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山东坡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账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楼主: 匪兵乙
收起左侧

[最新笑话] 色女外传——那些我们的性福青春(整理版)(转载)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9-3-5 15:33 | 显示全部楼层
  (59)
    
    
    女人们纷纷都有了自己的消遣。波波也恋爱了。三三很快转移了目标,除了单恋的文静,和被叛定为内鬼的莲花,剩下一个孤家寡人就是哀家我了。
    
    老鬼现在变得悠闲得要命,因为她所有的脏衣服都被吴明包办了。每天吃饭两个人在食堂里那个卿卿我我,你喂我一口我喂你一勺,看得旁边的人吐血。作业也被吴明包办了。现在她每天的任务,就是一双眼睛滴溜溜地在我身上转来转去。然后极其语重心常地教训我:猪啊,为什么你就不想男人呢?
    
    为什么要想?我不屑地反击道,你享受到的那些好处,都不过是我炒过的剩饭而已。还把你美得哈喇子都出来了。
    
    不管剩饭糟饭,能吃的就是好饭!老鬼嘿嘿笑。你看我现在如果要吃肯德基,一个电话,就算是半夜吴明也肯定会从床上爬起来二话不说就会去给我买!
    
    哼,宿舍楼锁着呢,他打个洞钻出去啊?
    
    我不过是打个比方嘛。比方,懂吗?
    
    三三在旁边笑,说,老鬼,你别理猪。她现在肝火旺,看我们一个比一个幸福,其实心里比谁都嫉妒。
    
    我嫉妒?我抄起一边的枕头就往三三身上砸。良心都给狗吃了,一个个都重色轻友!
    
    唉呀,老鬼吃惊地叫,怪不得我总觉得胸腔里空荡荡的,原来心给你吃了!
    
    我作恶虎扑食状朝老鬼扑过去,三三也来搅局,三个人嘻嘻哈哈闹成一团。
    
    闹了一会儿才发现上铺的波波的居然一点动静都没有,三三奇怪地探上去看,这一看不打紧,指着波波便哈哈大笑起来。我们也凑过去看,原来波波正在对着镜子学化妆呢。只可惜学的教程不对,把给人家熊猫的妆化到自己眼睛上了。
    
    老鬼笑得都快岔气了,捧着肚子直叫唤,好半天才说,波波你啥时候跟人打架了,被捣了那么大两拳?说出来,咱姐们儿给你出气去!
    
    三三说你会不会看啊,人家是在化彩妆!一人一脚踩下去,就是踩妆!
    
    我在一边喃喃自语,鬼啊……
    
    波波不高兴了,说少贫!你们谁会化眼影,化个给我看看?
    
    老鬼说俺滴那个亲娘,你这是要去勾搭谁啊?我真同情他……
    
    波波哼一声说,同情我是吧?那好,上次是谁洗澡时脱得光溜溜才发觉啥都没带还可怜兮兮求我的?当时是怎么求来着……
    
    老鬼嗖一声跳过去,立马换了一幅谄媚的嘴脸:波波你真漂亮……亲爱的你就是仙女下凡……
    
    可惜脸先着地……我接道。女人们立马笑疯了。
    
    上周六是谁偷偷在寝室里闻自己的臭袜子?波波也不生气,仍然慢悠悠地说。
    
    是谁?我和三三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三三先叫起来,猪,肯定是你!
    
    不是我!我咬牙切齿地说。
    
    三三讨好地对波波说,亲爱的……我支持你……不管去勾引哪个倒霉鬼,咱们敬爱的室长大人一定是马到成功,不,是勾到成功!
    
    这个心虚的女人!我气哼哼地嚷,哪天我把臭袜子塞你嘴里!
    
    闻就闻了嘛……老鬼在一边吃吃笑,想不到猪你还有这个爱好,那我以后换下来的袜子都先不洗了,先给你过鼻宠幸下,好不好?
    
    哼,你应该向右转,那才是你袜子的新主人!我愤愤然。
  
 楼主| 发表于 2009-3-5 15:33 | 显示全部楼层
  (60)
    
    
    
    波波的心上人是谁,是个秘密——我们轮流着审问,威逼利诱前后夹攻,三百六十招招招都使过了,波波俨然就一刘胡兰,愣是没问出个子丑寅卯来。
    
    每天只要一吃过晚饭,波波就失踪了。到晚上再顶着两只自我感觉良好的熊猫眼回来。我们都无比同情那个神秘的男朋友,没想到波波说切,你们懂屁,他说才漂亮呢……我们晕厥,看来这男人和女人的审美感就是不一样啊。
    
    三三的男友是上一届的一个帅哥,每次他一在楼下等三三,宿舍里的女人们便一拥而上从窗口往下看。六楼啊,就能看到一头俩胳膊还俩腿,偏偏三三还一个劲地问,他帅吧?你们看他眼睛,就跟外国人一样深……
    
    我们就整齐划一地发出“切”的音,老鬼说,猪,赶紧给我个显微镜,我研究一下到底哪儿帅……
    
    当然玩笑归玩笑,我在楼底下见过这哥们儿几次,果然挺帅的,特别那双眼睛,特深遂,能把人迷得七荤八素的。后来知道他叫刘越,和小猴儿是本家。
    
    文静呢,据老鬼偷偷报告说发现她在写情书,每两天一封。下课时夹到小猴儿的书本里。但听小猴儿宿舍里的铁哥们讲,只要是女生写的情书,他从来都没认真看过。有的甚至连封都没拆,就扔垃圾篓里了。
    
    莲花在我们的孤立下形单影只,每天只是更加努力地看书,用功学习,图书馆是她最常去的地方。有时我看她看着我们发呆,有心想过去跟她说几句话,但一想到小猴儿那可怕的流言,叹口气,还是不敢去冒那个险。
    
    而这时老鬼和三三的矛盾开始日益激化起来。本来也就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互相忍忍也就过去了。激发的导火索,唉,还是上面说到的狊袜子。
    
    话说上回波波揭发那个常在宿舍里闻自己臭袜子的家伙,其实那人就是三三。三三是美女,但准说美女就不能有那么一两个品味独特的小嗜好了。我们是很通情达理,但却忘了一件最重要的事,那就是美女都是很害羞的……
    
    袜子这件事成了我们的笑柄,尤其是老鬼,这个素来说话像杀人杀人还不见血的川妹子,每次看见三三脱袜子,都要问一句,哎,今天味儿咋样?酸的还是甜的?家常还是麻辣的?……
    
    三三脸薄,每次只轻轻地笑笑,有时也反唇相讥几句。老鬼是个大咧咧的人,以为她一点不在意,却哪里知道愤怒的小火苗已经在三三的小胸蹚里呼拉拉的燃烧。终于在有一天老鬼又以这个开玩笑时,三三呼地一下火起,站起来一脚踢翻了洗脚盆,瞪着老鬼吼:你有完没完?!
    
    我们还从未看到三三发过这么大的脾气,集体石化中。老鬼一时下不来台,不满地嘟囔,不过开个玩笑,置于吗?
    
    三三说,有你这样天天开玩笑的吗?狗皮膏药似的,沾上就甩不掉了!
    
    老鬼说,那你以前也没说过你不喜欢开这样的玩笑啊!
    
    三三说,我喜不喜欢有必要告诉你吗?……
    
    眼看两人火药味越来越浓,我们赶紧上前把她们拉开。波波拖地,文静仍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地在那里修改她的情收,三三再一语不发,老鬼气呼呼地把书翻得啪啪响。莲花打水回来,看见一地狼籍,吃惊地问,出什么事了?
    
    我连忙说,没事没事。三三不小心把盆弄翻了。莲花狐疑地看看我们,回到自己床上去了。
    
    那一夜,每个人都没怎么睡安稳。最没睡好的是波波。这场吵架让我们突然明白,宿舍的和平安宁景象,其实从莲花的背叛开始,就早已一去不复返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算盘,你眼里所看到的,并不一定就是事情的真相。
  
 楼主| 发表于 2009-3-5 15:33 | 显示全部楼层
  (61)
    
    
    
    三三和老鬼这一决裂延续了整整一学期。这一个学期我就在暗暗为自己庆幸,幸好不是小时候了……要换了上小学是啥情景:
    
    三三说,花小容,你必须跟老鬼绝交!否则我就不跟你好了!
    
    老鬼说,花小容,你再也不准理三三了!否则我就跟你绝交!
    
    幸好我们都是新一代有思想有文化的大学生了……所以我免遭了被逼着做是非题里外不是人的噩运。但是这个被夹在里面的馅儿仍然不好当啊。
    
    接近期末的时候,出现了一件划时代的大事:我们宿舍被偷了。
    
    对,是我们宿舍——不是隔壁的宿舍也不是楼下的宿舍,就我们宿舍。三三、波波、我、老鬼都不约而同丢了钱。波波丢的最多,三百块;三三的CD不见了。我的东西从来都是乱七八糟,所以小偷很倒霉,什么也没翻到,把枕头底下的十几块零钱顺走了。
    
    文静说她也丢了一百。那么就只剩下一个人。莲花。
    
    老鬼说我们报警吧。让学校保卫处来查。
    
    波波沉默。她说还是再想想吧,这一报莲花就完了……
    
    三三说完了怎么了?那是她自作自受!
    
    我也沉默。我说要不我们自己解决。
    
    怎么解决?逼她把钱物还给我们就罢了。
    
    波波看看一边不说话的文静,说,你看呢?
    
    文静轻声说,我没主意……听你们的。不过我觉得,我们自己解决的话莲花肯定不会承认的。
    
    波波突然说,为什么我们都这么确认是莲花偷了钱?谁看见了?难道就因为她一直和我们不合群就断定她是小偷?
    
    大家都沉默下来。文静说,可就只有她一个人没有被偷……
    
    波波说,是啊,可偷钱的人也可以说自己被偷了,反正也没人知道!
    
    文静不说话了。大家都不说话了。气氛一下子微妙起来。三三看看我们,立马大声说,谁偷的谁全家不得好死!
    
    波波说,好了,一会儿莲花就回来了。你们可别轻易给别人扣帽子。
    
    莲花洗澡回来了,她也知道被偷的事,也隐隐地知道我们在怀疑她,但她一声不吭。我看着她沉默的背影,突然心想,从上次传出流言我们就一致断定她是内鬼,但其实又有谁有很直接的证剧呢?一切都是我们在自己揣测。
    
    想到这里我叫了一声,莲花。
    
    莲花没有想到我会叫她,她已经很久不和我们说话了。她吃惊地回头,嗯?
    
    我看你今天从图书馆拿了好几本小说回来,借我一本看看行吗?
    
    行。莲花从枕头底下抽了一本给我。和我的目光对视,她短暂地笑了一下。
    
    我突然觉得,也许我们大家都错了。
 楼主| 发表于 2009-3-5 15:33 | 显示全部楼层
 (62)
    
    
    因为波波的坚持,终于是没有报警。但每个人的柜子都得打开检查。这是我的提议,其他人迅速赞成。虽然粗鲁了点,可这是唯一可行的办法。
    
    莲花的表情很平静。我注意到文静的脸色变了一下。
    
    莲花的柜子里很干净。几件少得可怜的衣服,几本书。波波的柜子里全是化妆品,这娘们儿,竟一门心思想着怎么勾引男人去了。老鬼的柜子里全是吃剩的各类零食袋子。我们一起指向她,她慌忙辩解,我是觉得这些袋子好看哈!我收藏的!我们一起哧之以鼻:变态!……
    
    我就不用说了,整个一回收站。三三柜子里全是衣服,也不用说了。文静是最后一个打开的。她先是找不到钥匙,然后钥匙打不开锁,最后在五双眼睛的逼视下好容易打开了——除了衣服和一些洗漱用品,什么都没有。
    
    我们互相看看。我开始怀疑难道是自己错了?接下来总不至于要搜身吧。
    
    就在这时老鬼突然说,那是什么?她从一件衣服的下面拿出一个银光闪闪的东西。是枚戒指。
    
    我的戒指!我尖叫一声扑过去。这是中学时面瓜送我的一枚银戒指,我一直戴着。后来有一天不见了。我还以为是自己洗澡时取下来弄丢了。
    
    ……事情到这里就很清楚了。文静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她捂住脸哭起来。你们别告诉老师行吗?我把钱和东西都还给你们。
    
    我说,文静,上次关于小猴儿的流言,是不是也是你说出去的?
    
    文静点头。她说,我那么爱他……他却那样对我。我恨他。我也恨你。你和他走得那么近。
    
    我默然。波波她们也没有说话。想必她们也在心里歉疚,居然一直误会了莲花。
    
    文静又说,我偷你们东西,并不是因为我缺钱……而是我恨你们。在这个宿舍里,你们一直孤立我和莲花。我受够了。莲花能受得了,我受不了。所以我要报复你们。
    
    我们又是深深的愕然。我们一直以为文静太内向太安静,太沉迷在自己的世界里,而她现在说我们孤立她。
    
    我们没有告发她。
    
    下学期开学时,文静换了寝室。这件事,就此成为我们宿舍的秘密。
 楼主| 发表于 2009-3-5 15:34 | 显示全部楼层
快来参与金币拍卖吧
  (63)
    
    
    
    
    为了表示对莲花的歉意,我们凑钱在馆子里请莲花好好“撮”了一顿。美其名曰是请莲花,实际上大块朵颐的却是我们。莲花说她在减肥……
    
    从那以后我更对莲花刮目相看,要知道那可是香得我口水都快滴出来的红烧蹄膀啊!嫩得大家都晕头转向的牛蛙肉啊!她居然真的说不吃就不吃,专捡里面的土豆和胡萝卜。我们轮番上阵劝说都败下阵来。最后老鬼忍无可忍地一拍桌子:你低头看看,胸还没我的大,你哪里肥了!
    
    立即有眼神嗖嗖地朝这边飞过来。波波扯扯老鬼的衣角,咳,小声点。
    
    莲花一点不生气,低头淡淡地笑,说,我脸蛋已经不如你们啦。你们总不能把我追求身材的权利也剥夺吧。
    
    我们互相看看,都安静了。平心而论莲花如果不是脸被烧伤,绝对算个美女胚子。她都这样说了,我们还能说什么呢?三三打趣道,莲花,以前可没看你你这么注重身材哦,是不是有男朋友啦?
    
    三三本只是无心一问,不想莲花竟真的害羞起来,低头嗯了一声。脸竟也红了。
    
    大家立马起哄起来。莲花有男朋友了,这绝对算第一大好消息。我们逼问,谁?是谁?莲花吞吞吐吐,终于屈打成招:是小猴儿。
    
    小猴儿。额滴神,是小猴儿!
    
    就像一枚小炸弹无声地炸在每个人的上空……特别是三三,这问题是她问的,现在她肯定一百个恨不得把这问题再塞回肚子里去。莲花有点歉意地看着三三,再看看我……我神经质地咻一下移开眼睛。
    
    还是波波打破了沉寂,她说,哈哈,莲花还是你厉害!我们系难度系数第一、帅值系数第一的帅蝈蝈都被你俘虏了!
    
    莲花说,其实也没有啦……脸上的笑意却藏不住。
    
    老鬼看我一眼,问莲花,你们啥时候开始的?够神不知鬼不觉的哈!
    
    莲花说,不长……上星期。
    
    老鬼底下踢我的脚。我这才恍然惊醒过来,说,莲花,恭喜你!
    
    大家端起酒杯,为这个好消息干杯。我一仰脖喝了,觉得咕咚咕咚灌进喉咙的都是水。
    
    散后老鬼拉我到一边,说,这搞什么鬼?你和小猴儿走那么近,居然不知道?
    
    近个屁!我忍不住说粗话,我都几个月没和他说过话了。
    
    你觉得……他会真的喜欢莲花?老鬼犹犹豫豫地问。
    
    我咋知道。我又不是他妈。我没好气地回答。
    
    你吃醋了。哈哈,花猪吃醋了!
    
    鬼才吃醋!再嚎看我不扁你!
    
    哈哈,我面前站一头吃醋的鬼!
    
    砰!我一脚踢在她屁股上。
 楼主| 发表于 2009-3-5 15:34 | 显示全部楼层
  转眼就放假了。我妈已经打了好几个电话问我回不回去过年,因为上个暑假我借口要勤工俭学没有回家。那就回呗。她又给小猴儿打电话,让他路上关照我点。唉,我在心里说我的那个娘啊,你都不知道小猴儿和我现在已经弄成水深火热了吗,还让他关照我……
    
    碍于情面,小猴儿还是来约我一起回家。我跟莲花说我们一起回你不吃醋吧?莲花连连摇头,怎么会呢?我知道你们从小一起长大的,小猴儿还经常提起你呢。
    
    靠!看来还真是确有其事了!还经常提到我!我有气无力地哼哼——在莲花不在的时候。波波那双火眼金睛看出点啥来了,问我:猪,你哼哼个啥?
    
    我说,我就是想哼哼啊……我心里堵得慌。好像昨晚吃多了,吐也吐不出,拉也拉不出……
    
    老鬼正边听歌边往嘴里塞果冻,边作呕吐状边说,操你个先人,花猪你忒恶心了!
    
    我继续哼哼:我不恶心啊,我很纯洁的——你们不要伤害我——
    
    可怜的孩子……波波同情地看我,脸上写满母性的光辉,从莲花跟你说完话你就颓了,问题肯定出在她身上。老鬼,去把莲花叫回来!
    
    别——我像被点了跳穴蹭地跳起来。谁说我颓了?我就是吃多了而已!我在地上蹦了几圈,你们看,我好好的吧?
    
    嗯,老鬼点头,原来是吃饱了撑的。
    
    三三从外面进来,说,你们怎么还不收拾东西啊?后天就放假了。
    
    波波说,我们正在慰藉猪呢……
    
    三三一脸不解,猪还要慰藉嘛?虽然快过年了就要被宰了,就算你们慰藉可还是改变不了它将被宰的命运啊!
    
    女人们哈哈大笑。我扑上去掐住她的脖子,作声嘶力竭状:我掐死你……
    
    玩闹归玩闹,大家都陆续收拾起行李来,毕竟归心似剑啊,况且又快过年了,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一团喜滋滋的模样。只有我在默默地想着,这个年我和我妈孤儿寡母的又该去哪过呢?
    
    临走的那天,下起了雪。大家作鸟兽散。就剩下我和小猴儿两个了。
    
    就你最磨蹭,小猴儿语气颇为不满,早点到车站不好吗,这么冷的天气,也不知道在磨叽什么。
    
    不满你先走啊,我又没让你等。我愤然。
    
    你以为我想等啊?要不是你妈——他竟然脱口而出,剩下的半句话噎回了嘴里。
    
    我站住了。你走啊,走啊!我冲他叫。谁又想要你等?还不解气,又去踢他的行李箱。他新买的漂亮箱子,立马几个我的脏脚印。
    
    他也生气了。走就走!他真的拖着箱子就走了。这只死猴子!臭猴子!掉到粪坑里洗一辈子都洗不干净的臭猴子!
    
    他真走了。刷刷刷地雪地上他的脚印就不见了。雪花一片一片地飘下来。飘到我的脸上,脖子上。好冷。果然是交了女朋友了,脾气都变大了……我心里想。
    
    我背着重重的包,手里还拎着大包小包在路边等到火车站的公车。空气冷得像冰窖,像我的心一样。等一辆不是,等两辆还不是。我在心里把老天爷FUCK了一百遍。
    
    一辆TAXI在我面前停下来。车门开了,是小猴儿。他说,小猪别生气了,上车吧。
    
    我赌气站着不动。他下车来,把我拉上去。坐进车时我仍在呼哧呼哧地生气。他小声说,好啦,别生气了。是我错了,别再拉着个脸,会让别人看笑话的。
    
    我的泪,突然就那样下来了。 这泪水来得没一点前兆,不仅小猴儿,把我自己都惊倒了。
  
 楼主| 发表于 2009-3-5 15:34 | 显示全部楼层
 (65)
    
    
    
    司机在后视镜里一个劲地看我们。小猴儿慌了,劝我也不是,不劝也不是。手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了。我的泪啪啪的往下掉,完全不受我的控制,这该死的地球引力。我就是突然间觉得非常委屈了。委屈得要命。可我为什么要觉得委屈呢?
    
    总算到了车站。我不哭了。也没功夫哭了。两小时后的火车,我们在候车厅里找空闲的位置坐下。一溜眼睛全盯着我们看,我不由自主地挺了挺胸——小猴儿是帅哥啊,他们肯定以为我们是一对情侣。
    
    花小容,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爱哭啦。小猴儿说。
    
    哼!我不睬他。
    
    对不起嘛,我都跟你道过歉了。他说,你可不能不依不饶啊。
    
    我就不依不饶了,怎么了怎么了?
    
    好好好,我怕你了成吧。他一脸无奈,你要怎样?
    
    站起来在这里喊三声我是猴子,我就不生气了。我刁难他。
    
    这不好吧,他一脸为难,我喊我是猴子不要紧,那你跟我在一起成什么了?母猴子?
    
    我一低头,装作又要抹眼泪的样子。
    
    好好我的姑奶奶,你可千万别哭了,再哭把警察招来。他慌忙求饶。
    
    那你到底喊不喊?
    
    小猴儿看看满大厅的人,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
    
    喊不喊?不喊我回去告诉你妈你在学校里欺负我。我继续威胁。
    
    这样……小猴儿跟我嬉笑着讨饶,咱们友好协商一下,就喊一声,行吧?
    
    嗯,一声也行。我想想说。站起身来。小猴儿疑惑地看我,你要干嘛?
    
    我先去别的地方……我说,否则你喊了后别人都会知道你认识我。
    
    苍天啊!……小猴儿痛心疾首,我怎么会认识你这么个魔头呢!
    
    我真提着包往另一个方向走。小猴儿跟在后面。我一边心里偷笑一边等着看他怎么交差。只见他拿了电话在耳边,装模装样地打电话。当走到一群大概是回老家的农民兄弟跟前时,他突然很大声地说了一句:I am a monkey!左右的人听懂的听不懂的都一脸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哈哈哈哈,我弯下腰差点把眼泪都笑出来了。
    
    你没规定一定要用中文说,所以……小猴儿一脸无辜地看我。
    
    哈哈哈……我还是笑得话都说不出来。尽管他那么精贼,但还是有些人听懂了在看笑星样看他,一边看一边笑。那样子,太滑稽了。特别出洋相的人还是个帅哥,就更滑稽了。
    
    算啦,小猴儿耸耸肩膀,能让你这么开心,我出点糗也不算什么啦。
    
    这话说得太暖人心了……太有水平了……太暧昧了……我立马不笑了,怔怔地看着他,回味着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小猴儿看我发呆,捏下我的脸说,听句好话就成这样了,你看你,真是个猪!
    
    要上车了。人流还是一如往常的涌济,甚至因为春节临近更多了。小猴儿怕我被人群冲散,很自然地又牵起我的手。温暖的、柔软的,我忍不住在心里幻想了一百遍啊一百遍。又想起一个词来:软玉温香……虽然不那么靠谱,但上帝作证,我当时就是那么想的啊!
    
    很快我的幻想就被无情的现实打破了——人多得超出我的想象,我跟着小猴儿在人流里面艰难地左奔右突,他用他高大的身躯保护着我不被人撞到踢到,帮我挡掉后面拥挤的人。我只能看见前面黑压压的人脑袋,焦躁的胳膊和腿。突然我手腕上的手表被蹭掉了,我想弯腰去捡,被小猴儿眼明手快地喝止:不要了!一把把我拖走。
    
    上了车我还在为我心爱的桃心手表耿耿与怀,小猴儿很严肃地看着我说,知道刚才有多危险吗?踩踏事故听说过没?那么多人,如果你去捡表,马上就会被人群绊倒!然后你就成为被踩踏的那个!
    
    我看着他严肃的表情,特男人的表情,突然就心里一个激灵,像做错事般的孩子嗫嚅地说,哦……
    
    小猴儿又说,那表,完了我给你陪一个。
    
    我痴痴地看着他。说,你刚才严肃的样子真好看……
    
    那你可别爱上我。小猴儿忙着把我们的食物从包里拿出来,头也不抬。很多女孩子就是因为这样爱上我的。
    
    切——我哼一声。心里却说,咋办,完咧。
 楼主| 发表于 2009-3-5 15:34 | 显示全部楼层
 (66)
    
    
    小猴儿一路护驾样把我护到了家。临别没忘吁一口气:这下我的任务可是完成了,对你妈也总算有个交代了!
    
    这下子我不乐意了,说,哦,原来你是为了我妈才送我的啊?
    
    小猴儿居然白我一眼:对啊,那你以为是啥?
    
    我……我一时气结。这只死猴子!我气哼哼地踢他,被他灵活地躲开了。然后就飞奔进他自家的门口了!
    
    哼,我也来不及跟他生气,我妈已经从门口迎出来了。同时还有一个男人,看见我,笑得跟朵花儿似的:呦,这是小容回来了吧?
    
    我叫了一声“妈”,然后才看向那个男人,我妈连忙介绍:这是你艾叔叔!来,快进屋!
    
    我已经隐约猜到几分了,那艾叔叔就是我妈给我找的新爸爸吧?切,一个大男人姓啥不好,偏偏姓艾,以为自己演琼瑶剧呢。
    
    说来也怪,以前我还自作主张给我妈找男人来着,可当这个活生生的男人终于出现在我妈身边时,我却一点也不高兴。艾叔叔满面笑容地拿出一个小盒子,说那是给我的礼物。然后一脸紧张地看着我,等我的反应。
    
    我妈在旁笑,她对艾叔叔说,你看你,孩子回来就回来了,你买那么贵重的礼物干啥。
    
    我把盒子打开,居然是块表!神仙啊!我看看艾叔叔,心想他不会安排了一个特务在我身边吧,居然知道我刚刚把那块我戴了好几年的表弄丢了!而且看那牌子,好像价格还不菲呢!
    
    我看看表,再看看我妈,我妈温和地笑着说,艾叔叔的心意,你就收下吧。她和我离家前大不一样了,眼睛里也有了光彩,特别是她的笑容……我已有多久没看见过她的笑容了?想到这里我把表收起来,说,谢谢艾叔叔。
    
    艾叔叔明显松了口气——我不喜欢他那种太过如履薄冰的样子,分明就是为了讨好我。我不喜欢这种功利性太强的人,太虚伪。但既然我妈喜欢——那就喜欢吧。
    
    这个春节艾叔叔和我们一起过。他很勤快地帮我们打扫房子,采购年货,忙上忙下。有一天晚上,我妈把我叫到一边,面带羞涩地说,她和艾叔叔,已经在两个月前领过证了。也就是说,我其实应该管他叫爸爸了。
    
    我一口气差点没背过去。我的那个妈啊,你这前后180度大转弯的态度变化得也太快些了吧!我不反对你再嫁,我一点都不反对,但是,但是——我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是我说不上来。
    
    我抵住心口泛上来的酸甜苦辣,冷淡地对我妈说,我不会叫他爸爸的。永远不会。然后我头也不回地甩门走了。
  
 楼主| 发表于 2009-3-5 15:35 | 显示全部楼层
  (67)
    
    
    下意识地想去找美丽,走到门外却才想起来,她要腊月二十八才能回来……那我能去哪儿呢?算了,漫无目地地在路上走。
    
    开始下雪了,晶莹的雪花一片一片从天空飘下来。回来后我见过我爸几次,他也没有说我妈已经结婚的事——哼,你们都瞒着我!就像瞒个傻瓜一样地瞒着我!我愤怒地一脚踢开面前的小石子。
    
    我真的很愤怒——可是有个声音在说,花小容,你不是一直很希望你妈再结婚吗,那你愤怒什么呢?可是又有另一个声音在嘲笑:是啊他们结婚了两个月了都不告诉你。那你又算什么呢?算什么呢?!……
    
    一股凄凉的感觉渐渐从心底泛起来,泛过眼眶,泛出两行泪来。我抬头望望黑压压的天空,细碎凄迷的雪花在空中盘旋着飞舞,像我的泪一样冰凉。我在路边坐下来。望着对面楼上一串串或明或暗的灯光,更是忍不住一阵心酸。
    
    不知坐了多久。雪花在我的领子上结了厚厚一层。也感觉不到冷。我像是被这个世界又一次地抛弃了。
    
    有两个人影走过来。其中一个弯下腰来看我,吃惊地说,呦,这不是小容吗?怎么坐在这里,不回家?
    
    原来是小猴儿的哥哥馒头。和他的女朋友方小玲。我站起来,和他们打招呼。几年不见,面瓜居然又长高了一些。
    
    回去吧!外面天冷。馒头说,我正送小玲回家!
    
    我摇摇头。飞快地瞟了眼方小玲微微隆起的肚子,说,恭喜你们啊,终于修成正果。
    
    方小玲有点害羞地低下头,说,还没有啦。我们……还没结婚。
    
    我有点吃惊,还没结?再一想,对啊,如果结了小猴儿还不告诉我啊。
    
    方小玲欲言又止:小容,你为什么不想回去?是不是……因为你妈的事?
    
    我愣了一下,看来我妈结婚这镇子大小老少都知道个差不多了,就我这个亲闺女傻子一样被蒙在鼓里。
    
    方小玲说,要不你先去我家吧!我们好多年没见了,我也正想跟你唠唠呢!
    
    馒头也同意了。我正求之不得,就差抱着方小玲亲一口了。虽然方妈妈我不太喜欢,但毕竟比在外面吹冷风好多了么。
  
 楼主| 发表于 2009-3-5 15:35 | 显示全部楼层
 (68)
    
    
    
    小容,你为什么不愿回家?在方小玲的卧室里,她问我。
    
    我没有回答。要怎么说呢?还不如沉默好了。
    
    看我不说话,方小玲又说,你不说我也大概猜到了,是不是因为你妈结婚的事?听馒头说你还帮你妈写过征婚启事呢,怎么这次……
    
    他们之前一点都没有告诉我。连我爸都没提醒我一下。我闷闷地说,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个外人。
    
    也许他们是忘记了……方小玲说。
    
    我在学校每星期都会跟我妈通电话啊,她怎么能忘呢?他们是怎么认识的,什么时候开始在一起的,居然一个字都没跟我透露过。而听邻居说都快一年了。如果这次我不回家,我妈打算永远都瞒着我吗?
    
    其实……方小玲欲言又止。我有点明白你的感觉。
    
    我苦笑,你怎么能明白呢。算了,不说这些了。你和馒头怎么样了?
    
    提起馒头方小玲的眼睛里就有了一丝甜蜜的笑意。她说:我们正在商量结婚的事……馒头打算过年后就跟他父母说。
    
    你们是我们同学里唯一一对走到最后的了……其他的早都散的散,分的分,可能人都不知到哪里去了。我有点伤感地说。
    
    你和小猴儿也是啊。方小玲一笑。还考在一个学校里,多有缘份的。
    
    我……我止不住有点脸红,又有点心虚。我不知道他喜不喜欢我。我说。
    
    傻瓜才不喜欢你,你长得漂亮,人又灵气,和小猴儿挺配对的……方小玲笑呵呵地说。
    
    我想起火车上的情形,不由低头偷笑。方小玲也笑,说哎呀我就说嘛,你和小猴儿是天生一对的。现在也难得见面,哪天把他约出来,我们一起聚聚。
    
    好啊。美丽就要回来了,到时候把她也叫上。我说。
    
    那天我和方小玲说了很多话,说起以前我们上学时的一些趣事,说起学校里的同学、老师,他们现在都在哪里,在做什么,说起曾喜欢过我的面瓜,他现在在湖南的一个学校念法律……也说到方小玲自己……她的母亲,她自编的被强暴的谎言……我那时为了逗她开心和馒头的荒唐事……
    
    我们总会感叹,真的——那些事仿佛就在昨天,然而却又好像已经过了好多好多年了。当年那个喜欢小猴儿给他买核桃却被我偷吃了的女生,如今已经早早嫁了人,并刚生了个胖儿子。不知道如今的她走到小猴儿的面前,他们还彼此认得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账号

本版积分规则

QQ|网站地图|关于我们|小黑屋|爱好群|眉山东坡论坛 ( 蜀ICP备05001993号-1 )

GMT+8, 2018-1-23 03:53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