓦地里心中又是一动,暗道:这少妇请我喝咖啡是为了感谢我,可是直到现在她也没有什么感激的话语说出口,难道……莫非……她是想用行动来报答我的大恩大德?若不是这样,她为什么要装出那般寂寞的样子呢?莫非……难道……她是在暗示我?
  
  

  想到此处,心中又禁不住暗道:这年头,满大街都是寂寞少妇。尤其是比较有钱的,老公在外面忙没功夫管她们或是老公在外面包了二奶之类的,她们也都会出来找人来打发寂寞。
  至于这女人为什么要想请我喝咖啡,我想并非只是想感谢我还她手机那么简单。如果是那样,那应该会说一些感谢的话才对!估计是她想找我打发寂寞时光。
  我这人浑身上下别的什么长处都没有,只有一点(靠,表误会,偶说的不是那话儿),就是我的声音特别好听。关于这点已经有N多的女人向偶反应过了。我最近在网上泡的那个MM也是一个标准的美女,她之所以会被我泡上,而且每天还缠着我和她语音,原因就只有一个,就是因为我的声音。可能这个少妇刚和我通电话时听到了我的声音,觉得很好听,于是才会生出请我喝咖啡的心

  我坐在座位上,脑子里浮想联翩。此时不知怎么搞的,咖啡厅里居然放起了泰雷加的那首经典吉他曲《阿尔罕布拉宫的回忆》。我耳中听着那如梦如幻的旋律,突然感到喝咖啡还真是一件很有情调的事情。(尤其是是跟这般一个美女,喝这么暖昧的一顿咖啡~~)
  于是我索性放开心怀来享受这一切,听着音乐,看着美女,品着咖啡。如是时间走的很快,我的杯子也慢慢见底了。
  可那少妇依旧不言声,依旧是隔很长时间才会轻轻举杯浅尝一口咖啡。
  

  我们碰面是大约是九点半,这顿咖啡到现在起码已经喝了半个小时了,估计此刻应该过十点了吧。因为是夏天,所以窗子外的街市上依然有很多行人和车辆,在斓斑的霓虹下穿梭,离得虽近,但因有窗隔着,于是并没有半分声响,仿佛在放无声电影般。
  妈的,我对面那个女人也是一部无声电影,总也不说话。就好像一朵郁金香插在花瓶中,在静谥中绽放她的美丽。可是你他妈的不说话,我也不能说话,我不说话就不能发挥出我的特长(就是声音好听),我发挥不出我的特长你就不会对我有好感,你不对我有好感就不会和偶上床,你不和偶上床看贴的人就会骂我不HD!这样下去不行啊~~大姐,你就开口吧~~
  
  

 我们碰面是大约是九点半,这顿咖啡到现在起码已经喝了半个小时了,估计此刻应该过十点了吧。因为是夏天,所以窗子外的街市上依然有很多行人和车辆,在斓斑的霓虹下穿梭,离得虽近,但因有窗隔着,于是并没有半分声响,仿佛在放无声电影般。
  妈的,我对面那个女人也是一部无声电影,总也不说话。就好像一朵郁金香插在花瓶中,在静谥中绽放她的美丽。可是你他妈的不说话,我也不能说话,我不说话就不能发挥出我的特长(就是声音好听),我发挥不出我的特长你就不会对我有好感,你不对我有好感就不会和偶上床,你不和偶上床看贴的人就会骂我不HD!这样下去不行啊~~大姐,你就开口吧~~
  
  此时我的咖啡早已然喝光,心里开始变得焦急起来。觉得没来由和这美妇喝这么一顿咖啡,暖昧是暖昧了,爽也小爽了一把,可是居然就这样没下文了。正在心里盘算自己是不是该说两句话打破一下沉寂,那女人突然说话了。
  你再多陪我一会儿好吗?她道。说话的时候眼光流向了我,我心头一颤,只觉得灵魂被她这句话勾得直往外冒。一时间连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好了。
  

  这是真的吗?是这美女在跟我说的话吗?她让我留下陪她?
  ……
  一个又一个问号向我砸过来,我差点儿没晕了。一时间心里像是塞满了乱七八糟的东东,又像是被谁猛一下抽了个空。正发傻间,更让我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那女的居然将肘立起,然后用手支着脸呆呆的注视起我来。
  我万也没想到她竟会有如此的举动,被她望得老大不自在。心里面实在是弄不明白这么一个气质优雅的少妇为何会突然这般没教养的看我。我TM也没变身成周润发或是刘德华啊~~~怎么?难道她的眼神出了问题?
 

  那女的就那样注视了足有三分多钟居然还是没有收回目光的意思。我不知怎的竟胆怯起来,根本不敢和她对视。偶尔瞟一下她的眼睛,总觉得的她的眼神无法捉摸。不知她心中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咖啡厅里宁静安谧,我傻子般呆坐,耳畔听着唱机里轻柔的音乐和周围细小的人声,鼻端闻着咖啡的香味和从那女人身上飘来的隐隐香水味,心念仿佛迟钝了起来。
  她灼灼的目光让我有些害怕,但她身上的气息却又分明无误的诱惑着我。一时间我脑子里乱麻麻的,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样应对这种情况!(NND,通常老子泡妞都是自己主动的,冷不丁这女人这么主动进攻,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正在一筹莫展之时,我的手机忽然响了。
  
发表于 2014-12-12 11:23 手机频道 | 显示全部楼层
眉山二流子 发表于 2014-7-24 16:44
引发血安了

来自:Android客户端

不知道楼主什么意思

来自:Android客户端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07-2-13 04:20 | 显示全部楼层

  是《长大今》的铃声。一听到这个音乐起,我就知道是我在网上泡的那小妞给我打电话来了。这丫是大长今的铁丝,非逼着我用这曲子做手机铃声。估计她见我今晚没上网去陪她,于是打电话过来问下。
  在这种公共场合手机这般肆无忌惮的聒噪,还真有点儿不好意思。不过这也是一个机会,我正被那少妇搞得进退失据,正好乘这个机会出去呼呼新鲜空气,想想对策。当下对那少妇说声不好意思,溜到僻静之处,接听了电话。
  
  

  喂!怎么这么慢啊!MM在那头问道,颇有些不爽的样子。
  有事,一开始没听见。我说。
  什么事?她又道: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怎么还没回家?
  我靠!我在心里暗靠:你TM管得也太宽了吧!隔着十万八千里,你问我在干什么?晕,你以为你是我LP啊~~~~想着,便有些不耐烦道:不说了有事情吗?等事情办完了就回家!
  什么事情?她继续追问。
  和同事在一起喝茶……我一边瞎编借口,一面在心里盘算着该如何对付厅里那个少妇。MM在那头听我有些心不在焉的,像是有点儿来气,问我道:那你晚上还回不回家?还上不上网?
  不了。我随口道。
  卡的一响,那头MM一下子掐断了电话。我暗叹口气,有些头脑发涨的回到的厅里,屁股刚坐好,那少妇又说话了。
  你……她道,每一个字都击打着我的心房:你能,你晚上能陪我吗?
  

  我靠!!!听到这句话我险些没跳将起来,脑袋里一阵一阵的眩晕,真不知道自己此刻是不是在梦中。NND,这怎么可能?就算我绞尽了脑汁,可不会想到这少妇会说出这么一句匪夷所思的话。她这话是摆明了要和我一夜情啊!!!!
  我当时真想借那少妇的镜子照照我自己,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一下子变的眉分八彩目若朗星脸如冠玉齿白唇红了。
  娘啊~~上帝~~你不会是在耍我吧!这也太诡异了吧~~~硬是没道理啊~~~~一时间心里纷乱乱的,居然直想着要逃离这里。
  脑袋混乱的极致的当口,忽然闪了一下,猛地想到一件事情。当下立时激出了一身冷汗!
  
  

 完鸟!当我想明白那件事后,心情直跌入谷底:看来日防夜防,美色难防啊!想来这是街头骗局翻了新花样,撞猴子和美人计混合施用!我一边想,一边觉得自己的手心里全是汗水:NND,看来他们所谋者大啊~~估计我今晚是回不了家了~~~不是被绑架就是会被嚓擦了~~
  心里虽这样想,但是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似乎真实情况并不是这样。是的,那少妇提出要和我ONS的确很让人意外,但是要说这是骗局又不太像。关键是我TM什么也没有啊!剥皮抽筋也只拿得出一千来块钱,值得骗子们大费周张吗?连这样倾国倾城的美女都祭了出来?
  可是,如果不是骗局的话,那又该怎么解释这件事呢?
  

  略略分析一下,大概有如下几种可能。
  第一,这少妇刚刚所喝的咖啡中被人下了传说中的催情圣药“淫贱不能移”,于是她才会对我提出那种无理的要求!可是偶没有下药啊,难道是WAITER?(此种可能性百分之十~~)
  第二,这少妇是国军派来的间谍,专门刺探我党之机密。可是我TM连团员都不是啊~~~或者她是一商业间谍?不过老子在我们公司也只是底层中的底层啊,公司里除了扫地的大妈,就属偶地位最低了~~~~(此种可能百分之一~~)
  第三,那少妇见偶生得好看,于是对偶动了非份之想。靠!别人不知道,自己还不知道自己那长相吗?(此种可能百分之零!)
  那么,余下就只一种可能了,就是这少妇的老公没时间和她在一起,所以她很寂寞;或是她老公有了外遇,她想抱复。老天有眼,我捡着了她的手机,于是乎,嘿嘿~~~~
  

  我在这边心念电转,那边那少妇已经招手叫过WAITER结了帐。然后她瞥了我一眼,起身站立,往外行去。
  她那一眼仿佛有魔法一样,我不自觉地也跟着她站了起来,随着她下楼。直到出了咖啡厅来到大街上,我的心还是在怦怦怦的乱跳。
  街上灯光凌乱,行人来往川流。那少妇也没叫车,步行着往街西行去。我跟屁虫似的跟着她行走,走了一会儿,突然想起一事,掏出手机来关了掉,暗道待会儿将要行事之时可不能被人打扰哦~~~尤其是网上泡的那个MM~~
  
  

 此时夜已经深了,周围的空气都开始发凉。因为今天是阴历的朔日,所以天上并没有月亮。只有些星星挂在头顶,闪烁着,和地上的灯光交相辉映。四下里微有夜风流动,拂在那女人的身上,她的头发和衣裙都有些飘扬的样子,煞是动人。
  我们一前一后,总隔着几步不远不近的距离,一路向西,过了两个十字路口,终于来到了一处宾馆之外。
  这宾馆我知道,是三星级的。见那女人头也不回的往里进,自己也只得跟进。一边往里走一面摸钱,心说:这女人不知是开钟点房还是过夜,NND,老子的钱貌似不够啊~~~
  
  

  等进了宾馆,那女人并不去总台,而是坐在了大厅里的休息区。我知道她是在等我去开房。无奈之下咬咬牙,掏出钱包,拿出身份证和钱,开了个标间。然后往那女人坐的地方望了一眼,便向电梯口走去。
  等电梯的时候那女人也走了过来。我心里忽然觉得我们还真有些默契。不过那女人给人的感觉实在是怪。我也不是没搞过一夜情,可是还没碰到像她这样的,硬是不说话。不知道待会儿上了床她会不会出声。进了房间,气氛陡然间变得紧张起来。不知怎的,我对这女人总有一种惧怕的感觉,似乎她身上正散发着一种死亡的味道。
  

  我们二人傻站了一会儿,然后那女人将自己的包包放下,转身进了卫生间。不一会儿,哗哗的水声从里面传了出来。
  我坐在床上,听着那流水的声音,鼻尖闻着自浴室里传出的洗浴的味道,感觉自己真像是在做梦一样。可若这是梦,怎会如此真实?但要不是梦的话,为什么会这般的离奇呢?现在我真的有点后悔自己跟这女人来开房了。江湖上有言道:便宜莫贪。又有言道:天上掉下来的馅饼都是有毒的!
  妈的,我实在是找不出一个那美女想和我一夜情的理由。我不是潘安,更加不是盖茨。她若是个丑女倒还罢了,我反而能相信眼前这一切,可是她偏偏是个美女啊,而且是我生平仅见的大美人,她怎么会看上我呢?
  

  想着,心里又是一动:难道说这个女人是传说中的专门报复男人的那种女杀手?待会儿和我云雨完鸟,乘我睡着之时会把我给剁了?或是她被男人所害,得了艾滋之类的世纪绝症,想要临死拉我垫背?我越想越觉得唇干舌燥,越想越觉得后怕。这倒不是因为偶胆子小,实在是这事情太过诡谲。想着,下意识掏出手机来看时间。掏出手机后才发现手机是关着的,犹豫了几秒中,开了机。手机刚打开,便嘀嘀的响个不休。
  一看之下,却是移动全球呼提示我的未接电话,瞧号码都是网上那小妞的。中间还夹杂着几个她责问我为什么关机的短信。正手忙脚乱的处理这些短信,冷不妨《大长今》的音乐又一次在我耳边响起。
  我暗叫倒霉,原想当场挂断,但犹豫一下,还是接听了这个追命电话。
  

  喂!是你吗?电话刚一接通,她就在那头道:刚为什么关机?
  哦!我应了声,道:刚手机没电了,现在我才到家,刚把手机充上电。
  骗人!她说:你老实交待今天到底在做什么?
  没做什么啊,就是在和同事一起喝茶。我一边敷衍,一边在心里暗叹女人直觉的可怕。
  哼!她哼了一声,似乎还想继续说下去。我怕夜长梦多,被她听到浴室里的水声,或是那少妇突然出来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于是道:我刚到家,还没洗澡了,我先去冲个凉,待会儿再说吧!说完就准备挂断电话。
  就在我拇指按到挂断键瞬间,我忽然听电话那头传来哇的一声哭泣。我急忙把手机又移回耳旁,只听电话里那MM的声音用哽咽的腔调说: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发表于 2007-2-13 05:26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运气不错哦!

好故事 扣人心弦

发表于 2007-2-13 06:29 | 显示全部楼层
快来参与金币拍卖吧
为什么不是我。
发表于 2007-2-14 17:43 | 显示全部楼层
搞不好是恶作剧哦,还希望是自己啊,呵呵
发表于 2007-2-14 23:30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没完吧,后面呢
发表于 2007-2-23 10:32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不错。
发表于 2007-3-11 06:1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帖子
发表于 2007-4-9 08:0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
发表于 2007-4-10 19:30 | 显示全部楼层

捡到滴我是不要的

要想一下丢的人的心情

我心很软的哟,嘿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账号

本版积分规则

QQ|网站地图|关于我们|小黑屋|爱好群|眉山东坡论坛 ( 蜀ICP备05001993号-1 )

GMT+8, 2018-1-18 07:42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