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山东坡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账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楼主: 匪兵乙
收起左侧

[最新笑话] 色女外传——那些我们的性福青春(整理版)(转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12-27 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开心乐园也会让人边哭边笑地看文章!

好文,期待后续.......

不要让我们把望穿秋水,肝肠寸断哈!;P
发表于 2009-3-4 20:43 | 显示全部楼层
过了一年,我又来看,结果狼让我太失望了!

年哒年了都没有把下半部整上来!

肠子都望断了!
 楼主| 发表于 2009-3-5 15:31 | 显示全部楼层
 (51)
    
    
    
    
    大学的生活对我来说,可以用小猴儿的一句话来形容:一头名叫花小容的猪的幸福生活。为了报复我,他给我取了个外号叫花小猪。吃饱了睡,睡醒了玩,玩累了再吃,整整一年,我都过着这种极度堕落极度腐朽的生活。第一学年的课,我都几乎没咋上,每次都是拜托宿舍那几个姐们儿,喂,帮我点个名!
    
    
    我们宿舍一共六个女人,这六个女人来自全国各地五湖四海,东西南北中哪个方位的都有。舍长是个咋咋乎乎的东北小娘们儿,胸最大,那个波涛汹涌,据目测最少C 杯。有她在场的时候,其他那几个没事总要比比谁波大的女人们都只有含羞带臊的份儿。因此在本寝室第一界内部私密不可告人外号大会上,姑娘们一致举手表决东北妞的外号是,大波波——简称波波。
    
    波波的下铺是个四川妹子,一头利落短发,走起路来虎虎生风,说起话来声音低沉,是周迅的那种烟熏嗓。曾经有一个笑话,她打电话回宿舍,刚喂了一声说找谁,这边就大喊:某某你爸打电话来啦!
    
    川妹子的外号叫老鬼。因为她老是操着川音骂,个龟儿子~~~~
    
    老鬼性格豪爽,是这群女人中跟我关系最好的一个。人以类聚嘛,我和她入学的第一天就彼此对上了眼。但老鬼最不喜欢的三三却跟我的关系也不错,于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三个都很纠结……
    
    三三怎么说呢,是个看起来瘦不禁风对任何人都温温和和但其实心里很有主意的人。她的人生哲学就是,你说你的,我听你的,但我还是做我的。因为这,老鬼总说她虚伪。比如某天午后,老鬼对她说,哎三三,你穿这条裙子不好看啊。
    
    三三对镜看看:咦是吗?
    
    老鬼:是哦,这裙子颜色不适合你。
    
    三三左看右看:恩是吧……确实是不怎么好看。
    
    一周后,三三买回来一条和这条颜色一模一样的裙子……老鬼吐血。
    
    三三的外号很中规中矩,因为按照年龄她在这堆女人里面排行老三。老四没有外号,因为我们一致认为,她的真名就已经能起到外号的作用了。
    
    老四的名字叫——文静。我们大家都曾集体惊呼,在我们每个人的有生之年,还从未遇到过像她那样文静的姑娘——文静地一点声息都没有!我们在一起疯闹时,经常习惯性地把她忽略掉,没办法,她文静得想让你不忽略她都不行。做什么事都是悄无声息的,好几次睡觉时波波爬上她的床,用手指去探她的呼吸以证明她还活着。
    
    另一个姑娘,我们本来也没打算取外号,但是她自己给自己取了一个:莲。她说她喜欢莲花。
    莲花的脸曾被烧伤过,有面积不算小的色素沉积。我们都私底下叹息过,如果没有烧伤,莲花应该算是一个美人胚子。所以我们也不打算给她取外号,就是怕她的心理脆弱,勾起一些不愉快的联想。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令我们都没想到的是,尽管外表催残了,但她内心却强大无比,强大得我们每个人都望尘莫及。
    
    而我,花小容,那些女人给我取的外号则充分发挥了对小猴儿的“花小猪”弃其糟粕、取其精华的精神,就一个字:猪。有时兴趣来了叫俩字:花猪。
 楼主| 发表于 2009-3-5 15:31 | 显示全部楼层
 (52)
    
    
    我那在军训过后好容易才挽回过来的美好的淑女形象啊……就那么被这帮女人们给糟蹋着。为了不辜负这个名字,不管啥色儿的帽子你不能白扣不是,我老老实实本本份份地过起了猪的日子。寝室里最乱七八糟的那个床肯定是我的,我睡觉时,脑袋就搁在一堆书、CD、饼干盒子和若干衣服中间。有时还夹杂着三条内裤两个奶罩。
    
    老鬼曾代表全寝室采访我:请问花猪同学,你每天睡在杂货铺里是什么感受?
    
    我从一堆颇具行为艺术的花红柳绿里懒洋洋地探出头来,打个大大的呵欠,慢慢蹦出一个字:爽~!
    
    我说的是肺腑之言呐!是真的爽啊!再没有人管我没有人对我指手划脚没有人对我说花小容你的上衣必须放在这里裤子必须放在那里袜子怎么能和衣服放在一起?!你都不知道我妈对这些细节上的完美严苛到了什么程度,牙膏必须要从下面往上挤,吃饭的时候不能喝水,就是咸死,渴死也不能喝!有时我都会怀疑这些也是我爸受不了她的因素……
    
    特别是在和我爸离婚后,她的精神一下子垮掉了,所有的精力都放到这些细枝末梢上来。家里的每一件家具,每一个杯子,厨房里的每一个汤匙,她都会给它们安排特定的位置。我回家后,不小心弄乱了,她再默不作声的改回来。
    
    我知道她做那些事,就像是抓着一根根飘浮过去的稻草,尽管她也知道这些都无意义,但它们能让她不沉下去,能让她觉得自己还活着。每次回家,我故意打乱那些东西的次序,再看着她默默地一件件摆回来……
    
    有时候,我看得窒息。
    
    我想给她找个老伴儿,她说我嫌她了。她不知道其实我只是不愿意再看着她那样日复一日地摆弄那些没生命的物什。
    
    在我们毕业后,我跟老鬼讲了我爸妈的事,老鬼对我说,其实我妈那样,都是因为她太好强了。她一生都在强势,用自己的锋芒把我爸压在身底下,她以为我爸离开她就不能活,却没想到突然我爸翻身了,抛弃她了,离了她反而活得更滋味了。这种心理上的极大落差让她不能够接受,走不出来。
    
    老鬼说小容啊,其实你身上有跟你妈一样的东西,只是你自己不知道而已。
    
    ……不管怎样,一入大学,我就像大大吁了一口气,思想是一匹脱了缰的马,还是野马,信马飞弛,此时不放纵不挥霍,更待何时——人的青春能有几年啊!我最美好的时候,是看着他们争吵,满世界的闹腾;不闹了,我妈成那样了,比闹腾还让我难受。现在总算是看不到也听不到了,耳根清静——自由啊,你真他妈的美好!
 楼主| 发表于 2009-3-5 15:31 | 显示全部楼层
快来参与金币拍卖吧
(53)
    
    
    整个大一,我门门课都亮起了红灯。班主任找我谈话两三次,每次我都是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波波身为一舍之长,我们的大姐大,也着急了,把正在呼呼大睡的我从被子里揪出来,猪啊!你能不能别再睡了!
    
    我睡眼惺松地睁眼,咋了?老娘还没睡够呢……
    
    波波一幅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就知道睡!睡死你!啥时候被学校劝退了都不知道!
    
    我一个激灵从床上坐起来。劝退?凭啥?
    
    波波一个大白眼,凭啥?就凭你睡出来的一身肥膘!
    
    我低头看看自己,可不,腰里都浮出个游泳圈了。头昏脑胀。问,她们呢?
    
    自习,泡帅哥,逛街。还能有啥。
    
    被泡的是谁?我漫不经心地问。
    
    嘿嘿,波波一脸坏笑,你肯定感兴趣。猴上树,和三三。正在林荫小道上浪漫着呢。
    
    我有什么感兴趣的……我口是心非地说。他们咋对上的?
    
    这我就不知道咯。波波说。你和猴子走得近,你问他呗。
    
    我想睡觉……我一倒头又瘫在床上。
    
    猪啊,我真怀疑你是不是得嗜睡症了?据不完全统计,你每天要睡十六小时。
    
    你才嗜睡症。我那叫休息,懂不?
    
    切……波波嗤之以鼻。说真的小荣,你毕业后有什么打算?
    
    毕业?……我不知道。我一脸茫然。
    
    其实时间过得很快的。波波看我一眼,意味深长地说。我上一年级时,老想着什么时候才能上三年级啊,上三年级时,老想什么时候才能上初中啊,上初中了,就开始想什么时候上高中啊,其实很快,一眨眼,我就已经上大学了。小容,四年很快就过了。
    
    是啊,很快就过了。我怔怔地说。
    
    波波是老师眼里的优秀学生。如果我们是一群羊,她就是领头的那一只。而且大家都对她很服气。她够热心,有大姐风范,从来不摆架子。她的这席话,在毕业后我还会经常想起来。她是第一个这样不急不徐不动声色地给我讲人生道理的人。一些事,她比我们都看得透,懂得多。她是聪彗的女人。
    
    小猴儿有时也会很认真地对我说,小容,你太颓废了。为什么你一进大学就变成这样子。如果你爸妈知道你这样子,会伤心的。
    
    心情好的时候,我说你不说出去他们怎么会知道?不好的时候我就直接吼过去,要你管!
    
    我也知道这样子不好,但却管不住自己。我好象在使劲地还自己欠下的债,要连本带利地一次还回来。
    
    小猴儿和三三约会了。没等我问小猴儿,三三自己就跟我交代了——她几乎什么事都会对我说。她说是她主动约的小猴儿,她说她已经偷偷喜欢他很久了。
    
    我:哈哈——哈。三三说你别光哈啊。你给出个主意,我也不知道他到底喜不喜欢我。
    
    我说三三啊,感情这东西,我出不了主意——我高中时被初恋甩了,那叫一个伤心——从此
    金盆洗手淡出江湖,再不过问感情之事——
    
    三三鼻子里哼一声,你又瞎扯。上次你明明告诉我说是你甩的他。
    
    我说,我那是好面子啊……其实是他甩的我……好惨的……呜呜呜呜……
    
    三三敲我的头,又给我装!我真的喜欢他了,你给我出个主意啊!要不我会死的。
    
    我一摊手倒在床上,装死。其他几个女人也瞎起哄,说猪啊,你就帮帮三三啊,我们中间就你点子多……只有波波在一旁没有说话。
 楼主| 发表于 2009-3-5 15:31 | 显示全部楼层
  (54)
    
    
    不仅是三三,班上的女生们纷纷都春心萌动,而男生们因为货源稀少变得抢手得很。就说小猴儿吧,暗恋他的至少不下一个排。所以当三三把小猴儿勾到手后,她成功地引起了其他女生们赤裸裸的妒嫉。这些妒嫉的人里面,在我们的寝室里就很不幸地占有两个名额:文静和莲花。什么,有人说还有我?……
    
    文静听说三三和小猴儿约会的事后,就变得更加文静了……经常以某种很幽怨的目光偷偷看着三三,被发现了又马上低下头去,装没事人。莲花很清楚地知道自己,即使心里有再多波澜,面上绝无什么过多反应。只有我偷偷地注意过,好几次小猴儿在操场上打篮球,她远远地站在一边看着他,眼神里不尽的惆怅。
    
    我不知道三三和小猴儿到底是不是在谈恋爱,有好几次的机会可以问他,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三三仍然缠着我问小猴儿到底喜不喜欢她,我被问得烦了,顺嘴说了一句,你真喜欢他,把他办了不就得了?
    
    此话一出,宿舍一片寂静……
    
    短暂的两秒钟过后,老鬼幽幽地抛出一句,你脑壳进水了……她可还是个处女呢,咋办?
    
    波波说,慎言啊。慎言。
    
    莲花小声嘟囔了一句,这句话让大家开始对她有点刮目相看:那有什么,要是我有三三那条件,第一天就去把他办了……
    
    文静躺在床上看书,书本遮掩住了大半脸。
    
    三三苦思冥想了片刻,说,不行,风险太大了。你就是不肯帮我,尽出馊主意。
    
    老鬼说,一群雏儿……还没尝过荤呢,就在这儿意淫着怎么办男人了……
    
    波波说,这话是小容挑起的,她肯定开过荤。猪,给我们讲讲?
    
    老鬼说,对!这家伙肯定早就给开苞了!快,脱裤子,给我们验明正身!
    
    我怒,靠,污蔑老娘名声,老娘正经八百的一级处女,证书都可以给你们看!
    
    三三笑,证书在哪里?我也要。
    
    我淫邪地笑,那,就在这里,昨个儿刚换下来 ,帖身处女味儿,新鲜出炉,保你们闻上一闻便欲仙欲死——
    
    内裤啊!众人很崩溃地作鸟兽散。
    
    我们来玩真心话游戏好不好?老鬼说。每个人都要问别人一个问题,这问题必须与男人有关,问到的人必须要如实回答。否则,老鬼阴沉着脸做咬牙状,有她好看!!
    
    好!波波拍手赞成。不说实话的人,清理出队伍!文静,别看书了,你也来吧?
    
    游戏开始。先由老鬼开始。问波波,你的初吻是几岁?
    
    13岁。哇——女人们都嘘起来。
    
    波波问三三,你最喜欢猴子的哪里?大家起哄,这个问题太没技术含量了,换个——
    
    于是波波又问,你第一次喜欢上男生是什么时候?
    
    就是现在。三三很平静地说。
    
    叉出去喂羊!我叫道。是真的啊,三三很委屈地说,这真的是我第一次喜欢上一个人。
    
    三三问文静,你喜欢的男生是谁?当文静以蚊子的哼哼声说轻轻却兀定地说出那个人的名字时,大家都静默了。老鬼一定在后悔她为什么要玩这个馊游戏,三三一定在后悔她为什么要问这个蠢问题。
    
    是的,文静说的是小猴儿的名字……
    
    尴尬短暂的几秒钟后,老鬼打着哈哈,接着来,接着来!文静你该问莲花了。
    
    文静低低地说,我不知道问什么……莲花你觉得是不是处女重要吗?
    
    又是一片静默……大家都在心里说,这还叫不知道问什么……跟我们刚才问的那些白痴问题简直不是一个重量级的……
    
    莲花的脸都有点红起来了,说,呃,我觉得……怎么说呢……没那么重要吧……猪,该我问你了。
    
    莲花受了这问题的刺激,抛给我的问题更上一层楼,炸弹级的,她说,喏,小容,你让三三把猴子给办了,那你敢上男人吗?
    
    我要怎么回答?敢!有什么是我花小容不敢做的!但也要有男人让我上啊!
    
    这时文静又发言了,其实我觉得女孩子还是要矜持些好的……要是处女之身没有了那个男人又不要你了怎么办……
    
    老鬼很不屑地切一声,那又怎么了?迂腐,你还为那层膜活着啊?
    
    文静不说话了。我说,哪个男人敢不要我们?我劈了丫的。
    
    波波说,好了,睡觉。睡觉。
 楼主| 发表于 2009-3-5 15:32 | 显示全部楼层
 (55)
    
    
    那时网吧已开始在大街小巷林立起来。网络真是个好东西,把人与人无论多么遥远的距离都能立马微缩到一个狭窄的电脑屏幕里。
    
    一夜之间仿佛所有人都有了自己的QQ号。美丽在给我的信背面也写道:加我QQ!几个大大的字,她一惯豪爽干脆的风格。
    
    美丽没有再复读,怀里摧了几百块钱就义无返顾地南下广州。她在信里说,最开始在一家电子工厂做工,每天十小时机械地重复劳动。靠,她悲愤地说,他们把我们当蚂蚁压榨,想榨出大象的汁水来!
    
    她离开了那家工厂,先后又做过许多工作,卖保险,做推销,最难的时候,洗头店里的小妹都做过。当她让我加她QQ时,她正新找了一份文秘的工作。老板是个四十岁的香港男人。
    
    我在信里看着她的酸甜苦辣,喜乐哀愁,看她用方言畅快淋漓地骂她的上司,骂广州那个肮脏却繁荣的城市,突然有种局促的感觉,我想给她回信,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写。告诉她要坚强?可她明显比我们都要坚强的多。给她形容我的大学生活?相形之下是那么苍白无力。信纸空白了好几张,最后仍然是无处下笔。
    
    我突然有点悲哀地意识到,我和美丽之间,已经隔了一条浅浅的鸿沟。不是我拒绝走过去,而是现在她的世界,我觉得陌生,无法进入。
    
    我加了她的Q,没有回信。
    
    小猴儿哥馒头也有了Q。他们哥俩在网上聊天,馒头说,方小玲本来自己开了一家美发店,但担心他在学校里拈花惹草,索性不开了,径直跑到他上学的城市,在校外租了个房子边打工边陪读。
    
    我问小猴儿,你哥后悔不?
    
    小猴儿说,我又不是他我咋知道。
    
    我又问小猴儿,那你喜欢方小玲当你嫂子不?
    
    小猴儿白我一眼,你话真多。
    
    我再问小猴儿,那你喜欢谁?三三?
    
    小猴儿干脆不说话了,站起来就走。我在后面紧追不舍,帅哥!帅哥!猴上树!
    
    小猴儿停下来,一脸不耐。你真的很烦哎!信不信再叫猴上树我扁你!
    
    妈的,老娘就问问而已,这么凶。我也不是吃素长大的,立马叉起腰气势充足地吼回去:你再凶信不信我把你的糗事抖出去!!
    
    以往只要我使出这一手杀手锏小猴儿立马就老实了,可这次他居然只是冷冷地看了我一眼,什么反应也没有地往前走。
    
    我傻了,不甘心地又追上去。喂!你吃石头了?你凶什么啊,你还不是给我取了绰号,也算扯平了啊……
 楼主| 发表于 2009-3-5 15:32 | 显示全部楼层
  (56)
    
    
    后来的事我记得很清楚,我想跑,被小猴儿很凶地一把拉了回来。不仅一把把我拉了回来,而且把我压在了一棵树上……想想他快接近180的身高……他的身子朝我俯冲过来时,简直就是一架战斗机和小鸡之对比。
    
    然后他也啥也不说,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粗暴地再次朝我吻过来……手伸进我的衣服里面捏了两把。我也不甘示弱,把手插到他的衣服里,先摸了一把肌肉,然后很猥琐地向下,到他的裤子里……上天做证,那时我的脑子真的很纯洁啊!我就是想摸摸看,小猴儿的小鸡鸡经历过这十几年的成长后,到底长成个多么茁壮的大鸡鸡……我是很严肃地本着认真探索科学求证的精神……
    
    但是我的手只匆匆地在小猴儿的裤裆里浑水摸鱼捞了一把,就被他一把揪住甩了出来。在那电光火石的一瞬间!我的手!只感觉到一团(或者是一条)软软的肉肉的不明物体!小猴儿说,女孩子家,真不害臊!转身就走了。
    
    只留我站在那里,还四肢无力头脑发麻瘫在那里。OMG,他吻我,还摸我胸,摸了还耍酷一走了之,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我再看到三三和文静就感觉很愧疚,感觉像做了贼样的心虚。三三再和我说起小猴儿,我就装聋作哑,哼哼哈哈。但这事过后我和小猴儿的关系一下子变得微妙了,以往我们都会在一起一点不避违地打骂说笑,现在了,小猴儿又象小学时一样,见到我就低头,躲着走。他躲着我我也不能强上前去问人家啊,说你怎么亲了我又不理我啊?那不是我花小容的作风。于是我也躲。有他在的时候就装失明。
    
    这局面被班上其他人看在眼里,聪明的就开始怀疑我和小猴儿之间的关系……尤其是三三,那脑瓜,十个我加起来都比不上她的超极想象力。这下坏菜了……宿舍室规早就写了,背叛姐妹者,杀无赦!为了不让自己落个横刀夺爱重色叛友的罪名,我咬咬牙,忍痛接受了另一个早在一起追求我的男生的情书。
    
    这男生叫吴明,从军训起就开始注意我了。当我还是个黑泥啾时,他天天瞅我,大概是在想这个黑妞怎么黑得这么有水平啊;在宿舍里捂了一年终于把一身黑皮给捂白了,他又开始天天瞅我,与之前眼神不同的是一下子泛起了光,大概是想哇,原来丑鸭真能变天鹅哦。
    
    那天在食堂里,我打着打好的饭缸走到吴明的旁边坐下。我说,那情书是你写的啊。抄得不错。
    
    吴明的脸就红了。傻傻地笑,辩解道,我不是抄的……
    
    我说得了哥们儿,甭管是不是抄的,今儿我就问你,你是不是喜欢我?
    
    吴明说,是。
    
    我说,那好,从现在起,你做我的男朋友。
    
    吴明很委屈地说,我真不是抄的……我写了好几个晚上呢。
 楼主| 发表于 2009-3-5 15:32 | 显示全部楼层
 (57)
    
    
    
    于是我就开始恋爱了。
    
    只可怜了吴明……别人谈恋爱都是亲亲热热,手拉手地招摇过市,女生把男生的衣服拿回去洗,我和吴明呢,但凡一起出去都是我大步流星地走在前面,他像个小女人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有时候他走快了,和我处于一条水平线上了,我就会喝止他:回去!于是他就不情不愿地回去了。知情的知道我们在谈恋爱,不知情的以为我雇了一傻大个儿做保镖。
    
    对,吴明就比小猴儿低一点点……长得也还成,收拾收拾凭脸蛋也能迷住一帮没见过世面的小娘们儿,但论起气势来可就比小猴儿差远了,那差距是从地球的北极到南极再返回来绕赤道一圈。我说,吴明,你离我远点,别妨碍我欣赏帅哥,他立马就躲到两米远。我说,吴明,帮我做作业吧,他就会熬个通宵;我说,吴明,帮我洗衣服吧,我一个月的衣服都没洗了……
    
    吴明就真的屁颠屁颠地抱着我的一大堆脏衣服回寝室去了。
    
    老鬼说猪你太缺德了……明明不喜欢人家,还这么往死里折腾人家。
    
    我说我喜欢他啊!谁说我不喜欢他!
    
    老鬼说那你们牵过手没?打过啵没?连走路都不让人家跟你走一起。唉,就没见过爱得这么窝囊的男人!
    
    我怎么听着有点不对味儿,说哎,你胳膊肘往哪儿拐呢?
    
    波波一笑,老鬼这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老鬼说对啊猪,不带你那么欺负人的,反正我挺待见那可怜娃的,要是你不喜欢,干脆让给我好了!
    
    成,我让给你!我说,转让费,一碗兰州拉面!
    
    可怜的吴明,他肯定不知道,就一碗面,我就把他卖了。
    
    第二天老鬼就真对吴明发起了猛烈的爱情攻势……其实那时候,我和吴明谈着这种不咸不淡的恋爱已经有两个月了,老鬼说我折腾她,但她哪里知道,我我我,我真的就是在折腾他哎……唉,我故意折磨他,就是想让他知难而退,没想到人家却越挫越勇。否则,要是按正常的程序来,那我不是真要和他牵手打啵了啊!
    
    戏也做足了,而这时三三在小猴儿那里也接连碰壁,经常灰头土脸地回来。我看这时应该没我什么事了吧,此时不撤,更待何时。只可怜被我当做炮灰的吴明,呜呜呜我有名无实的男朋友,我对不起你。
    
    也许是在我那里被打击坏了,老鬼热情而迅猛的攻势很快融化了吴明的防线。这个欲火焚身的女人,第一次去约会就把人家给强吻了……作为尚未经风雨的小处男的吴明,哪里经得起这样赤裸裸的勾引,很快就像跌进我这个可怕的无底深渊一样,跌进了老鬼的那张血盆大口里。
    
    
    这是个恋爱的季节,其他女人们也纷纷春心萌动,大睁着一双双饥渴的眼睛四处物色着能够下嘴的猎物。三三却还没恋爱,就失恋了。小猴儿拒绝了她。那段时间三三天天把自己关在卫生间里,丝毫不管门外头几个女人提着裤子在那里真猴般急得上窜下跳。
    
    波波:三三,你就开门吧!要哭外面也可以哭嘛!干嘛非躲厕所里哭!
    
    老鬼:就是嘛!厕所那么臭,哭不爽的!
    
    莲花:三三,出来啊!我要拉肚子啊!你不出来我拉裤子了你给我洗啊!
    
    波波:三三!三三!你可千万不要自杀啊!
    
    最后实在憋不住的莲花一瘸一拐地以某种很扭曲很变态的姿式去隔壁解决去了。
    
    大家肯定都在想,那时候我在干嘛呢?对!我在床上!一边磕着瓜子,一边欣赏这几个女人的丑态!为什么不去安慰三三……我还是有心理障碍……我总是会想起那个吻……还会自作多情地想,会不会就是那个吻,小猴儿最终拒绝了三三……
    
    一想到这里我就坐不住了,我把波波和老鬼推到一边,起开!然后砰砰地敲卫生间的门。一边敲一边喊,三三!别难过啦!出来啦!我知道猴子他……
    
    然后门就开了,三三肿着两只桃花眼出来,问,他什么?
    
    我说,哦,猴子屁股上有颗痣……
    
    三三鼻孔里哼一声,回头又朝卫生间里冲。被我一把揪出来,说,真的哎!还有啊,他鸡鸡小,你们在一起不会和谐的!相信我!
    
    女人们哈哈一阵狂笑。三三说,你怎么知道?
    
    我……我听吴明说的啊!他们一个寝室的,什么不知道!我理直气壮。
    
    好啦,我逗你的啦。我说。三三乖啊。一只破猴子有什么稀奇,明儿姐帮你找头大象。
    
    你才需要一头大象……三三抹把眼泪,终于破涕为笑。一边的文静突然开口说,小容,猴子屁股上真有痣啊?
    
    我说,我随口瞎扯的,你当真啊?我又没看过他屁股……
    
    文静红了脸,不说话了。
 楼主| 发表于 2009-3-5 15:32 | 显示全部楼层
  (58)
    
    
    
    
    我的大嘴巴在宿舍里一向是出了名的,所以基本上没有人会把我的话当真。可是很不幸地,没几天关于小猴儿屁股上长痣的流言又一次地开始满天飞……这次小猴儿没有再找我兴师问罪,而是在远远地看见我时,眼里就嗖嗖地往我的方向飞狠毒的小刀子。
    
    我开始觉得有点事情不妙,像这种绝对的闺房私密话,怎么会流传出去呢?内奸,一定是出了内奸。于是,我和波波、老鬼几个人偷偷聚在一起商议,看这个内奸是谁。波波是绝对不可能的了,老鬼把胸脯一拍,要是我说的我王八羔子!龟儿子……
    
    三三,三三也不太可能,三三那么喜欢小猴儿,绝对不会允许这种粉色流言漫天飞。那么就只剩下两个人,文静和莲花。文静承认过自己喜欢小猴儿,照理也应该不会主动到处传说心上人的这种流言吧?那就只剩下莲花了……
    
    那段时间我们都开始刻意地孤立莲花,因为我们都判定她就是那个出卖宿舍姐妹的叛徒。说什么只要她一出现,大家都立刻很默契地低下声音来。否则我们的那些私房话要是也流传出去可怎么办啊!要问我们都说些什么吗,如:
    
    老鬼:波波我发现你的咪咪又大了啊,老实说,怎么弄的?
    
    波波:猪你内裤怎么又和袜子放一起啦!!!
    
    三三:为什么我的乳头跟你们的颜色不一样啊?……
    
    这跟小猴儿屁股上那颗莫须有的痣是属于同一性质的啊!而且还是完全属实若有雷同纯属倒霉的!所以你想,身边有一个随时可能揭露自己阴暗面的人,那种杀伤力不亚于一枚超极定时炸弹啊!莲花很快意识到了我们对她的孤立,她变得沉默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账号

本版积分规则

QQ|网站地图|关于我们|小黑屋|爱好群|眉山东坡论坛 ( 蜀ICP备05001993号-1 )

GMT+8, 2018-1-23 03:49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