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山东坡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账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楼主: 匪兵乙
收起左侧

[最新笑话] 色女外传——那些我们的性福青春(整理版)(转载)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8-12-26 20:54 | 显示全部楼层
 (21)
    
    
    
    什么是喜欢?我不知道。春天来了,校园里的柑橘树开花了,空气里满是青涩的芬芳。美丽告诉我,每当她看到他走在讲台时,她的心就开始微微地跳起来;只要他往她的方向看一眼,她立马就窘得脸红起来,如果他点名她回答问题,那在此后的三天,她都像被人打了一针兴奋剂,接连处于亢奋状态。
    
    少年们的感情就像花儿一样纯净美好。每个人都开始有秘密。而我的忧伤则像春天的雾一样每天浓一点,每天浓一点,当班主任阴差阳错把我和小猴儿的桌位调到一起时,这忧伤终于粘成了一团,粘到化不开。
    
    我突然开始不敢看他。他嘴唇上的细细绒毛,脖子上小小的喉结,书上说,那是男人比女人唯一多的一个地方。
    
    我们在一起做了一年半的同桌,而在这一年半中,我和小猴儿没有相互看一眼,没有彼此说一句话。
    
    这也太不符合我花小容的性格了!其实我很想和他说话,但不知为什么,我怕。我怕他会冷冰冰地回应我,怕他又跟那天一样,对我抛出比北冰洋还冷的八个字,花小容,你太卑鄙了!天知道这八个字对我的杀伤力有多大。我的光辉形象啊,在那一刹那全因为那该死的两斤核桃轰然坍塌。我花小容居然成了一个爱贪别人小便宜的小人,啊啊啊,我平生最恨这种人。
    
    我要怎么跟小猴儿解释呢。美丽说你甭解释了,越描越黑。吃就吃了呗。再说你又不是没还他。
    
    唉。早知如此,就是王母娘娘的仙桃放我面前,我……还是先尝一口再说……
    
    呸呸呸,花小容,你真就这么嘴馋吗?我骂自己,截下那些小纸条,还不是因为看不惯他拽!哼!
    
    好呀,我岂是轻易向人服输的,很快我就找到了对付小猴儿的办法。不跟我说话是吧,不看我是吧,行,我和别人打闹,看闹腾不死你!
    
    我很快团结了坐在我和小猴儿后面的面瓜和小蝴蝶,面瓜调皮得让老师都头疼,小蝴蝶叽叽喳喳地就喜欢和我说些女生的悄悄话。这样小猴儿就被孤立啦。
    
    我们磕瓜子儿,面瓜扑扑地朝天吐瓜子皮儿,唉兄弟,真不好意思,又吐到你头上了!
    
    小猴儿低眉顺目地把头皮上的瓜子抹掉,又去看书了。
    
    上课班长叫起立!坐下!我偷偷给面瓜使下眼色,他一勾脚,小猴儿叭叽摔了个大屁股墩儿。
    
    我在纸上用水彩笔偷偷画了一只乌龟,旁边再写四个大字:我姓王名八。然后交给小蝴蝶,让她偷偷地用透明胶带粘在小猴儿的背上。小猴儿就带着这个醒目的标签招摇过市了一上午,所有的人都忍笑忍出了内伤。上课英语老师让表演对话,问谁想上来,我举手一指,老师,他说他想——
    
    然后小猴儿站起来,这下不得了,全班像海啸暴发,嘻嘻哈哈东倒西歪,笑成一团。连老师都捂着嘴,女生们眼泪都笑出来了。小猴儿低着头无奈又无助地站在笑声里,他回手扯下背上的纸,认得是我的笔迹,他看了我一眼。
    
    他的眼神是那样的孤单。落寞。还有怨恨。从小时候起,我就一直在捉弄他。我的心突然没有任何预兆地疼了一下。
  (22)
    
    
    
    从那天起,我开始老老实实地上课,不再折腾。面瓜递小纸条说花小容你咋变得这么安静了?我给他一个后脑勺。
    
    面瓜又说小容啊,放学后我请你吃糖葫芦好不好。
    
    我一边嗞嗞吮着糖葫芦上的冰糖,一边听面瓜喋喋不休地跟我说话。百无聊奈。面瓜说,以后我天天请你吃糖葫芦好不好?我睁着一双迷茫的眼睛看他,啊?
    
    面瓜突然腼腆起来,他说,花小容,我可以牵牵你的手吗?……
    
    我更迷茫地看着他,看见他的两只黑眼睛中映着地我的倒影。面瓜见我没有说话,胆大起来,轻轻地抓起我的手。
    
    我人生的第一次和男生的亲密接触啊!……就这样被可恶的面瓜夺走了!……
    
    那种感觉很奇妙……有点甜美……带着生疏的梦幻和迷离。我和面瓜不约而同地都被这种新奇的感觉所吸引,彼此都没有说话。他的一根手指动了动,在我的皮肤上轻轻地摩梭。那种纯洁的惺惺相吸。我像被施了巫婆的魔法,站在那里一动不能动。
    
    直到远远地有人走过来。面瓜貌似比我还要羞惭,飞快地跑了。而我,像刚从一场梦里醒过来。
    
    我们无知而放纵的青春,就这样蠢蠢欲动起来。
    
    小蝴蝶说,面瓜每天上课就盯着你的后脑勺看。
    
    小蝴蝶说,面瓜一直在纸上写你的名字。写着写着就偷笑起来。
    
    小蝴蝶说,面瓜喜欢你。你喜欢他吗。
    
    我喜欢面瓜吗。我不知道。
 楼主| 发表于 2008-12-26 20:54 | 显示全部楼层
  (23)
    
    
    
    春天很快过去。夏天来了。女生们的衣衫越来越薄,薄得像层透明纸。男生们经常上课时偷偷看着女生们的衬衫发呆。那里面,有他们不被知晓的秘密。
    
    美丽开始骄傲地对我说,唉小容,你为啥还没穿小背心啊!书上说不穿背心胸要变形的哦!女生们的衣衫里都开始有那两道熟悉的印迹,除了我。
    
    我想回去也找我妈要钱买那种半式的小背心,但我妈和我爸的战争已经逐渐升级到了冰川时代,每次我放学回家,都不敢进那扇熟悉的家门。只要一进去,浑身的寒毛能迅即被冰冷的空气凉到,飞快地根根竖起。
    
    不知是从什么时候起,我爸开始经常不在家。他不在家的时候,我妈一腔怒气无处发泄,我成了最好的出气筒。但她毕竟是学过知识的新时代女性,不像方小玲的妈那样啥都不做朝那一戳就浑身散发着原始女性的彪悍和泼辣,所以她只能躲在屋子里,关上门,咬牙切齿、指桑骂槐地骂我。
    
    我妈以她自己的女儿为假想敌,天天骂,争分夺秒只争朝夕地骂,骂到我见她就绕着走。她骂我的内容也是绕着弯子,什么不学好只知道和男生混在一起,像我的混帐爸爸一样,以后长大了也是个不要脸的货……若干。为了不引起她的再度暴虐,让我皮肉受苦,我开始只是当歌一样听。
    
    我爸回来后她就不骂我了,炮口直接对准我爸开火。而此时的我爸已经不再是我小时候那个只会逆来顺受怕老婆都怕成了笑话的那个男人,他开始还嘴了。我妈啥时候我爸硬气过,这还了得,于是恼羞成怒,于是战争升极,吵嘴变成动手,家里的盘子、杯子、暖瓶,所有能摔碎的东西,碎成一地。
    
    在各式各样的物体自由落地的或清脆或混钝的嗓音交响乐中,我的青春期提早进入混乱而昏暗的一页。
  (24)
    
    
    
    我指着那个我从小叫张阿姨的女人的小卖部对面瓜说,你敢不敢去砸了她的店。你砸了我就喜欢你。
    
    张阿姨是个和我妈截然不同的女人。小时候每次看到我,她总是笑眯眯地叫我,小荣啊,过来,阿姨给你吃棒棒糖。当我后来隐隐知道她和我爸的那些破事儿,对她的叫唤理也不理还冲她翻白眼时,她也不生气,仍然笑眯眯地叫我,小荣啊,阿姨今儿炖鸡汤了,放学后来喝啊。
    
    我爸大概是受我妈的压迫受惯了,所以张阿姨这种永远温吞水似的不急不恼的性格,正对了他的味儿。他在我妈那儿受的窝囊气,只有在她那里可以尽情地发泄出来,她不会笑话他,气他,永远只会笑眯眯地听他说话,并在他说累的时候,给他递上一杯润喉咙的茶。当然,这都是我长大后,才明白过来的。
    
    在我的十几岁,我每次经过她的小卖部,都要朝门里吐口水。
    
    那天夜里,月黑风高,面瓜果然抡了两块不知从哪里捡来的红砖头,蹑手蹑脚地从墙跟下溜出来,他深吸了一口气,只听砰砰几声,叮里哐啷稀里哗拉,远处的狗被惊着了,汪汪地狂吠起来,面瓜丢了砖头踩着一地的玻璃渣子就跑。
    
    我站在不远处的黑暗里,静静地看着这一幕,心里却没有丝毫的喜悦。虽然我仍然轻轻骂了面瓜一句,怂包。
  
 楼主| 发表于 2008-12-26 20:54 | 显示全部楼层
  (25)
    
    
    我不知道张阿姨在看到那一地的狼藉时是什么表情,她是个寡妇,丈夫听说是给乡里拉电线触死的,家里只有一个七岁的女儿,小卖部是她唯一的生活来源。面瓜砸了她的店,第二天全镇子的三姑六婆全在嘴头嚼这件事,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啊,让你风流,这不,活该招报应了吧!
    
    那天我爸很晚才气冲冲地回到家,脸色阴沉地像块铁,一进门就叫我妈的名字:赵红丽!你给我出来!
    
    我爸头一次这么大呼小叫我妈的名字,我妈肺都快气炸了,腾地把手里正在削的土豆一丢,怎么了怎么了?土豆骨碌碌地滚到我脚边,被我捡起来,一起躲在了门后面。
    
    有意见你冲我来!对人家孤儿寡母的逞什么能!原来我爸是在怜香惜玉,敢为了个女人直接顶撞我妈,看来他是对张阿姨动了真感情了。
    
    我妈没想到我爸居然敢明目张胆地为了那个女人跟她吵,气得嘴唇直哆嗦。花建全!行,你有种!你以为是我干的是不是?好我就告诉你,是我砸的,我就看不惯那婊子,砸了她的店了,怎么着吧你?!
    
    啪!我爸打了我妈一巴掌。真是色字头上一把刀啊,我爸那么唯唯诺诺活得那么窝囊那么没出息的一个人,如今居然敢为了一个女人开始打老婆了!我妈也显然做梦都没想到这出,愣在那里,两三秒后才反应过来,也扑上去对我爸又打又抓又咬,花建全,你这个没心肝的,居然敢打我……你再打!你再打!……
    
    我捏着土豆呆呆地站在门背后,耳朵里是又一次世界大战爆发的混乱,嗖一声,一个东西朝我这边飞来,扑通一声掉在地上,骨碌碌滚出老远,是我爸喝茶的搪瓷杯,热茶水溅了我一脸。
    
    你这个疯女人!我要和你离婚!我爸带着脸上的三道血印子对我妈吼。
    
    你想和那婊子过,你休想!我妈同样声嘶力竭地吼。
    
    我爸摔门而出。从那天起,他和张阿姨再也无所顾忌,开始明目张胆地在一起。他给她买玻璃,又帮她重新装上,有空就帮她守店,有时太晚了就住在她那里。
    
    而我妈开始迅即地老去。她始终保持着知识女性的那颗矜持心,相信家丑不可外扬,做不到在外人面前撕破脸皮大吵大闹,她所有的强势,都只是在关起门后对我爸,或者对我。那一个夏天,她像老了十岁。
 楼主| 发表于 2008-12-26 20:55 | 显示全部楼层
  (26)
    
    
    
    我没敢跟我妈承认其实那店是我砸的。事情的发展已经远远超出我的预料,而且不在我的承受范围之内。我没想到自己的一时意气反倒是帮了我妈的倒忙,使我爸和我妈彻底撕破了脸皮,走得越来越远。我心里充满了对我妈的内疚,自责,悔恨,五味杂陈,什么滋味都有。我突然从那个大大咧咧的小女孩一下子变得收敛了很多,连老师都忍不住夸我,说花小荣同学最近终于改正了缺点,肯爱学习了,你们要以她为榜样。其实她不知道我上课终于不再像得了多动症的儿童扭来扭去而是死劲盯着书或黑板那不是因为在思考,而是我在发呆。
    
    面瓜偷了一盒他爸爸的香烟拿到班里来,炫耀地给班里的男生们看。男生们纷纷不屑一顾,哼,你会抽吗?你敢抽吗?面瓜就有些颓,想较劲抽又不太敢,怕给老师抓到。
    
    我说面瓜,给我一支。男生们呼拉一下子把我围成个圈。我嘲弄地把他们每个人看一眼,又说,面瓜,给我点上。
    
    面瓜掏出一盒火柴,手有点哆嗦着划了一支,又哆嗦着给我点上。我学着大人的模样把香烟叼在嘴里,低头吸着了。感觉到自己的手也有点哆嗦。一口烟圈吸进嘴里,我忍住了要咳嗽的冲动,故作优雅地把烟雾再吐出来。然后故作镇定地看着周围的男生们。他们都看傻了,然后开始起哄。有人在高声叫喊同伴,快来快来,花小荣抽烟了!
    
    我只匆匆抽了两口,便把烟头灭了。因为是课间,要是万一被老师逮倒,总是不好的。之后的整整一节课,我的口腔都充满了烟熏火燎的味道。
    
    后来面瓜说,就是那一刻,他彻底爱上了我。小荣,你抽烟的样子,酷毙了。他说。
    
    其实我没觉得自己有多酷,我就是想尝一尝,那烟到底是啥味道。以前我爸在挨完我妈骂之后,就常常躲在一边抽烟。一支接一支,抽得整个房子都几乎成了烟囱。我知道那是大人们自己的消除烦恼的方式。我也想试试。
    
    大概就是从那一支烟开始,我,花小荣,开始正式坠入所谓“坏孩子”、“堕落少女”的行列。班里的男生们看我如此豪气,开始叫我大姐,他们有啥活动,都会叫上我。美丽警告我,别老跟那些坏男生混在一起!我反驳她,跟男生玩才不像跟你们在一起,婆婆妈妈!
    
    男生们讨论女生们的胸和屁股,话题开始越来越露骨。虽然一开始也避我,但次数多了,也就把我当空气,或者把我当作他们中的一员。我有时候也发觉面瓜老是直直盯着我的屁股看。看就看吧,反正我又不会少一块肉。
    
    在一次我带着男生们把学校附近的一颗老槐树上的一个马蜂窝掏了而马蜂纷纷东逃西窜大部分都流窜进了校园之后,老师终于忍无可忍,把我妈请到学校里来。她的本意是这孩子的天资是好的,让我妈多注意管教,否则只是贪玩,浪费了多可惜。
    
    但我妈这时已经不复往日的英雄气概了,她只是目光呆滞地听着老师嗡嗡嗡地说完一大堆,点头哦哦,就把我带回了家。我以为她又会打我,谁知她把我往房子里一丢,说,老师说的话你也听见了,自己看书吧。就不管我了。
    
    我那个曾经是多么争强好胜的妈啊,从小时候精力充沛的打我,到长大后咬牙切齿的骂我,不管怎样都是恨铁不成钢,可是如今,她居然连管我的心都死了。我的心难受得跟针扎一样。我多希望她能像以前那样打我、骂我,那样我的心里还会好受一些。
    
    可是现在,为了一个男人,她的心死得连女儿都点不燃了。我爸经常不回家,再说他本来对我的态度就是放任自流,自家的闺女做什么都是好的。没有人管的我就像一匹脱缰的野马,从此彻底地放蹄撒欢。
 楼主| 发表于 2008-12-26 20:55 | 显示全部楼层
快来参与金币拍卖吧
 (27)
    
    
    
    我整天和面瓜他们混在一起。花小容的名头,在学校里已经是越来越大;当然,不是啥好名头。我想家长们在家里应该都是这样教育自己的闺女的:我看你不学好!就和花家那败家女娃一样!
    
    就连小猴儿看我的眼神,也多了一层莫名其妙的东西。作为同桌,总是弄得像冷战时期的两个国家是不现实的,因为至少上物理和生物课时,一些试验是需要我们共同完成的。我们的关系有所缓和,开始进行一些简短的对话。
    
    比如:喂,借我支笔。
    
    哦。
    
    我课本忘带了。借我看一下。
    
    哦。
    
    诸如此类。发“哦”音永远是小猴儿那一方。
    
    有一天我问小猴儿,你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子。
    
    小猴儿奇怪地看我一眼。闷闷地说,没有。
    
    真的没有?他们都有。
    
    他们是他们,我是我。
    
    哼,瞧你拽的。我不屑地哼了一声。
    
    小猴儿实在是个好好学生,从来都是认真听课,认真做作业,不调戏女生,不欺负低年级的同学。放学回家,也是乖乖听父母的话。
    
    他的世界和我的世界是截然不同的。正因如此,我们看对方都像是在看一个异类。谁也改变不了对方。他劝我要好好学习,我嗤之以鼻。我上课时好意递给他一半已经剥好的柑桔,他转手就打我的小报告,老师,花小容上课吃东西。
    
    我心里的那个气啊!下课我们就吵起来。
    
    你太无耻了!居然出卖我,不是男人!
    
    你上课吃东西本来就不对!
    
    你就会拍老师的马屁!卑鄙!小人!
    
    我早就劝你上课要认真,是你自己不听!还拖我下水,让我不好好听课,你才小人!
    
    你这么认真成绩也不是第一啊!老师最喜欢的也不是你啊!我尖酸地回应。
    
    成绩是小猴儿心中永远的疼,不论他如何的努力,他的分数永远都要落后于第一名,永远只能是个不能出头的第二。我话一出口他的脸色就变了,原本白白净净的颜色成了紫红色儿。
    
    小猴儿想强有力的回击我,想来想去也没能憋出半个词来,我正暗自得意着,谁知他突然蹦出一句话来:花小容,难怪你爸不要你妈了,你妈肯定也跟你一样的尖酸刻薄,蛮横无理!
    
    此话一出整个教室都安静了。大家的目光都齐刷刷地看向我。我看着小猴儿。
    
    我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我妈的事,是我心底里最痛也是最隐密的一道疤,如今小猴儿居然在众目睦睦之下把它粗暴地揭开来,让它整个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我就那样看着小猴儿。泪,开始一颗一颗地流出来。
    
    我花小容,除了小时候我妈打我,从来没怎么流过泪。而今天,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我哭了。
    
    猴子,不许你欺负小容!面瓜气愤地推了小猴儿一把,大有英雄救美的架式。
    
    我没……小猴儿说。余下的话被面瓜的一拳打进了肚子里。他们开始打架了。又有热闹看,众人开始起哄。
    
    我看着小猴儿和面瓜扭成一团,教室里闹哄哄一片。两个男生在为我打架,而我慢慢地走出了教室。脸上的泪痕在风里慢慢地干涸,只剩下一点凉意。
 楼主| 发表于 2008-12-26 20:55 | 显示全部楼层
 (28)
    
    
    那天我没有再去上课,所以我不知道面瓜和小猴儿到底谁赢了。只听他们说,小猴儿被打破了鼻子,流了很多血。而面对老师的质问,两人都很默契地沉默不答。面瓜是保护我,小猴儿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也不肯说出他们打架的原因是为了我。
    
    那天我逃了半天课,一个人在小河边坐了整个下午。算准了快放学的时间,无精打采的往回走。走着走着一抬头,看见了张阿姨的小卖部。那个风韵犹存的女人,此时正斜倚上柜台上,和我爸说说笑笑。看见我,她的脸色变了一下,但很快地又恢复了笑容。我爸看见我,脸色也有些不自然。
    
    张阿姨说,小荣,放学了?我不理她,径直对我爸说,爸,你跟我回家。
    
    我爸看看张阿姨又看看我,说,我的小荣怎么了?你先回,爸随后就来。
    
    我寸步不让:你离开这个臭女人!跟我回家!
    
    我爸的脸色就变了,呵斥道,小荣!怎么跟爸爸说话的!这是我们大人的事,你不要管!
    
    你不要妈妈了是吗?那你告诉我,你是要我,还是要她?我愤怒地指着那个女人,泪已经逼上了眼眶,只是强忍。
    
    大人的事,小孩别掺和……我爸说。赶紧回家!
    
    我爸的轻描淡写激怒了我,我心头的火噌一下地燃烧起来,血直往头上涌,什么也不管了,一伸手就把柜台上的瓶瓶罐罐全扒拉到了地下,各种各样的零食摔了一地。我爸说,花小容你疯了!
    
    我毫不示弱,花建国你才疯了!你不要我妈了,也不要我!我就摔她的东西了,怎么了!还有上次她的店也是我砸的!是我是我!
    
    啪!我脸上挨了我爸一个大耳光。他气得脸都绿了。张阿姨连忙过来劝,砸就砸了,别打孩子……我一把推开她,又啐了她一口,你滚开,别碰我!
    
    小容啊……我爸平静下来,拉起我的手,说回家,我们回家。你长大了,爸爸也一直想跟你好好谈谈。
    
    我爸没有直接带我回家,而是把我领去了一个蛋糕蛋,给我要了一个小号的奶油蛋糕。吃吧,他说。看我没动,他伸出手摸了摸我的脸,又说,对不起小容,刚才爸爸是太冲动了。爸爸跟你道歉。
    
    为了那个臭女人,你开始打我妈,然后又开始打我。我低着头,心酸地说。泪,掉了一滴下来,溅落在蛋糕上的奶油上。
    
    对不起……我爸一脸愧疚。是我忽视了你的感受,爸爸请你原谅。
    
    那你答应跟我回家了?我满心憧憬。
    
    小容……有一件事,爸爸一直想跟你说。我已经准备和你妈离婚了。我们在一起……很痛苦。你还太小,不会明白的。但是小容你相信,不管以后你跟谁过,我和你妈对你的爱,都不会减少一分。张阿姨也会对你很好,把你看作亲生女儿一样。小容,你去哪儿?小容!
    
    我跑出了蛋糕店。我爸举着奶油蛋糕从店里追出来。小容,你最爱吃的……他说。
    
    我接过蛋糕,是怎么一种难过的感觉啊,泪眼模糊。脑中只有一句话,他们要离婚了,他们要离婚了。我花小容很快就要成为一个无家可归的孩子了。还有我妈,她将怎么承受这个天大的打击呢。那一瞬间,我对所谓的家,所谓的感情产生了深切的怀疑。
    
    我问我爸,你爱过我妈吗?
    
    我爸一愣,小孩子家,知道什么爱不爱的。
    
    爸,我不是小孩子了。你别逃避。
    
    爱过。我爸说。但现在不爱了。
    
    我捧着蛋糕往回走,一边走一边把蛋糕大口大口地往嘴里塞。塞得满眼是泪。我爸在身后看我。他不跟我回去。他要回到那女人的身边。他就是那种人,平日里似乎老老实实很好说话,一旦意志坚定却无人可以逆转。包括他的亲生女儿。我在心里对我妈说,妈,对不起,我已经尽力了。
 楼主| 发表于 2008-12-26 20:56 | 显示全部楼层
 (29)
    
    
    还没有到家,蛋糕已全部塞进了我的嘴巴里。我一遇事就爱往嘴里胡吃海塞的恶习,就是从那时开始的。
    
    有人质疑我爸看着老实巴交为什么会突然这么强硬,其实这很好理解,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爆发往往都在一念之间。事物从来都是在两极间分化逆转,我爸受了我妈那么多年的压迫,几乎就要以为天底下的女人全然都是那副嘴脸,突然在另一个女人那里翻了身了,尝到好了,就好象农奴突然翻身得了解放,现在让他再回去做农奴,自然是打死也不肯了。
    
    我问我爸爱不爱我妈,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那所谓的爱究竟是什么。我只知道在电视里琼瑶奶奶的煸情剧里,女主角从来都是这样问男主角的:
    
    你爱不爱我?你爱不爱我?你到底爱不爱我?
    
    男主角往往都捶胸顿足地答:我爱你,我爱你!我当然爱你!我怎么会不爱你呢!我一千一万个爱你!
    
    ……
    
    然后他们就开始拥抱,亲嘴,和好如初了。但一演到亲嘴的这块,我妈就粗暴地把我赶走。
    
    所以我想,如果我爸回答我他爱我妈,那他们还有救。
    
    但我爸是多么狡猾的人啊,他回答的是爱过。而且,现在不爱了。
    
    我还没有想好如果他们离婚,我要跟谁的问题,胃里就开始恶心,刚塞进去的奶油起劲地往上窜。我想我的脸色一定很难看,因为小猴儿的妈刘阿姨看到我就惊呼了一声,这不是小容啊,你怎么了?
    
    我想回答她,刚一张嘴,胃里的东西全哇地一声吐了出来。刘阿姨连忙把我扶进屋里,说,孩子啊你是不是病了,先喝杯红糖水,我去叫你妈去。
    
    我知道自己是刚才硬塞蛋糕太急闹的,胃给了点颜色瞧瞧。吐过了就没事了。但是刘妈仍然不放心,说小君啊,你陪小容玩会儿,我去叫赵老师。她走了。
    
    小猴儿闷闷地出来看了一眼我,鼻梁旁边还有一块青。我心里暗想幸好他妈不知道小猴儿打架是因为我……正想着小猴儿过来,用像蚊子一样的声音嗡嗡地说,花小容,中午的事对不起,我不该说你妈。我给你道歉。
    
    我没想到小猴儿会给我道歉,一时倒讷讷起来,说,我……我也向你道歉。
    
    小猴儿羞涩地一笑,正要说什么,刘阿姨带着我妈进来了。我妈看见我,问也没问就直接说,回家吧。我说,哦。刘阿姨在旁边说,赵老师,一定要带孩子去看看医生,刚才那一吐把我吓的……
    
    我妈像什么都没听见一般,把我领回了家,什么话也没说,自己就一头钻进了厨房。我看着她忙,也不敢说话。
    
    然后吃饭。洗碗。看电视。睡觉。整个过程中,她没有问我一句话。大概她看我的样子好好的。
    
    我想,可能是她已经知道我爸要跟她离婚的事了。
 楼主| 发表于 2008-12-26 20:56 | 显示全部楼层
 (30)
    
    
    
    面瓜已经不止一次跟我说,小容,你答应过我的,我砸了店,你就喜欢我。那小容,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我看着面瓜额头上缠着的白布条,布条隐隐透出红的血来——这血不是小猴儿打的,而是和我们血气方刚的物理老师打的。事情是这样子的,班主任在办公室训斥小猴儿和面瓜,因为小猴儿认错态度较好,所以被先行释放,而面瓜一幅屡教不改的顽劣相,引起了办公室其他老师们的公愤,大约是言语不知,面瓜就和刚出师范没几年的物理老师打起来了。
    
    听说面瓜直接抄了一把椅子就要往物理老师头上砸,被几个老师生生地按住夺了下来。面瓜居然敢公开跟老师叫板,这让他成了班里的英雄。我看着他脑袋上的伤,突然想,以面瓜这样富有血性敢作敢当的性格,倒是蛮符合我花小容的胃口……
    
    我说,我喜欢你。
    
    面瓜的眼睛里就放出光来。他当即抓过我的手,对着全班大喊:花小容喜欢我!花小容喜欢我!男生们开始起哄,我回头看小猴儿,他的神色平静,像全然不曾听到一般。
    
    我的心底里,慢慢掠过一丝若有若无的类似于失望的东西。转瞬即逝。
    
    从此,我成了面瓜的女朋友。班里重组座位,我和面瓜干脆把座位搬到了教室的最后一排。那里是胡闹滋事的温床,老师管不着的地方。我们纠集了一批小弟,整个教室的后面立即变是乌烟瘴气,女生绕路而地,而老师们经过上次的事,多是敢怒不敢言。
    
    有的时候,我会问自己,我真的喜欢面瓜吗?
    
    我不知道。唯一可以肯定的事,和他在一起,挺开心的。有人陪我玩,陪我说话,陪我发牢骚,我放学不愿回家他也总是任劳任怨地陪我,哪怕直到天黑,从来不管他爸妈的数落。连我妈都不管我了,而现在却有这样一个肯对我好百依百顺的男孩子,那我还要求什么呢。
    
    我们经常躺在河边的草地上,看月亮,看星星。月光照在面瓜清瘦的脸上,照得我们都仿佛不在人间,而在一幅淡淡的水墨画里。我看着高远的天空中有大片的白云在风里飘过,在心里想着我爸肯定又在和那个姓张的女人亲亲我我,两个人说不定正在筹划离婚的事,而我妈,这时又在干什么呢。想着想着心里就开始忧伤起来,而似乎这些日子以来,我其实一直都是这么忧伤。
    
    面瓜静静地看我,突然说,小容,你真好看。
    
    我也看着他。他凑近我,他的眼睛离我的那么近。近得都能感觉到彼此的呼吸。还从来没有一个男生如此靠近我,我突然开始慌乱起来。
    
    却不愿教他看出来我的怯场,于是故作镇定。只是不愿服输——输给一个男孩子——这赢输的目的,却是全然不清楚。
    
    面瓜就那样和我几乎脸帖着脸看了我一会儿,突然说,小容,你真是和别人不一样的女孩儿。
    
    然后,他俯下身,迅速的,不容置疑地,吻了我的嘴唇。
    
    那一刹那,我的脑中只觉“轰隆”一声,天旋地转。然后,一片空白。
 楼主| 发表于 2008-12-26 20:56 | 显示全部楼层
  (31)
    
    
    
    然后我就像被安了弹簧一样地从地上跳了起来。面瓜被我吓一跳,也跳到一边,愣愣地看着我。
    
    我的心里非常的慌乱,慌得了不得,甚至还有些愤怒,脑子里有一个声音在说,哦天啊,我花小容的初吻居然就这样没了!稀里糊涂地没了!好歹我也曾经在心里幻想过几回初吻的场景啊,我少女的美丽憧憬,就这样猝不及防地被可恶的面瓜给破坏掉了!
    
    面瓜嗫嚅地说,对不起,小容,可是你不是说你喜欢我吗?……
    
    我……我一时竟有些语塞。心里又恼又恨却又不好表露出来,于是我说,你中午吃韭菜了,我受不了啊!
    
    说完我就跑了。丢下面瓜一个人愣愣地站在那里。
    
    我激动地对美丽说可恶真可恶,面瓜怎么可以这样!他怎么可以这样!美丽却还故意不怀好意地问我,初吻的味道好么?有没有传说中的那种触电的感觉?
    
    呸呸呸!我直吐口水。看着美丽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我说,要不我跟你试试让你感觉一下?
    
    说完我就真的往她跟前凑,美丽笑着把我推开了。然后她说,小容,那你想象的初吻是什么样子的?
    
    我认真地想了想,说,不告诉你。反正不是和面瓜的那个样子。
    
    哼!美丽撇撇嘴,说,你好象不喜欢面瓜哦。那你又跟他在一块儿。
    
    我喜欢跟他在一块儿,但我不喜欢他吻我。我说。
    
    那还是不喜欢呗。哎我告诉你我想象中的初吻是什么样子的……我们都下课了,教室里只有我和他两个人,我找他问功课,然后他就很仔细地帮我解答,他一边说我就一边含情脉脉地看着他……然后他也含情脉脉地看着我……
    
    哇,初吻在教室里,你也太没创意了吧?我忍不住打断美丽,取笑她。
    
    那你说在哪儿啊?美丽一脸委屈,他是我的老师哎,除了教室,我们哪还有别的地方可去啊?
    
    我目不转睛地看着美丽好看的脸,一个“恶毒”的念头在心里升起来。我说美丽,要不我们真的试试吧……你说我的初吻就这样被面瓜稀里糊涂夺走了,我心里不甘心啊,而你要是试过了,真实的时候就不会像我这样慌乱了……
    
    美丽的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看我。我更起劲地撺掇她:真的啊,你想想,如果你熟练了,去勾引你心目中的白马王子是不是把握更大啊?……
    
    美丽竟真的被我说是有些心动了,她说,好啊,就试一下,一下啊。花小容你要是敢骗我,看我不杀了你!
    
    然后我们就飞快地嘴唇碰嘴唇,亲了一下。
    
    然后我问她,啥感觉?
    
    她一脸郁闷地回答我,啥感觉也没有。
    
    美丽又说,花小容,我要杀了你!……在她朝我扑过来之前,我赶紧飞快地逃掉了。
 楼主| 发表于 2008-12-26 20:57 | 显示全部楼层
  (32)
    
    
    
    在接下来的好几天里,面瓜都像只蔫鸡样耷拉着脑袋。他偷偷给我递了一张小纸条,纸上是他无声的血泪控诉:一个流眼泪的小人儿,小人儿旁画了几根植物状的东西,还各画了一个大大的叉和惊叹号。我知道他的意思是,花小容,我那天没有吃韭菜啊!
    
    我知道我是在故意冤枉面瓜,其实哪天我们也只是嘴唇对嘴唇地蜻蜓点水来着,就算他真吃了,我也不一定闻得出来啊。但这对面瓜来说可是一个莫大的打击,试想被女孩子说嘴里有味儿,换了谁心里都硌应啊。我看着面瓜无精打采的样子有点于心不忍,心想算了,要不告诉他真相吧,可是告诉了就等于承认了我不喜欢他,那会伤害他;不告诉他吧,可是这样伤害人家的自尊心也是一桩不小的罪过啊……阿弥陀佛,我小小年纪就开始面临一桩无比艰难的抉择。
    
    美丽很不屑地鄙视我,说小容,你看你磨讥得像个娘们儿!
    
    我一本正经得看她,难道我们不是?
    
    美丽说,哼,如果我是男人,哪里还轮得到面瓜?你早是我的女人了……
    
    我说,喂什么时候我成你的女人了?是你是我的女人好不好?
    
    然后我们就笑成一团。笑完后美丽说,小容,我们约个誓言好不好。不管以后五年,十年,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们都要在一起。
    
    我看着美丽认真的脸,说,好。不管发生什么,我们都是最好的朋友。
    
    美丽说,那对面瓜你打算到底咋办?
    
    我摸出一枚硬币。正面是说,反面是不说……连扔三次,都是正面。我陷入愁容。美丽哈哈大笑,说我叫你扔,这可是老天爷的意思。
    
    我也给面瓜写了一张纸条,上面写:对不起面瓜,我们还是算了吧。那天我是故意气你的。
    
    然后趁他不在的时候,把课桌搬走了。
    
    放学的时候,面瓜把我堵在了教室门口。他说,小容,我知道你生我气了。那天我不该亲你。可是小容,我喜欢你呀。
    
    我低着头,一声不响。面瓜又说,我以后决不再随便亲你了。把桌子搬回来吧,小容。
    
    他去搬我的课桌。我不让他搬,两个人拉扯起来。正拉扯着身后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来,你们俩在干嘛呢?
    
    我俩回头一看,妈呀,是班主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账号

本版积分规则

QQ|网站地图|关于我们|小黑屋|爱好群|眉山东坡论坛 ( 蜀ICP备05001993号-1 )

GMT+8, 2018-1-23 04:05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