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山东坡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账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楼主: 匪兵乙
收起左侧

[最新笑话] 色女外传——那些我们的性福青春(整理版)(转载)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8-12-26 20:57 | 显示全部楼层
 (33)
    
    
    
    班主任一对眼睛狐疑地在我俩的身上扫来扫去。花小容你说吧,你俩在干什么。
    
    我脑子里飞快地转着主意,想决不能让班主任知道我俩的事,否则肯定没好果子吃,可是要怎么说呢怎么说呢。对不起了面瓜,我说,老师,他欺负我。
    
    我是这样想的,如果我出卖了面瓜,他大概会就此死心吧……面瓜看了我一眼,翁声翁气地说,是的老师,我在她的课桌上用小刀刻字。
    
    然后我就看着面瓜被班主任带走了。
    
    我以为面瓜就此罢休了,但他没有,第二天放学,他还是把我堵在了回家的路上。不由分手地就拉过我的手。我说面瓜,你干什么?他说,我带你去看样东西。你肯定会感兴趣的。
    
    他把我带回了家。他爸妈都不在,一回去他就把门反锁上了,搞得神秘兮兮的样子。我说面瓜,你到底搞什么鬼?他把食指放在嘴上:嘘——
    
    他拿出一盘录影带,放进录相机里。我还是第一次见这玩意儿,忍不住上前摸了摸。就看见电视机里慢慢出现了画面,是电影。我说面瓜,原来你拉我看电影啊。面瓜还是把食指放在嘴上:嘘——
    
    电影没什么好看的,我看得昏昏欲睡,直打呵欠,面瓜倒是瞪着挺大的两眼珠子看得一动不动,我说面瓜啊,这有什么好看的啊,你脑子坏掉了吧?面瓜正要冲我嘘,突然镜头一转,电视里的一男一女开始抱在一起,场景暧昧起来,我立马来了精神,这回轮到我冲他伸出食指:嘘——
    
    多少次这样的场景啊,每次电视里一放到这里,我妈就迫不及待地把我轰走,所以我始终都没搞明白过,男女主人公到底是怎么亲嘴的。面瓜啊面瓜,你真是我的铁哥们儿,连这迷惑了我多少年的心事你都明白啊!
    
    电视里,男女拥抱,脸挨着脸,嘴碰着嘴,还有煸情的音乐,嘴和嘴纠缠在一起,我和面瓜看得目不转睛。他们接吻,一直在吻,吻着吻着怎么不对了,开始脱衣服了?接吻还要脱衣服吗?我回头看看面瓜,他嘴巴张得老大,那样子似乎连哈喇子都快流下来了。
    
    我们的呼吸都屏住了……屏幕上,男人女人的衣服都很快脱光了……两截白灿灿的身体在床上滚来滚去……女人的胸部,男人的臀部……音乐……该死的几乎是唯美的音乐……我直看着张口结舌,喉咙发紧,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有一个声音在说花小容你别看了,他们在干啥你也看不懂……另一个声音又说看不懂咋了,看吧看吧,那男人的屁股好好看哦……就这样挣扎着,镜头一晃,没了。
    
    我扭头看看面瓜,他也看着我,我俩的脸都像苹果一样红。他挨我坐得近了一些。这片子给我的冲击力太大,我的脑子直接就留在了那两截白花花的身体里还没出来。面瓜也沉默着,我不说话,他也不敢说什么。就那样坐了一会儿,我说,我走了。面瓜哦了一声。
    
    然后我就走了。走出来我把一根手指头放在嘴里咬了咬,疼的。这不是在做梦,我刚才看见的一切都是真的。
 楼主| 发表于 2008-12-26 20:57 | 显示全部楼层
  (34)
    
    
    第二天我就把又把课桌搬了回去。
    
    因为这个秘密,我和面瓜成了一道战壕里的战友,试想一下,全班可能就只有我俩看过这样的电影,只有我俩知道原来男女不仅拥抱亲吻还要脱衣服的,只有我俩知道原来男人女人脱掉衣服是长那样子的,是完全不同的,我们怎么能不迅即地亲密起来,随着面瓜从家里翻出来的越来越多的三级片,我俩的关系突飞猛进,开始有了从量变到质变的飞跃。
    
    那天,在面瓜的家里,在看完又一部三级片之后,面瓜突然涨红着脸,说,小容,我想试试。
    
    我俩怔怔地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我都能听见面瓜急促的喘气声,呼哧呼哧。那是一个多么神秘的境地啊,我像受了蛇的引诱,眼里只有那高挂枝头的红艳艳的苹果。尝尝也是好的……
    
    面瓜飞快地脱了衣服,动作快得我都看不清他是怎么脱的,便躺到了被窝里。他说,小容,该你了。
    
    我也脱了衣服,内衣终是没脱,躺到被子里去。我俩静静地平躺着,脑子里过电似的回想着屏幕上的那些画面。我感到心跳得厉害,再看面瓜,发现原来他也在紧张地发抖。
    
    面瓜想过来吻我,我说,别动!
    
    然后我深吸一口气,俯身揭起了被子。这一揭我傻了眼,原来面瓜不仅外套脱了,连内裤也脱了……他的那玩竟儿,此刻正和他一样,可怜巴巴地看着我。
    
    尽管已经看过很多片子了,但现实里第一次看到真刀真枪的家伙,我还是忍不住被大大的冲击了一下,像多年前美丽脱口而出的那句一样,我说,好……剩下的一个丑字又硬生生咽了回去,拐了一个弯,说,好多毛哦。
    
    面瓜面有得色,说,我偷听大人们说,毛毛多才好咧!
    
    我说,长得好恶心啊。
    
    面瓜有点不高兴的样子,低头嗫嚅着说,它要长这样子,我又没有办法……
    
    我把被子给他盖回去。说,我不想试了。完了。
    
    小容,你怎么了?
    
    我开始穿衣服。一股说不清的情绪在我的心里曼延,不知道是对我自己的失望,还是对面瓜那丑陋玩意儿的失望,亦或两者皆有。
    
    但面瓜不可能知道我的心思,他爬起来阻止我。我说,放开我啊。他说,不放不放,我就不放。小容,我是真喜欢你啊。
    
    我看见面瓜的脸,在急促的喘息下面目变了形状,他开始用力,用力的抓住我的手腕,另一只手笨拙地试图伸到我的衣服里去。只是一刹那间工夫,我仰起手来,“啪”给了他好大一个嘴巴。流氓!我说。
    
    面瓜捂着脸,非常委屈的样子。花小容,你说谁是流氓?你可是看过我的了!
    
    我就是看了,又怎么样?我无赖起来,是你自己脱的,不关我事!
    
    女流氓!面瓜悲愤。
    
    再说,再说我明天就去告诉美丽我看过你的小鸡鸡!我威胁他。
 楼主| 发表于 2008-12-26 20:57 | 显示全部楼层
  (35)
    
    
    我始终是没有来得及告诉美丽这件不算泣鬼神也算是小惊一下天地的事,像这样重要的、私密的事,我怎么也要挑一个比较好的时机添油加醋渲染一番再绘声绘色郑重其事地告诉她吧……但我一直没有等来那个机会。因为这时,我们都要升学了。
    
    小学完了考初中,初中完了考高中,或者中专,高中完了考大学……进大学了,可以歇口气了吧,还有英语四六级,这证那证,进社会了吧,还有各种各样的职称……这就是我们的命运,不停地考啊考啊,仿佛能证明我们活着和有价值的唯一标准,便是那些用红笔圈出来的数目字。
    
    初中的升学考试是学子们的第一道分流,高中是进入大学的敲门砖,而中专是进入社会的垫脚石。美丽和她的妈妈都不约而同地希望她考高中,以后再考名牌大学,于是每次我约她玩时,她妈妈便从窗户里探出个头来,说,小容啊,我家美丽复习呢!等放暑假了你再来找她玩哈!
    
    我只能闷闷不乐地往回走。大家都在复习,连平时最调皮捣蛋的那几个家伙上课时都变得严肃起来。我问我妈我是考中专还是考高中呢,我妈正在摘菜,头也不抬地说,你自个儿看着办吧。
    
    我去找我爸,我爸说,闺女,你长大了,这要你自己拿主意。你想上大学吗?
    
    我说,上大学有什么好处?
    
    我爸想了想,说,可以看很多书,可以玩,可以交很多朋友,可以让自己变得更有用,更有出息。
    
    我问,可以谈恋爱吗。
    
    我爸说,好像……可以吧。
    
    我说,哦。那我上大学。
    
    我爸说,闺女,如果你想以后念个好大学,现在你得考一中。
    
    我爸说的一中是我们那儿唯一的一所重点高中。我知道,美丽和小猴儿包括面瓜都想考进一中。虽然以面瓜的成绩要进一中实在是有点梦想的味道,但他说,他爸和一中的校长是老关系,并已准备了好大一笔钱。只要有钱,啥事皆有可能。
    
    我看着面瓜有点得意的脸,心里有些悲哀。我家里没钱,就算是有钱,我妈也不太可能为了把我塞进一中而让钱哗哗地流走。大不了是我考上啥读啥。她的心思全一头扑在怎么阻挠我爸离婚上。
    
    我想,得,考吧。
 楼主| 发表于 2008-12-26 20:57 | 显示全部楼层
 (36)
    
    
    
    
    
    得知我也要考一中,班主任的两只本来就白多黑少的眼睛瞪得跟牛一样,只差没再哈哈大笑三声,花小容?就你?极其成功的表达了对我的不信任和蔑视。
    
    我打小就有一毛病,那就是只要自己下了决心要做的事,无论在别人眼里看来有多荒诞,都会无视。再嘲讽讥笑,我不在乎。大概是早就在我妈那里得到了超乎寻常的抗打击能力,所以别人再怎么打击我,那力度算个毛——还是鹅毛——我吹一吹,就轻飘飘地落了地。
    
    在深吸一口气后,我一头扎进书本里。
    
    再也不上课捣蛋,不打瞌睡,不看小说,每一分钟神经都高度运转,盯着老师的嘴和课板上的板书,大脑自动形成一张密不透风的网,其他的,连根针也插不进去。下晚自习后接着复习到半夜,趴在桌子了留着口水睡着了,清晨四点半起来接着看。这样的日子我一直坚持到考试最后一天。
    
    怎么考的我忘了,我唯一记得的是,当最后一场考完,我从考场里一出来,白花花的太阳凶猛地像水样哗地流下来,有那么短暂的几秒钟,我觉得视线全成了白花花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楚了,只是白,刺眼的白,麻木的白。我嘴里哦了一声,就慢慢地摸索着蹲下去,等我能看见了,看见周围全是人的密密麻麻的腿。
    
    两个月后,通知单下来,我的分数刚好超出一中的分数线一分。一分哪,同志们!
    
    拿到通知单的那天,我妈举着一把菜刀,刀横在自己的脖子上,她声嘶力竭地冲着我爸吼:花建全!要想离婚,除非你等我死了!
    
    我爸对她的威胁不置可否,也或者是厌烦了,一摔门就想走。我妈疯了一样地拉住他,一对拉一边叫我,小荣你快来,快来拉住你爸……你爸不要你了,你个没良心的,还在那木头样站着干什么,快过来啊!……
    
    然后我妈就真的把菜刀往脖子上抹了一把。被我爸眼明手快地夺下。但血还是涌了出来,越涌越多。我爸拿了一条毛巾堵上伤口上,很快毛巾就变红了。
    
    我还是站在那里,一动没动。后来我爸和我妈都这样一致评价我:冷血。特别是我妈,她激动地说,花小荣,我看就是你妈死了,你也不会皱一下眉头的!我白养你了!
    
    她白没白养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在那时,我是真的希望她从没养过我,更从没生下过我。这个暑假,唯一让我觉得生活还有点盼头的是,要进一中了,可以住校了,终于可以离开这个家了。
 楼主| 发表于 2008-12-26 20:58 | 显示全部楼层
快来参与金币拍卖吧
  (37)
    
    
    
    我妈的血没有白流的,她的娘家人几乎倾巢出动,每个人都在指责我爸,而我的无动与衷也让我成了他们共同声讨的对象。在那段时间里,七大叔八大姨天天在我家里来去、喧哗、吵闹,而我爸那边的亲戚们也都脸皮上挂不住了,从一开始的同情我妈纷纷倒戈,我妈和我爸俩的战争自动升华到一个革命的高度,两个人的事成为两个家族之间的纷争。热闹的花家成了这个小镇子里最热闹的笑话。
    
    他们吵架的时候,我就躲在面瓜的家里。只有面瓜的家里是稍稍安全的,因为他的父母是生意人,白天基本不在家。就算是美丽家里,美丽她妈也总会假装关心地套我的话。我受够了。
    
    面瓜请我吃他家冰箱自制的冰棒。我不吃。面瓜说你吃一根吧,很好吃的,我放了很多糖。我说不吃!他不死心地把冰棒往我嘴前凑,我也不知哪里来的那么大的火气,用力一摔,冰棒叭唧在地上摔成五马分尸的形状。
    
    不吃就不吃吧……面瓜咕哝道,好象谁稀罕你吃似的。哼,这么大脾气,跟你妈一样。
    
    尽管他最后一句话很小声了,以为我听不见,声音全含在嗓子里。但很可惜还是被我听见了,我耳聪目明得很。
    
    我腾地站起来,就想跟面瓜吵,但随即我脑子里嗡地一声,是呀,花小容你这在干嘛呢?他说的没错呀。于是我又咕咚一声坐了回去。
    
    面瓜小心翼翼地看我的脸色,说,小容,别再自己生闷气了。大人们的事,我们管不了。
    
    我说面瓜,你说我们在一中会分在一个班吗?
    
    面瓜脸上闪过一丝迷茫。他说,我不知道。
    
    如果我们不在一个班你还会喜欢我吗?
    
    会。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一直喜欢你,一辈子。
    
    我看着面瓜的脸。他脸上的神情无比认真,像刚立了一个生死誓言。我的心底里有丝丝的暖流浮上来,浮到冰凉的海里,凉的更凉,暖的更暖。我说,面瓜,吻我。
    
    小容?你说什么?面瓜不敢相信地问。
    
    吻我。我闭上眼睛,语气不容置疑。
    
    面瓜迟疑着靠过来,他的嘴刚碰上我的嘴,就被我一把疯狂地掳住,在强大的惯性下我们一起倒在沙发上。
    
    我们都还不知道如何正确的亲吻,只知道两片嘴唇疯狂地咬来咬去,那也是好的。我的手伸到他的衣服里,只听到彼此剧烈的喘息。他的皮肤温润而光洁,脊背上有一颗痣。他的手笨拙地放在我的胸上,另一只手想解开我文胸的扣子,却半天摸不着。在吻的间隙,我睁开眼睛看了一眼面瓜。我们的脸靠得如此之近,近得我都看不清眼前的男孩子到底是不是他。
 楼主| 发表于 2008-12-26 20:58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一天对我和面瓜来说,都是无比重要,那短暂的一个小时具有混沌初开和里程碑的意义。以现在的眼光来看,当时我们什么都没做。我们不过是在对方的身体上恶狠狠地弥补了一把学校讲堂上生理卫生课的缺陷。
    
    我和面瓜果然没有分在一个班。还有小猴儿和美丽,我们都被打散了。但这有什么关系呢,新的一天开始了,一切都将不同。
    
    去一中的前一天,我妈特地做了一顿饭,让我叫我爸回来吃。那天的菜我到现在还记得,我爸最爱吃的红烧排骨,我最爱的煎小鱼。那是我们一家人最后一次做在一起吃饭。
    
    这场饭吃得无比沉闷。饭桌上我妈问我,小容,我跟你爸离婚后,你跟谁?
    
    我没做声。心里说,我谁也不跟。
    
    兴许是我妈在采取那样过激的手段后,看我爸仍然没有丝毫回心转意的意思,算是想明白了,终于答应离婚。这场长达三年之久的离婚拉锯战终于在我上高中时宣告结束。
    
    最后,我判给了我妈。三个月后,我爸和张阿姨结婚。
    
    然而这一切都不重要了。我住校,即使每周都可以回去,但我更情愿呆在寝室里。同学们都回家去了,就我一人悠闲地翘着二郎腿躺在床上,啃两个鸡瓜,再买罐小啤酒,磕上些小瓜子儿,那日子,当真比神仙还快活。
    
    有时候美丽也不回家,我俩就一起在寝室里快活。聊聊各自班上的男生们,嘻嘻偷笑。但美丽的日子并不如我好过,她离开了暗恋的初中老师,正饱受相思之苦。终于按捺不住,她给他写了一封信。乖乖,她写完了给我大致瞟了一眼,有好十几页呢!
    
    我问美丽信里写了什么内容,她红着脸不肯说。一周后那老师竟真的给她回信了,而且也回得老长老长。但奇怪的是自这封信后,美丽的相思止住了。她收心了。也不再想他了。
    
    我奇怪,说他回信骂你了?美丽笑,说才没有,你真恶毒。我更是奇怪,那是为什么?你那么暗恋的要活要死,现在人家也回信了,就不再恋了?没道理啊。
    
    美丽说,我也不知道……但我看到他的回信,我的一颗心就放下来了……仿佛有一桩事了结了,很轻松。
    
    我瞪大眼:你不喜欢他了?
    
    喜欢啊。美丽说。但我不会再每天想着他了。
    
    喜欢才怪。善变的女人。我说。
    
    你还说我,不知道到底谁善变……一会儿喜欢面瓜,一会儿不喜欢,再隔会儿又喜欢了,哎小容,我都真搞不懂你们!
    
    我喜欢他啊。我说。
    
    喜欢?那他上次约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去?
    
    我不是要陪我的女人嘛——我冲美丽嘻皮笑脸。
    
    讨厌!美丽假装生气。
    
    爱妃,给朕笑一个~我故意逗她。我俩笑成一团。
 楼主| 发表于 2008-12-26 20:58 | 显示全部楼层
  (39)
    
    
    
    也许是受我爸和我妈的影响,三年高中,我的性格竟然收敛了不少,也许是刻意,也许不是,我不再那么行事张扬,看上去,我变回成了一个循规蹈矩、听话的乖孩子。当然,除了美丽知道我周末在寝室里的张牙舞爪,她不止一次地笑我,小容,你完了。你分裂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得这样,我好象有意无意压制住了自己的某一部分东西,似乎只有那样,才会让我觉得安全。
    
    我妈来学校看过我一次,因为我总是不回家。一看到我,她就哭了。
    
    她说小容,妈想明白了,是妈以前对不起你。现在我和你爸离婚了,我只剩你这个闺女了。小容,跟我回家吧?
    
    我看着她额头上已经生出的白发,心里阵阵心酸。但我只是沉默着,什么话也不说。我知道,我没有办法回去。拿到通知书那天的那一幕,像恶梦一样始终缠绕在我的脑海里。
    
    我妈看始终说不动我,又抑制不住地愤怒起来,她开始数落我爸,和数落我,她说她这一辈子命苦,摊上了这么一个男人,又摊上了我这么一个狼心狗肺的闺女。我沉默地听她的血泪控诉,一边听心里的悲哀就像潮水一样往上翻腾。这悲哀是为她的,也为我,为我们近在咫尺却遥如千里的心。
    
    我妈走后,我看着她的背影在宿舍楼下越来越远,越来越远,远成一个模糊的孤单的点。我的泪就掉下来了。
    
    我变得用功。老师眼里我是好学生。我爸早洋洋得意地断言过,他的闺女就是聪明的,她比任何人都聪明。事实证明我爸是英明的。几次考试,我都排名前五。
    
    我爸也来学校看我,知道我的成绩,他很高兴。但他说,小容,不要压抑着自己。爸爸情愿看你在成绩上倒数,也不愿看你不开心。
    
    我说,没有,我挺开心的。
    
    我爸盯着我的眼睛看,看着看着,眼圈就湿了。他叹口气,小容,爸爸知道我们对不起你。但爸爸也是没有办法,你能原谅爸爸么?
    
    我不看他,说,你们离婚,比不离婚好。
    
    我爸又叹气。那天,本来是你的大喜日子……看看我的脸色,算了,不说了。不管怎样,你要多回去陪陪你妈。
    
    我爸每次来,都给我带很多吃的东西。我知道,那些东西都是张阿姨做的。但他不说,怕我不吃。我也就装做不知道。等他一走,我就全分给宿舍的其他人。
    
    我爸每周都来。终于有一次,宿舍人不在,我忍不住自己吃了一块。牛肉干。味道挺好。雪菜,腊香肠。都是我最爱吃的。
    
    我吃了一块,又吃了一块。
 楼主| 发表于 2008-12-26 20:58 | 显示全部楼层
 (40)
    
    
    我经常看见小猴儿,他的教室就在我们班隔壁。他长高了,像吸足了水的禾苗,蹭蹭蹭地就蹿到了一个让人叹为观止的高度。但凡男生说起他,准是说喏,二班个子最高的那个。而女生呢,就会再加上一个形容词,那个最高最帅有点像郭富城的……
    
    都说女大十八变,其实男孩也一样。那次我从食堂打饭回来,恰好碰上刚从浴室洗澡出来的小猴儿,天哪,我都快认不出来他来了,那个瞬间我一定很出糗,只是呆呆地看着他,连话都忘了说。
    
    呃……我要怎么才能把那幅美男出浴图完整地描述出来呢……小猴儿那时已经比我高一个头了,我得仰着脖子才能看到他的头。刚洗完澡,他的头发还是湿漉漉的,被蒸气蒸过的皮肤那叫一个唇红齿白,活色生香……大概还没怎么缓过神来吧,眼神里有一丝迷离,又有一丝忧郁……啧啧啧,就那样,我被震倒了。
    
    也许是对自己的外形同样比较满意,小猴儿比初中时自信了不少,但他性格仍然内向,看到我,招呼了一声:现在才吃饭呢?
    
    我啊了一声,回过神来,刚想跟他说点什么,这家伙已经走了。
    
    个子最高的小猴儿坐他们班室最后一排,于是我路过走廊时,总能很顺利地一眼找到他。有意无意地,只要路过,我都会瞟一眼。乖乖,他妈怎么生的,这么帅。每看一眼,我都会在心里感叹一声。
    
    高中是一个恋爱的季节。男生和女生的目光在空气里互相吸引,碰撞,那些清纯的,像水样的美好。是最单纯的吸引,不掺杂任何一丝杂质。如高山之巅的清泉一样纯净。美丽恋爱了。她喜欢一个脸圆圆的戴眼镜的男生。他们每天形影不离。回宿舍楼,吃饭,都在一起。周末她也再不来找我了。妈的这娘们儿,重色亲友。我忿忿不平。
    
    有一个上课总是偷看我的男生给我递情书,他把它折成千纸鹤的形状,然后一张脸憋得通红,从我身后匆匆走过去,在路过我的那一瞬间,就像特务接头那样把情书迅速塞到我手里。尽管表情是那般窘迫,动作却稳、准、狠,没有出一丝差错,像是事先已经排演过数百遍一般。没有练过火眼金睛的人,是不会在那一瞬间看出我俩在干嘛的。
    
    然后每天我都能在那条路上远远的看到他,用手指头都能想出来,他那一脸期待的神情。我总以为他要跟我说点什么,因为他每天都等在那里,但是只要我走过去,还没走近,他的脸就又憋成了一个苹果,支支吾吾地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跑掉。有好几次我仿佛依稀看见他手里还拿了一个纸条。这可怜的娃娃,他把想说的话写到了纸上,我故意放慢脚步,但他还是什么也说不出来。就像初中时的小猴儿一样。
    
    只有一次,他仿佛是终于鼓足了天大的勇气,把我拦在路上,说,信……信……看了吗。声音像蚊子哼哼。
    
    我说,看了。
    
    他不敢看我,一只脚拔弄地上的石子儿,支支吾吾地说,那你……你……你吃了吗。
    
    我又好气又好笑。说,吃了。
    
    然后我就走了。走没几步我回头,看见那孩子抱着头蹲在地上。是呀,多好一机会,让他一句吃了吗给毁了。
  
 楼主| 发表于 2008-12-26 20:59 | 显示全部楼层
 (41)
    
    
    有时候我和面瓜在天刚破晓的时候约会,地点就在学校教学楼后面的树林里。月亮还未褪去,淡淡地挂在天上,周围稀稀疏疏几点星光。
    
    拥抱,那时我们做的最多的就是拥抱。像恋人般拥抱,像亲人般拥抱,像爱人般亲吻,像情人般抚摸。面瓜从头发到脚尖都留下了我魔爪的印迹,同理,我的身体也到处都是他的印迹,我们的身体对对方来说没有秘密。那时我还不知道男人弟弟的秘密,于是每次我的魔爪往面瓜裤子里一伸就会大呼小叫起来:硬了哦!哈哈!又硬了哦!说,为什么会硬的?……
    
    每当这时面瓜就会很郁闷,但他也说不出来,尽管我们看了那么多片子,但都仅限于纸上谈兵,雾里观花,水中看月,男女之间,我们也就认为和片子上一样,脱光了互相看看,摸摸,蹭蹭,也就搞定了。还需要什么呢?有一个人可以毫不在乎地和你坦城相见,已经很幸福了。
    
    面瓜说,小容,我爱你,一辈子。
    
    面瓜说,小容,毕业后,我一定会娶你。
    
    面瓜说,我们还会生很多孩子……
    
    我打断他,说,猪头!党教育我们只能生一个的。
    
    面瓜说,生一个就生一个。哎,你知道生孩子是怎么生的吗?
    
    我说,不知道。要不你去试试?
    
    面瓜却不跟我开玩笑,一脸郑重地说,小容,我这几天一直在想,我们这样子会不会生出孩子来啊……
    
    我被他的话说得身上一个激灵。黑暗里我们大眼瞪着小眼,突然我扑上去掐住他的脖子,死命地掐他,一边掐一边喊:我杀了你!我杀了你……
    
    面瓜拼命挣扎,一边挣扎一边委屈地说,我不过是随便说说嘛,你干嘛反应这么大……唉,你说如果有了孩子,给他取什么名字好……
    
    就叫倭瓜!我脱口而出。然后我们像两个傻子似地对看,哈哈……我笑得肚子都疼了。
    
    尽管只是个玩笑,但从那天起,我的心底里就仿佛被埋了一桩事,总会时不时地低头看看自己的肚子。儿啊,我对肚子里假想的孩子说,你千万不要来到这个世界啊,外面风大,又吵……
    阿弥陀佛……
    
    我扎扎实实地担心了两个月,这该死的面瓜。后来有一天,我实在是忍不住了,趁个周末的工夫,一头扎进了新华书店里,也不顾营业员吃惊+BS的眼光,像一枚钉子样牢牢扎在了《新婚/育儿》那栏,直到天黑,我才像条濒死的鱼,从沙滩上哧溜哧溜滑回到海里,一回去我就找到面瓜,呲里哇拉一顿暴打,面瓜被打得莫名其妙,说,小容你怎么啦?干嘛打我?
    
    我打完了,拍拍手,说,解气了。丢下面瓜仍然像根木头杵在那里,一脸的无辜和茫然。
 楼主| 发表于 2008-12-26 20:59 | 显示全部楼层
  (42)
    
    
    高二分文理科,很意外的,美丽选了理科,而小猴儿倒选了文科。我一见数字就头大,自然,我也是文科——于是我和小猴儿又在一块儿了。天啊!子啊!神啊!我和我们的大帅哥低头不见抬头见了!文科班里男生物以希为贵,所以小猴儿不仅是“班草”,而且是“稀世班草”,连上课时年轻的女英语老师都要多瞟他几眼。
    
    作为红花丛中的一片绿叶,还是比红花都醒目的一片绿叶,小猴儿很有大将气势,端坐其中兀自不动。他在蓝球场上的一个任意的投蓝动作,都能引起场外女生们的起哄和尖叫——我尖叫得最厉害——他妈的那动作真是帅,那举手,那投足,那长长的胳膊和腿,乔呆来了都没那么帅。美丽也来凑热闹,这女人天生就是无事生非的料,她把手放在喉咙边叫:小猴儿,花小容爱你!
    
    周围的人齐刷刷地看我,纵使再有城墙厚的脸皮我也顶不住那架势啊,脸一下子红了。小猴儿显然已经听到了,但他无动与衷地仍在场上自顾蹦达,连头都没往这边回一下。倒是另外一个人定定地回过头来看我——是面瓜。
    
    我对美丽嗔怒道,死女人,你不胡说会死啊!美丽嘻嘻笑,你就嘴倔,死不承认!我说面瓜在那儿呢!美丽说,我就是让他听到,你不忍心说,我替你说,我是你的好姐妹吧?……我真怒了,去死!……我把美丽连拉带扯拖出了操场。
    
    托我这个最好的姐妹的福,第二天,全年级的人都知道了我,花小容,暗恋小猴儿。这个败家娘们儿,我的一世清名,就这样被毁了。暗恋啊!啥叫暗恋,就是你总拿热脸去帖人家的冷臀部,这就是暗恋。面瓜说,怪不得你总是对我不冷不热,原来你喜欢上小猴儿了。我们大吵一架,我说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你猪脑子啊!
    
    我就是猪脑子才被你玩了这么久,面瓜一脸愤怒,如果不是美丽,你还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
    
    我、不、喜、他、他!我冲面瓜喊。
    
    不喜欢你叫得那么带劲干什么?面瓜说,我还以为你是在看我,搞了半天我就是一猪,你看的、你尖叫的是他!
    
    我有些心虚地看面瓜,我只是叫叫而已嘛……人家球打得是比你好啊……要勇于承认事实,面瓜同志……
    
    面瓜更愤怒了,啊!他是打得比我好啊!也长得比我帅是吧!……
    
    我大概是脑子进水了,竟然小声嘟啷了一句,人家本来就比你帅……
    
    花小容!面瓜被我气得直翻白眼,可是人家屌你么?人家根本不拿正眼看你!不要脸!
    
    我也真生气了,不就是看看小白脸吗,这厮实在是太气人了,分手!分手!我冲着面瓜吼出这两个字,扭头就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账号

本版积分规则

QQ|网站地图|关于我们|小黑屋|爱好群|眉山东坡论坛 ( 蜀ICP备05001993号-1 )

GMT+8, 2018-1-20 07:24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