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山东坡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账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楼主: 匪兵乙
收起左侧

[最新笑话] 色女外传——那些我们的性福青春(整理版)(转载)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8-12-26 20:59 | 显示全部楼层
  (43)
    
    
    我和面瓜就这样掰了。其实我还是有点留恋的,毕竟我俩是一路摸黑滚爬好容易走过来的,起早贪黑地在树林子里头幽会,你说那容易么。第三天时我想算了,和好吧,可是等我去找面瓜同志时,发现这厮正在教室里和一个漂亮女生打情骂俏。
    
    打情骂俏也就罢了,可是面瓜看见我,就当我是空气,和人家亲热得更厉害了,那张谄笑的脸哦,只恨不得当初从他娘胎里出生时没一脑门子扎到蜜糖堆里去,就怕讨好的表情不够媚,不够甜。我那个气啊,心想面瓜啊面瓜,你够狠。我什么话也没说,一扭头走了。
    
    我失魂落魂地回到教室,大家都去吃饭了,我坐在课桌前发呆。
    
    小猴儿走了进来。看见我,他愣了一下。我也愣了一下。
    
    然后,他笑了一下。我也笑了一下。他的笑是真笑,我的笑比哭还难看。
    
    他朝我走过来了。我的心开始扑通跳。天啊,他过来干什么?问我暗恋他的事?这该死的美丽,给我闯这大一祸。我在心里把美丽从猪头到驴头各种动物都骂了个遍。
    
    小猴儿在我对面坐下。微微仰着脸,又是一笑。他一笑我就眼晕。我有点心虚地说帅哥,你能不能不对我笑啊。你一笑,我看着你洁白的牙,容易自卑。
    
    小猴儿又笑了。噢卖糕,我扶住一条桌子腿,才好容易让自己摇晃的身体没掉下去。
    
    小容,你妈给你带话了,让你这周一定回去一趟。小猴儿说。
    
    ……就这个?我看着他,忍不住问。心里说不清是终于一块石头落了地,还是失望。
    
    是啊,就这个。小猴儿说。你老不回家,你妈只能托我转话了。
    
    我说,哦。
    
    小猴儿起身欲走。我不死心地问,再没事了?
    
    没事了。他说。
    
    真没事了?
    
    哦,你妈病了。
    
    ……
    
    小容,还是回家吧。小猴儿说。她憔悴多了,一个人,很可怜。
    
    哦。我无精打采地应。她什么病?
    
    不知道。她没有明说。
    
    小猴儿……
    
    什么?
    
    没什么。谢谢你。
    
    他走了。临走前仍然是灿烂地一笑,笑得我心惊肉跳。我本来想跟他解释那天的事,想说那些传言只是美丽信口胡诌,不过看他倒是根本不在乎,我一个女孩子家又哪好意思上赶着说这些事,于是也就罢了。可是看他一点不放心上的样子,我心里又酸溜溜地很不是滋味。面瓜和人打情骂俏时当我是空气,小猴儿听到我暗恋他时,竟也当我是空气。我花小容什么时候居然混到这么惨的境地啊!我满腹愁肠。
    
    至于我妈说她病了,我知道那不过是她的伎俩。她说她生病了,于是我就会回去看她。而回去时,她那些瓶瓶罐罐里的药,其实都是些维生素片。这是她精心编织的谎言,我不会拆穿她。
    
    反正我在家里的日子,也是时日无多了。高三很快就来,最多一年,再加一个暑假,我就能彻底离开——如果我能考上我梦想中的学校的话。
 楼主| 发表于 2008-12-26 20:59 | 显示全部楼层
 (44)
    
    
    看着我妈那失魂落魄终日憔悴的样子,我不是不心酸。昔日那么一个强壮的可以称得上生龙活虎打起我来连着两个小时都不会手软的人,如今竟然似乎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我好几次看见她的背影,就那样拖着步子,腰都弯了下去,一步一步地往前挪。真不知道她给学生上课时,是不是也是这样的。
    
    对我爸,我也不是不恨;不过有时候,我觉得他也挺可怜的。跟我妈在一起的时候,不管是我还是我爸,日子过得都比较窝心,我是小孩,还意识不到那么多,被骂被打了也就算了,但我爸是成人,他的感受就和我完全不一样。所以对离婚,尽管他觉得对我愧疚,却从没有后悔过。而且,他和张阿姨还打算再要一个孩子——我就要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妹妹或者弟弟了。
    
    挺混蛋的——这是我听到这个消息后的第一个反应。我不是骂我爸,也不是骂张阿姨,我也不知道我在骂谁,但我就是觉得挺混蛋的。特别混蛋。我很担心我妈听到这事儿后又变得失控,所以那段时间,我开始比较频繁地回家了。
    
    还好,我妈始终都很平静——应该不是平静,她大概是彻底蔫了,所以再坏的消息,对她来说也变得不过如此,失去了杀伤力。我每次回去,她都只是张罗着给我做好吃的。鱼,鸡,肉,大虾,她想要食物来弥补我。
    
    吃过饭后,她想强打着精神来跟我聊天,但我知道,她心神不定,心不在焉。她问我一句什么话,我答了,然而她却把自己问的内容给忘了。看电视,她换频道,换着换着嘴里说,咦,怎么换不动?我只好捂着耳朵大声跟她说,你摁的是声音键!
    
    我觉得这桩婚姻把我妈毁了,我眼睁睁地看着她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可我什么都做不了。而且,更为残酷的现实是,我将要离开她。尽管我觉得可以慢慢地去体谅她,同情她,但我仍然无法面对。更为重要的是,我向往西安,已经向往了很久了。
    
    
    我想我妈的生活中需要有一个人的出现,而这个人应该像场及时雨般能够抚慰她受伤和干涸的心田。于是我偷偷在报纸上以我妈的口气登了一则征婚启事。这则启事好贵啊,几乎花光了我爸给我的全部零花钱,还找美丽和小猴儿赞助了一部分。
    
    启事的地址,我留的是我爸的单位。我爸开始死活不答应,但禁不住我的软磨硬泡和软硬兼施,我说我妈今天这个样子,你是罪魁祸首!你要给她赎罪!我爸叹一口气。
    
    没多久信件就雪花一样地飞来,多得我爸的一张老脸都有点挂不住。我在其中挑了几封出色的,一一回信——当然是以我妈的口气。但有件事我开始犯起愁来,就算是我帮我妈挑了几个看得过去的,也能挑出个理想人儿来,但毕竟她不知道啊。到时候要怎么跟她挑明呢?
 楼主| 发表于 2008-12-26 20:59 | 显示全部楼层
 (45)
    
    
    
    这事儿没能瞒多久,因为有一位叔叔对我妈的回信非常满意——废话,那是我费了N多脑细胞才写出来的啊——在信里说,我们能见面吗?我在学校呢,还没来得及回,那人却误以为我妈默认了,便直接找到了我爸的单位。恰巧我爸不在,他同事说,哦赵红丽啊,我们这没这个人,不过她在×××××……
    
    于是那人就怀惴着一颗芳心喜滋滋地去找我妈了。我妈下班回来,刚进院门就被小猴儿妈叫住,哎老赵啊,有人看你来啦!瞧你,都街坊邻居的,这么大的事儿也不跟俺们吭个气儿!
    
    啊?我妈看着小猴儿妈和她身后满脸堆笑的陌生男人,一头雾水。小猴儿妈嘻嘻笑着回房了,那人激动地走上前来,一点不顾及我妈的脸黑口黑,您就是赵红丽同志吧?和照片上一样漂亮……
    
    搞明白状况后我妈当即就跳起来了,征婚?你开什么国际玩笑?那人从包里掏出几封信来,这,这不是你写的么?……
    
    事情的结局是我妈拿起笤帚,怒气冲冲地把那可怜的人赶了出去……
    
    唉。我回家时,我妈径直把信朝我面前一摔,就哭起来了。边哭边说,花小容,如今连你也嫌弃起我来了是吧?居然把你妈给卖了!替我征婚!……我再结婚对你有什么好?
    
    我垂头丧气地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心里懊恼地要命。我想我大概真的是狗拿耗子了?我妈的反应如此激烈,出乎我的意料。唉,我又好心办了坏事儿。
    
    我妈一口咬定我出卖了她,是和我爸串通好了,来看她的笑话。甚至那男人也是我们找来的……那天她仿佛一下子回到了以前的状态——哭啊,骂啊,数落啊,数落我爸,数落我。我低着头什么也没说,任她骂。张阿姨怀孕的消息都没刺激到她,如今我帮她征婚却彻彻底底地把她给激怒了,我内心的愧疚无以复加。
    
    我跟美丽说我觉得自己失败极了,每当我想要做什么事,结果总是弄得一塌糊涂。美丽安慰我,小容,你别想得太多,你妈妈过几天就会自己想明白了。
    
    美丽没说错,下次我回家的时候,大概是那通发泄起到了作用,我妈的情绪好了很多。她摸着我的头说小容,是妈妈错怪了你。对不起。
    
    我的眼睛一下子就酸了。我妈又说,这几天我也想明白了,我们大人间的事,还要连累着你这个孩子操心。小容,你就专心念书吧,争取明年考个好大学。妈没事。
    
    她的语气有些哽咽。我看着她两鬓旁新生的几根白发,伸出手去想摸摸它们,我妈苦笑地一偏头,躲开了。
    
    于是我们对此事就再只字不提,当作完全没发生过。我妈照常上、下班,我上学。一到两周回家一趟。直到慢慢地临近高考。学业繁重,课堂上的气氛都变得凝重了不少。
  
 楼主| 发表于 2008-12-26 21:00 | 显示全部楼层
  (46)
    
    
    我和小猴儿成了朋友。我问他想考什么学校?他说,武大,或者西安交大。帅哥啊!……我眼泪哗哗地握住他的手,要知道我最向往的地方可就是西安啊!中国历史上有名的古都,路边随便拾起一块瓦那上面都写着两字儿:历史。
    
    我极力游说小猴儿,考西安吧,那样咱俩还能有个照应……想想始皇陵……无字碑……仅这两处就足以让人心潮澎湃了,咱学文科的人,谁还能没有点或真或假的人文情怀啊。
    
    而美丽却很沮丧——她的成绩不够好,可能就算是考个三类大学,都要提心吊胆的。她家里对她也不抱什么希望,说女娃嘛,赶紧书念出来嫁人好啦。不管怎样,有件事是注定的,高考过后,大家就要各奔东西了。人生何处无别离。
    
    那段惨烈的日子……大家都经历过,不提也罢。我只觉得那个在酷暑的考场里挥汗如雨奋笔疾书的人不是我——是幻觉,是另一个分身,反正不是我。考完一科,头脑里所记得那科的内容全部自动DELL掉,又自动填充好下一科。有几个考生也许是中暑,也许是压力过大,在考场上晕倒了。其中有一个,是美丽。
    
    那一科的挂掉让美丽没能考上大学。她落榜了。而且,她家里不肯掏钱让她复读。
    
    那一年的夏天对美丽来说,是黑色的。除了让她抱着我哭,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就是我自己心里,也是一片迷茫。高考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场噩梦,我们各自的神经都崩到了极限,游走在崩溃的边缘,再无丝毫多余的空间和精力去承担别人的痛苦。更何况,在那种情况下,无论何种语言都显得苍白。
    
    那个暑假我一直做同样的一个梦,梦见自己在爬一座高山,山路很陡峭,却怎么也爬不上去,一次又一次地摔下来。后来问小猴儿,他在那些日子也不好过。这种惴惴不安的等待是这世上最折磨人的事,因为除了徒劳的束手待毙,你什么也不能做。
    
    馒头以过来人的神情同情而悲悯地看着我们一个个提不起精神来的样子,说,得得得,考不上就复读,有什么大不了的!话没说完小猴儿偷偷地底下踹了他一脚。再看美丽,已经又要哭了。
    
    我们一起玩牌,玩双扣,我和小猴儿一组,馒头和美丽一组。为了转移话题,小猴儿问他哥,方小玲呢?听说她现在在一家理发店里上班?
    
    提起方小玲立马馒头的表情就不一样了,喜滋滋地眼里全是温柔。是呀,他说,她在那里当学徒,想学成了以后自己干。
    
    馒头和方小玲在那所学校时,高考都只得了很低的分数,方小玲索性不上学了,而馒头上了一所很差很乱的破大学,代价是一笔高数额的赞助费。
    
    等以后我娶了她,你就该叫她嫂子啦。馒头甩出两张红桃A,心花怒放地说。
    
    没想到馒头和方小玲居然真能修成正果,我和美丽互看一眼。
    
    你们呢?馒头问。
    
    三个人都抬起头来,傻傻地看他。
    
    看我干嘛,小容和小猴儿啊。美丽说你们不是一直都互相喜欢嘛。
    
    又是美丽——我和小猴儿同时看向美丽,相信如果眼神能杀人,那美丽应该早被我们杀死几万次了——小猴儿这次倒没红脸,他说,哥,你别瞎说。我和小容只不过是好朋友。
    
    哼,我才不信。馒头撇嘴。两个人都约好要考同一个地方的学校了,还只不过是好朋友?
    
    真的……我心虚地说。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心虚,尽管小猴儿说的是真的。
    
    那好,馒头看着他弟,你告诉我你喜欢哪个女孩子?我就相信你。
    
    ……没有。我谁也不喜欢。好半天,小猴儿翁声翁气地说。
    
    哈哈,馒头笑起来,还是嘛。唉你们啊,喜欢就喜欢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一点都不像我们。
    
    馒头已经长成了比小猴儿还高的一个帅小伙了。我看着他大笑的样子,竟然想起小时候为了方小玲,他自愿脱裤子给我看的事……那一刻我很羡慕方小玲,能得到这样一个男人的全部无私的爱,她是幸福的吧。
 楼主| 发表于 2008-12-26 2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快来参与金币拍卖吧
 (47)
    
    
    熬过那段艰难的日子,让我实在是没意想到的是,小猴儿果然考了西安……而且……还和我考的是同一所学校……
    
    什么叫猿粪!这就是传说中的猿粪啊!!!
    
    后来小猴儿说,他本来就想考西安,又经不起我再三怂恿,而居然还这么巧地在同一所学校,他也没有料到。但不管怎样我俩都很高兴。两边的家长也很高兴,毕竟从小在一个院子里长大,一路小学,中学,大学,可以说是真正的青梅竹马了,都在外地又能相互照应,真是再美不过的事啊。
    
    但高兴归高兴,我妈私底下悄悄跟我说,小容,你大了,又不在了身边了,我可要跟你说啊,不能跟男孩子胡来……那个,不管小猴儿对你怎么样,都要以学习要主……
    
    我满头黑线,说,妈,你说什么呢。
    
    没想到美丽也对我说,小容,如今你和小猴儿又在一块儿了,这是天意啊……我都不明白你还在等什么,要是我,早两眼放光扑上去了!
    
    我不置可否地一撇嘴,你喜欢他,你上啊!
    
    美丽说,切,又不是我喜欢他。我说你吧,喜欢就喜欢了,有什么好装的。
    
    我真有点急了,谁说我喜欢他了?都是你那张破嘴,我要喜欢他我就是——
    
    是什么?说不出来了吧?美丽鄙视地看我,敢做不敢当,花小容,孬鬼!
    
    我瞪着美丽,真想把她那恶毒的舌头从嘴巴里揪出来,绕到脖子上缠一圈,再一拧——这个世界就清静了。但我却找不出话来反驳她,我本来想说我要是喜欢我就是猪来着,可不知怎的这个猪字到了喉咙口就自己不肯出来了。
    
    难道我真的喜欢小猴儿?……
    
    不可能不可能,我连连摇头,这太可笑了。
    
    美丽看我一脸白痴的样子,又继续开导我,喜欢就直接告诉他啦,小猴儿人帅,脾气又温和,你从哪再见过这么温柔的帅哥啊?我告诉你啊,等到他被别的女生抢走,你就会欲哭无泪啦!
    
    ……
    
    我的心里被她一席话说得像刚翻了场八极地震。那个呼啸啊!小心脏在身体里剧烈地地动山摇。难道我真的喜欢他?我喜欢他?我怂恿他考西安,怂恿他和我考一样的学校,原来是因为我喜欢他?……
    
    那么……他接受了我的怂恿,他喜欢我么?……
    
    那一夜,我被这几个问题折腾得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第二天起来,两眼挂两灯泡。
 楼主| 发表于 2008-12-26 21:00 | 显示全部楼层
 (48)
    
    
    送我上火车的那天,我妈和我爸都来了。我妈拼命地往我书包里塞苹果饼干鸡翅膀什么的,我爸站一边拍我脑袋,说闺女,不像你爸,将来一定有出息!又说,西安那边气候不比咱家,热得热死,冷得冷死,小容啊你去了之后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啊。
    
    我嗯嗯地应,就看见我爸的眼圈慢慢地红了。他说小容,这辈子爸爸最对不住的就是你了。一定要好好学习,啊。
    
    我妈也说话了,小容,你走远了,妈也管不上你了。自己照顾自己,天凉了多加衣,晚上睡觉被子折身子底下,免得又踢翻了。多吃饭,多喝水,你打小就不爱喝水……
    
    我看着我妈耳边的白发,听着她N久都不曾再有的唠叨,鼻子一酸,眼泪就不听话地跑了出来。我妈回头看看我爸,也哭了。
    
    这是我们一家三口的最后一次碰面。我看看我爸,又看看我妈,泪水里恍惚了一下,仿若我又回到了小时候,我穿着花裙子在院子里跳舞,我妈,还有我爸,两个人一起笑呵呵地给我打拍子。
    
    幻觉只是瞬间,我一眨眼,便看到站在过处静静等候的张阿姨。和她怀里抱着的一个正扭来扭去的小孩儿。那是我同父异母的新妹妹。
    
    我爸,已经彻彻底底地离开了我妈,也离开了我了。
    
    我听到我妈在说,小容,别哭。还有我爸的声音,小容乖,要上车了,别哭了,这么大女孩子了,会让人笑话的。
    
    可是我一直在哭,一直在哭,我也不知怎么了,泪水仿佛不是我的,一直哗哗地往外冒,就是停不下来。最后是小猴儿搀病号样搀着我,对我爸我妈说,叔叔阿姨你们放心吧,我会照顾小容的。
    
    火车开了,一车厢的人都在默默地看我。我趴在小桌子上,哭得是那个惊天动地,哭得忘了形,忘了自己还在火车上,小猴儿怎么劝都劝不住。我只觉得难过,很难过,铺天盖地的难过,我一直在憧憬着离家的这一天,可这一天真的到来了,我却突然手足无措。生活的残酷无情,在我看到我爸和我妈一起出现的那一刻第一次如此深刻地意识到,回不去了。我们都回不去了。
    
    我哭着哭着,哭到一半,抬头用一对哭红的桃花眼看小猴儿,能不能借你袖子用用?
    
    啊?你用吧。小猴儿一脸茫然。
    
    我凑过去,拉起他T恤的袖子,擦了擦哭出来的鼻涕——没办法,我穿的是连衣裙,总不能把裙子撩起来擦。
    
    好了吧?不哭了?小猴儿看看可怜的袖子,无奈地问。
    
    去学校后我给你洗啊……我可怜巴巴地说。
    
    不哭就好了。小猴儿说,你不知道他们都盯着我看,看得我都想哭了。
    
    小容,还从没看你这么伤心过。小猴儿又说,瞧你以前大咧咧的样子……装的啊。
    
    不许跟别人说!我瞪他。你发誓!
    
    还用发誓吗,这一车厢的人都快被你的大水淹没了……
    
    对面的人听到我们的对话,偷笑。我气鼓鼓地看着小猴儿,说,好,你跟别人说也行,反正你还有把柄在我的手上……哼哼。
    
    把柄?小猴儿看着我,我看着他。呀!他大叫一声。然后我就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小猴儿啊小猴儿,别忘了咱可是从小光屁股长大的,有了那一出,你小猴儿就永远别想逃出我花小容的五指山,啊哈哈。
 楼主| 发表于 2008-12-26 21:00 | 显示全部楼层
  (49)
    
    
    妈妈也,好多的人啊……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出远门,一下火车,看见站门外远远的乌漆嘛黑的一大片,人头挨着人头,我的嘴巴张了老大,早知道咱中国人口多,不过到底有多多,我可算是第一次见识到。
    
    小猴儿怕我在人群里走散了,一手拖着行李箱,另一只很自然地拉起我的手……亲娘哎!我心里像过电样的一哆嗦,腿肚子都激动地差点转了下筋。虽然我早不是第一次被男生牵手了,以前和面瓜在一起的时候咱啥坏事没干过啊……但这是小猴儿啊!人家是大帅哥啊!花见花开人见人爱佛见也把头抬的大大大帅哥啊!咱心里的那个激动……偷偷瞄眼小猴儿,人家面无表情直视前方,得,咱不能被人家小瞧了,于是我也正了正脸色,尽管心里美得要冒泡了,脸上却装作什么都没发生满不在乎地样子被他牵着往前走。
    
    一切美好的事物总是很短暂的,这是真理……我还在暗暗地感受着小猴儿手上滑滑嫩嫩的触觉,甚至想用一根手指头悄悄地摩挲一下——不行,这太猥琐了——可帅哥白花花的豆腐就在眼前,不吃白不吃,而且不吃一口咋对得起美丽苦口婆心的劝说啊!要不,就装作我手庠庠,用一根手指去挠另一根,当然也就会跟他的手指也来一个亲密接触啦……不行,要是他借故放开我怎么办?
    
    我还在苦苦思索着这个豆腐到底要怎么不动声色地吃,小猴儿突然叫起来,小容你看,那好象是我们学校的校车哎!他指向某个方向……
    
    唉,得,嗖一声,帅哥的手就不见了。
    
    果然是××大学的校车,车前打有欢迎新同学的横副,有个男生满面笑容地走上来,以像春天一般地温暖热情接待了我俩。小猴儿很兴奋,跟旁边的同学聊天,问学校的情况,而我呢,在一边,就像是颗刚被霜打了的茄子。
    
    然后便是漫长的一个月的军训,西安的日头毒啊,那一个月把我晒得,以前也好歹算是班草极的人物,现在别说草了,成土坷垃了。军训一星期后小猴儿看见我,说,小容,这还是你吗?快说句话我听,别让我给认错了……
    
    我说,滚!
    
    小猴儿就说,咦,真的是小容哦。
    
    两星期后小猴儿看见我,说,劳驾,这位黑人兄弟让下路……
    
    我咬牙切齿地回:白大哥,您请——
    
    几乎所有的人都黑了一层皮,而我是黑得最惊心动魂的那一个——那时还小啊,也不懂护肤什么的。就只有小猴儿,挨千刀的小猴儿啊,不仅不黑,还是那么白,那么帅——看来有幅天怒人怨的好脸蛋就是好,连紫外线都要爱惜帅哥。小猴儿站我们一堆被晒得黑糊糊的人里面,那场景就四字:鹤立鸡群。
    
    最后一星期,有天晚上小猴儿专程跑来告诫我,小容,一定要多笑,多笑!而且要露齿的笑!
    
    为啥?我一脸不解。
    
    你牙白,只有你笑了,别人才看得见你……
    
    我看着他,竟然半天没回过神来。突然明白过来他在奚落我,我恶向胆边生,大喝一声他的名字,刘——君——!飞起一脚,结结实实地踢在他的屁股上。
 楼主| 发表于 2008-12-26 21:01 | 显示全部楼层
 (50)
    
    
    
    我和小猴儿都是中文系。
    
    地球人都知道,文科里,男女生的比例那是严重失调,而在一堆每天打扮得花枝招展自命不凡地都以为自己才是美女的花朵中间,就算是长是像猩猩的男生,也因为物以希为贵受到欢迎,而像小猴儿那样的天生尤物,更是炙手可热出口再转内销,没几天,就有别班的女生向我打听,唉,你们班上那个长得最高最帅的男生叫什么名字?
    
    靠,这也太嚣张了……想了想我一本正经地告诉那女生,哦,你说那个男生啊,他姓候,叫候尚树。
    
    候尚书?那女生一脸茫然。这名字好怪哦。
    
    不对,是尚书的尚,树林的树。我忍着笑,你看他那么瘦,可能跟他这名字有关哦。
    
    那女生还是一脸茫然,一边走嘴里一边念叨,候尚树?猴上树?……唉,好好一个帅哥,愣是被自己的名字给毁了。
    
    我在一边怕再忍下去会给忍出内伤,赶紧说,啊我还有点事,先走了。你如果找他有事,听说他有时候下午会在操场上打篮球,他打球很帅的哦。
    
    然后小猴儿打球的时候,就总有女生路过篮球场时叫他的名字:候尚树!猴上树!……当然,所有的男生都是一头雾水,不知道她们在叫谁。直到有一天,一个女生在他们打完球后鼓足勇气买了一瓶水递给小猴儿,说,候尚树,给!男生们面面相觑,突然明白过来,顿时爆发出一股海啸般的疯笑。哈哈哈哈……有的人眼泪都笑出来了。
    
    小猴儿那个窘,尽管再三解释,但这个新的外号很快就传开了。以至于有人见到他,都会打招呼说,嗨,你今天上树了没?
    
    小猴儿恨恨地跑来跟我诉苦,说,不知道哪个天杀的,给我取这个么绰号!要是被我知道是谁,哼我非把他揍得趴地上满地找牙不可!
    
    我用强大的内功忍啊忍,小猴儿看我表情怪异,说,你怎么了?看到我这样倒霉你应该会很高兴,很幸灾乐祸啊?咋反倒不说话了?
    
    我咬着舌头含含混混地说:没鱼啊我同你……
    
    好好说话!
    
    我艰难地咽下一口口水,说,没有啊我很同情你……不要你要庆幸……如果长得胖点说不准人家就给你取名姓猪,那就更惨了……
    
    放屁!小猴儿满脸郁闷,我跟别人远无冤近无仇的,凭什么给我取外号?再说我们寝室随便揪个人出来都比我瘦!我瘦是瘦,他通通地捶胸脯,有肌肉!
    
    肌肉?我摸摸……我邪恶地淫笑着伸出魔爪过去,被他一把打开。
    
    突然小猴儿一个激灵,狐疑地扭过头来看我:不对,你的反应不对……再说现在也没人知道我以前的绰号,除了你……
    
    我啊一声跳起来,一边说,不是我,不是我!一溜烟就跑。小猴儿在背后大叫,不是你跑什么!肯定是你!花小容你这个魔鬼!我跟你不戴共天!……
  
发表于 2008-12-26 22:28 | 显示全部楼层
接到写三 有点痞子文学味道,很好看哦
发表于 2008-12-27 12:43 | 显示全部楼层
啥时更新噢,期待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账号

本版积分规则

QQ|网站地图|关于我们|小黑屋|爱好群|眉山东坡论坛 ( 蜀ICP备05001993号-1 )

GMT+8, 2018-1-20 07:29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