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山东坡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账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楼主: 狼书生
收起左侧

[最新笑话] 赖宝成人日记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7-4-9 07:18 | 显示全部楼层
 命好的人,白天晒太阳,晚上看星星。
  像我这样命苦的人,晒太阳的时候,眼前都是星星。
  
  
  ——赖宝日记摘录3月22日
  
  
  
  
  把学校胡说一翻,小曦张嘴看我,足有一分钟。
  “真的假的?”小曦瞪大了眼睛。
  末末已经笑了:“你傻呀,宝明显是在胡说八道啊!”
  我点头,感叹着:“不过我真的希望能有这样一所大学,在这种大学读书,才是我上大学,而不是大学上了我……”
  两个丫头又开始笑,我也跟着笑,但不说话,她们不开口,我绝对不主动找话题,因为……我想回家。
  和小曦不可能有发展,一夜情的话也是伤人伤己,明知没结果,我还努力个屁啊我。
  气氛有点沉寂,三个人喝着酒,玩了玩色盅,不到一个小时,两位大小姐就厌了。
  “没意思,我们走吧。”小曦提议。
  末末点头站起身,看着我。
  我自然高兴,也站起身,喝了杯子里最后一大口啤酒,与小曦和末末走出了酒吧。
  站在酒吧门口,小曦婀娜的伸了一个懒腰。
  我窃喜,这绝对是已经疲惫的象征!
  “我们……”我笑着,转向小曦和末末,那意思是说:就这样吧?各回各家,以后再联系。
  末末看了看小曦,小曦一笑:“我们……唱歌去吧!”
  ……小曦!你是我心目中的自由女神!
 楼主| 发表于 2007-4-9 07:21 | 显示全部楼层
 真不明白,女孩买很多很多漂亮衣服穿,就是为了吸引男孩的目光,但男孩想看的,却是不穿衣服的女孩。
  
  ——赖宝日记摘录3月31日
  
  
  
  
  驱车又回了南坪,还是小曦领路,看来这小妮子对夜店生活十分熟悉,我自叹不如。
  以往我也熬夜,很多时候稿子整理完,凌点过了才能下班,心情好的时候也和同事去酒吧坐坐,心情差的时候,最多去八一路吃完馄饨罢了。
  看着小曦对各类夜店轻车熟路的指点,我更加确定了和她只能是普通朋友,否则,这样的丫头和我在一起,我工作起来又没时间顾及她……顾及她能给我批发绿帽子了。
  “元朝”KTV,坐落在南坪转盘附近,我去过,环境不错,价钱也算合理,既然小曦张嘴了,我当然没办法拒绝,于是三个人到了“元朝”,开了包房,又去超市要了一大堆零食,啤酒桶,还有一瓶红酒……
  我怀疑小曦她爹是不是开酒厂的?大半瓶的泸州老窖,几瓶啤酒,现在还能喝?
  拼了!
  我一咬牙,横下一条心,不就是喝酒么?输人不输阵,喝呗!大不了喝醉,醉到不省人事,被迷奸,被玩弄,被滴蜡,被鞭挞……反正我又不能怀孕!
 楼主| 发表于 2007-4-9 07:21 | 显示全部楼层
  接吻是一门学问。
  我告诉妹妹:“接吻就是闭眼睛,仰头,踮脚尖。”
  我告诉弟弟:“接吻?接吻就是张嘴,伸舌头,吸!”
  
  ——赖宝日记摘录3月23日
  
  
  
  在KTV的包间里,小曦兴致不减,喝啤酒吃零食,上来就高歌一手《月亮之上》,顿时获得我和末末雷鸣般的掌声。
  唱完歌,小曦仰头干掉大半杯啤酒,然后笑着看我和末末:“哎,你俩也唱啊!我今天嗓子不太好,听听你们俩的歌喉!”
  末末看着我笑,说让我先来。
  毕竟是第一次见面,应该有的含蓄还是要的,于是我笑着说自己也不知道唱什么好,这么着吧,听众点播吧,小曦点一首我来唱。
  小曦坏笑着看末末,然后转身,拿了遥控器,我眼睁睁看着她输入了四个大字——青藏高原。
  不是吧?
  我立马抢下遥控器按了取消键,故作气愤的看小曦:“这位大姐,光天化日之下,你想玩死我啊?”
 楼主| 发表于 2007-4-9 07:23 | 显示全部楼层
 雌螳螂在交配后会吃掉雄螳螂,残忍么?但一些女人却在交配途中吞下无数子孙后代……
  
  ——赖宝日记摘录3月18日
  
  
  我立马抢下遥控器按了取消键,故作气愤的看小曦:“这位大姐,光天化日之下,你想玩死我啊?”
  小曦摇头晃脑的笑:“怎么的?不适合你啊?”
  末末也笑:“小曦,你就坏吧你!”
  小曦看了看末末,又看了看我:“嘿嘿,你们俩呀,要我说,宝,你就唱《怎么舍得我啊难过》,末末就唱刘若英的《后来》,正合适!”
  我偷偷看了一眼末末,觉得在包间昏暗的灯光下,末末的脸色有些变化。
  小曦好像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偷偷吐了一下舌头。
  这样的细节,让我心里飞快的攒动了几下,这小曦的话,怎么这么意味深长啊?
  小曦那边已经按出了《怎么舍得我难过》,把麦克风递给我,笑了一下:“哎,这个合你心意吧?”
  我接过麦克风,心说:今天是末末介绍小曦给我认识,还是小曦来撮合我和末末的啊?
  不过旋律一响起来,我也有些伤感,或许歌词,真的就是我对末末想说的?
  “对你的思念是一天又一天,孤单的我还是没有改变,美丽的梦何时才能出现,亲爱的你好想再见你一面……”
  我唱的很动情,不时的偷偷撇向末末一眼。
  末末开始还平静的听着,渐渐的目光迷离起来。
  这一刻,让我怦然心动,眼前瞬间浮现出那个穿着天蓝色连衣裙,扎着马尾辫的豆蔻少女来。那是我的初恋,我的梦中情人,我这几年多次与右手亲密接触时候的意淫对象。
  一首歌唱完,好像我真的回忆起了很多往事来,扭头去看末末,末末那边低着头,不和我对视。
  小曦像是大大咧咧,没管那么多,倒真的拿着遥控器点了《后来》,然后把麦克风塞到末末手里。
  末末也就真的唱了起来。
  “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惜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再……”
  唱着唱着,我眼睁睁看到,末末的眼睛湿了,接着一只手捂住嘴,小声哭了。
  在《后来》的伴奏旋律下,包间里的气氛开始显得伤感,压抑。
  坐在沙发上,我不敢看末末,小曦在我身边,也低下了头。
  我的心,剧烈的疼痛了起来。
  就仿佛,末末的歌声,是她在对我诉说,忏悔,哀求。
  是啊,时光如水,生命如歌,转眼这么多年不见了,我的确想念过末末,回忆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而末末,也一定会时常想起我吧,她也会回忆,也会怀念,也会有过些许的悔恨,也会埋怨自己当初没有珍惜。
  我相信,我们都一样。
  旋律响着,包房里却像是没人一样的安静。
  末末已经不再唱了,只是低头捂着嘴。
  小曦挪过身子,轻声安慰了几句,末末也说了什么,然后小曦叹着气,又坐了回来,坐到我身边。
  “她没是吧?”我故作低沉的问着,心里其实有些窃喜。
  “没事,这段时间经常这样。”小曦苦笑了一下。
  “啊?”我一愣。
  “是啊,她不久前分手了一个男朋友,她一直挺后悔的,那个男的对她的确很好……”
  ……奶奶的!我还自作多情呢我!干我屁事啊!
  
 楼主| 发表于 2007-4-9 07:24 | 显示全部楼层
快来参与金币拍卖吧
  小时候经常听说有人因为生活压力大而自杀,那时我懂得死亡,却不明白压力是什么,现在长大了,我懂得了什么是压力,开始不明白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活着……
  
  ——赖宝日记摘录3月26日
  
  
  
  其实小曦说这番话,绝对是故意的,太明显了!
  这番话说完,她饶有意味的看着我,像是看我笑话一样。
  我哪里是那么脆弱的人?要是这么一点小事就能刺激到我,那我最喜欢的高树玛丽亚,朝美穗香她们,每天都和男人嘿咻,我早自杀了!
  于是我对小曦轻轻一笑:“那你过去劝劝她啊,我安慰她,不太合适。”
  小曦好像有点意外:“你,一点没感觉?不吃醋?”
  这话问的,太直白了。
  我笑笑,心里咬牙切齿,表面平静如水:“吃醋什么啊?我和末末分开这么多年了,她当然可以找个男人好,我也可以找一个啊。”
  话说完,小曦眼睛瞪得更大了。直直的看我。
  还好我冰雪聪明,一下明白小曦在诧异什么,马上解释道:“那个……我是说,我也可以找个女人,不是那个意思……”
  小曦笑着点头:“我说呢,娱乐圈的男明星很多都玻璃,难道娱乐记者也玻璃?”
  “哈哈,哪能呢!不过我一个月前倒采访过一个男明星,他可以称得上是娱乐圈里的玻璃尊了……”我笑着,把话题往远了扯。
  其实我心里挺疼的,这种事情就是这样,哪个男人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为别的男人流眼泪,心里能好受呢?
  “玻璃尊?”小曦好奇了,没心没肺的打听起来:“谁啊谁啊?讲讲!讲讲!”
  
  这时候音乐已经停了,包间里挺安静的,我强忍着情感的失意,擦干心灵的血迹,与小曦胡扯起来,也想借着这个话题,分散一下自己的注意力。
  这种感觉其实挺怪的,虽然明知道末末这些年一定有别的男人,但一想到她有别的男人,还可能和别的男人那个那个的,心里这个别扭哦!
  我和小曦喝酒说话,末末就坐在那边,这时候我没法去安慰,也不想去,我算干嘛地啊?
  小曦好像也挺习惯末末这样的,没心没肺的和我聊,也不去理末末了。
  就这么聊了十分钟,末末那边好像是不哭了,没动静了。
  小曦飞快的扭头看了一眼,接着转过来,盯着我,表情一下子变了。
  “干嘛?”我一愣。
  小曦摇摇头,像是一个长辈一样的笑容,话锋突然一转:“你又何必强颜欢笑呢?”
  一句话,触痛了我的神经,我一撇嘴:“你又何必明知故问呢……”
 楼主| 发表于 2007-4-9 07:24 | 显示全部楼层
 常听长辈教诲,要用知识武装头脑,于是我决定,先剃一个光头,然后找一位手艺出众的师傅,把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全书都纹在脑袋上。
  
  ——赖宝日记摘录3月27日
  
  
  
  
  小曦很善解人意的拍了拍我的肩膀,我点点头,忽然一愣。
  哎?小曦是末末叫来介绍给我认识的吧?怎么会搞成现在这个局面?
  “小曦,你……你知道今天末末来找你干什么吗?”犹豫了一下,我问道。
  小曦笑着点点头:“知道啊,不过我对你没有一见钟情的感觉,你也没有吧?那咱们先从朋友做起嘛。”
  这个肖小曦,居然什么都知道,但她的举动,也太奇怪了点吧?
  “你们……聊什么呢?”末末这时候已经凑了过来,眼泪也擦了,表情平静,没事人一样。
  女人,就是善变!
  “没什么没什么!来来!唱歌唱歌!”
  我心里烦着,想起末末因为前男友哭我就不痛快!但场面摆在这,我又不能表现出什么来。只能搅浑水,赶紧让今晚来个皆大欢喜的大结局算了!
  于是乎,我一曲高歌——《社员都是向阳花》,声情并茂,还带动作的,终于让小曦和末末再次笑逐颜开,我边唱边想:我这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吧?
  气氛好像又恢复到刚才的其乐融融,小曦和末末也都点了歌来唱。
  小曦唱歌的时候,末末坐到我身边来,小声问我对小曦的感觉怎么样。
  我故意露出兴奋的表情:“不错啊!我很喜欢她!回头你问问她同意不同意,我是挺满意的。”
  末末的眼神飞快闪过一丝落寞,然后脸上笑着,双手一拍身体左右两侧的沙发:“哈!那就好啊,那我就算完成任务了!”
  说完,又坐回自己刚才的位置,再也没坐过来,看都没再看我一眼。
  啥也别说了,我已经猜出点什么了。
  
  小曦的歌唱到一半,手机响了,于是跑到包间外面接电话。
  我和末末在包间沙发上坐着,互不干涉,她翻歌本,我喝酒。
  桌子上,一瓶红酒已经见底了,两小桶啤酒早就喝光了,也不知道是谁喝的,什么时候喝的。
  好像我也喝了不少?但我今天怎么没有要醉的感觉呢?
  小曦回来了,径直走到沙发旁拿起自己的手袋,看着末末说:“哎,末末,我有事先走了哈!”
  末末愣神:“什么事啊?”
  小曦脸上那个乐呀:“我老公从上海回来了!就在我家楼下,问我在哪呢……”
 楼主| 发表于 2007-4-9 07:26 | 显示全部楼层
  都说失败是成功之母,那么我这大半辈子一直和成功之母在一起来着,我算不算成功他爹?起码也算个继父把吧?可惜,成功这小子,从来就不认我……
  
  ——赖宝日记摘录3月25日
  
  
  
  看看,世界就是这样,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有老公的跑出来相亲,我呢?一相亲就成第三者。
  小曦的话一说出口,我都呆了,虽然在之前心里就多少有些画虎,但怎么也没想到小曦是有老公的。
  小曦说完也被自己吓了一跳,看了一眼末末,而末末的脸色已经沉下来了,狠狠剜了小曦一眼。
  小曦吐了一下舌头:“口误口误!你自己圆吧末末,我真的得走了!”说着扭头对我摆摆手:“宝,再联系啊,拜。”
  我干笑着,也抬手摆了一下,看着小曦轻快的一转身,出了包间。
  包间里静下来了,我和末末坐着,气氛很怪异。
  叹了口气,我点了一颗烟,吸了一口,长长的吐出来:“呼———,末末,这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末末居然装傻。
  “小曦啊!”我提高音量。
  “小曦是我的好朋友。”末末继续装糊涂。
  我干脆转过身子,直对着末末坐着,死死盯着她。
  末末心虚,不看我,低着头,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但我有点生气,找个有男人的女孩介绍给我,拿我当礼拜天过呢啊?
  “你找小曦来试我?”我把话挑明,不给末末扯东拉西的机会。
  末末低着头,声音越来越小:“不是,是小曦要来看看你。”
  “她看我干什么?你说说,她看我干什么?我有什么好看的?”是挺让人郁闷的,早就觉得有猫腻,没想到猫腻这么大!
  我声音有点大,把烟狠狠按灭在面前茶几上的烟灰碟子里。
  末末静静的抬头,看着我,开口了,声音很轻:“宝,你别生气,我不是骗你。”
  “我没生气。”我说。
  我真没生气,要是今天,我真的对小曦动了心思,起了歹意,落得这个下场的话,那我估计要生气,像现在这样,啥也没损失,没必要生气。不但不生气,我还美呢我!
  末末明显是找小曦来试我,或者,按照末末的说法,是小曦要来看看我的话,那肯定是因为,末末以前经常在小曦面前提到我,所以今天她和我邂逅,告诉了小曦,小曦就迫不及待的要来看看传说中的我。
  这些一点都不难理解,综上所述,就一个意思,末末跟我动心思呢!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一个女孩要是不喜欢你,她不会在你身上动一点心思。
  喜欢才在意,在意才牵挂,牵挂才放不下,放不下才紧张,紧张才在你身上用那些女孩才会用的伎俩和招数。
  想到这些,我心情好了起来。
  超女纪还有一群鸡腿呢,郭小三加一还有一群粉丝呢,芙蓉婶婶还有人求婚呢……现在我不是也有一个,好几年还对我念念不忘的粉丝了?
 楼主| 发表于 2007-4-9 07:2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要写小说了!写武侠宫廷道德伦理悬疑惊悚鬼怪恐怖小说!今天终于写了个开头——
  
  夜,很深。
  皇宫的寝宫深处,两男一女,三个人影上窜下跳,接着同时落到一片空地当中。
  一男子手拿拂尘,瞪眼骂道:“秃驴!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跟本公公抢公主!”
  女子急急叫道:“哥!你净身入宫多年,我们根本不能做夫妻,你何必苦苦相逼呢!”说着,紧紧拉住身边的男子:“我虽然已经削发为尼,但我只爱他!心里也只有他!”
  那男子轻轻挣开女子的手,上前一步,低声说道:“女儿!退后!看老衲今天杀了这臭道士!以报多年前的夺妻之恨!”
  忽然,空地一侧绿光一闪,一个长发白袍,七窍流血的的女子出现,对着和尚说道:“孽贼,还我命来~~~~”
  旁边女子惊呼道:“天哪!竟然是太后的鬼魂……”
  
  ——赖宝日记摘录3月27日
  
  
  “你就是生气了。”
  末末低着头,像是犯了错误似的,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这一下勾起了我与生俱来的怜香惜玉情怀和自认妇女之友的高尚道德情操。
  对待女同志,要像春天般温暖。
  “我真没生气。”我再次肯定,同时挪了一下屁股,让自己距离末末更近了一点。
  末末觉察到了,缩了一下肩膀,没动。
  “那个……末末,你是不是还,喜欢我?”
  我想,如果不是喝了很多酒,我是断然不敢这么直白的问出这句话的,俗话说酒壮怂人胆,此刻就体现的很明显了。
  问出这句话之后,我也紧张了,宝啊宝!要含蓄啊!你这么直白,让人家怎么回答啊!
  末末果然被这个问题吓了一跳,抬头愣愣的看着我,大眼睛一眨不眨的。半天,她脸红了,不知道是因为酒精还是害羞,反正我看着是红了。
  红着脸,末末轻轻用眼睛灭了我一下,脸上笑出来:“臭美。”
  一瞬间,心花怒放。
  华仔那首歌怎么唱的来着?
  “啊~~~给我一杯壮阳水,让我一夜不能睡……”
 楼主| 发表于 2007-4-9 07:28 | 显示全部楼层
  各位观众你们好,欢迎收看今天的《赖宝日记》节目,今天的主要内容有,赖宝会见前女友末末及其友人小曦……下面请看详细内容……
  
  今晚,在九罐飘香饭庄与元朝KTV里,赖宝会见了与小曦和末末,双方就今后生活上的多种问题进行了亲切的会谈。
  在双方的会谈讨论中,小曦和末末都做了重要发言,就一些赖宝与小曦初次见面的感觉、今后的关系发展,赖宝与末末以前的经历,以及今后的双方友谊走势,三边的融洽性等重大问题深入交换了意见。
  赖宝表示,他和小曦、末末保持长期友好,加强互利合作,符合同为朋友的根本利益,也有利于双方友谊的和平、稳定和发展。
  末末和小曦表示,我们尊重赖宝之前的感情、经历和内心领土完整,尊重赖宝的工作,愿同赖宝一起努力,不断充实和丰富朋友之间的睦邻互信伙伴关系。
  关于双方的地位关系,小曦说,我们愿把赖宝的薪水资源开发,和相互的情感基础设施建设作为双方今后合作的重点领域。希望朋友之间就此进行充分探讨,制定切实可行的措施,并根据各自优势,扬长避短,循序渐进,扎扎实实地把两方关于双方共同快乐生活的合作推向前进。
  末末说,小曦今晚应邀对赖宝的突然访问,确立了两方发展睦邻互信伙伴关系,推动了双边情感合作,是一次历史性的访问。我重视同小曦在赖宝薪水资源开发,和以多次饭局作为情感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的合作,同时也愿意在教育、人文和日常交往等领域加强交流。
  会谈中,小曦还指出,赖宝的工作性质是目前三人联系见面和平与稳定的最大威胁。在联系问题上,我们必须对赖宝坚持“多联系,多饭局,多请客”的基本方针,我们希望赖宝恪守对我们的承诺,坚持多联系多请客政策。
  最后,赖宝和末末小曦双方,在亲切友好的气氛中结束了此次会谈。
  
  ——赖宝日记摘录3月28日
 楼主| 发表于 2007-4-9 07:29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看新闻,又逮起来一位省长干部,据说光是公款吃喝,一年就要一百多万,老百姓送了他一块牌匾:
  为国为民,胃酸胃胀!
  
  ——赖宝日记摘录3月29日
  
  
  
  
  出了元朝KTV,站在马路边上,我看了看手机,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周围灯火通明,天空夜色沉沉,一派暧昧气氛。
  我看了一眼末末,末末也在看我,我没看懂她目光里涵盖的意思,但绝对不是一点意思没有。
  书上说,人的眼睛会说话。但末末此刻的眼睛里,说的是英语么?
  无论如何,这是一个关键时刻了。
  孤男寡女,干柴烈火,夜色朦胧,灯红酒路;举头望明月,红掌拨清波,桃花潭水深千尺,一枝红杏出墙来……
  我转向末末。笑了一下,轻声说:“那个……走吧,我送你回家。”
  没错,我是这么说的,欲擒故纵啊!色狼肯定装君子,就像狼要装外婆才能进小红帽家一样。
  末末看着我,好像有些犹豫,接着摇摇头。
  我心里一阵疯狂窃喜,我就知道!我就知道!镇静!镇静……
  “干嘛摇头?那你……”我一脸的不解其意,瞪眼关切着问。
  末末低着头,好像给自己下了决心似的,忽然抬头,直视我的眼睛:“去你家。”
  我有点懵了!
  虽然和末末有过那么一段,而且除了最后一道防线没突破,我和她也算是坦诚相见过了,不过毕竟几年没见面了,互相都有点生疏,我还以为,末末会用什么家离这里太远,或者回去不方便,甚至家钥匙丢了之类的理由来含蓄一下,万万没想到,这丫头这么直白,这么大胆,这么……合我心意!
  她这是什么意思啊?
  愣着,我张嘴问道:“去我家?为什么啊?”
  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白痴啊!问什么啊!想破坏今晚的安定团结啊!于是马上改口:“行!走吧!去我家!”
  ……再次后悔,这么一来一去,自问自答,自己抽自己耳光,完全是惊喜后的猴急样子!
  我的君子形象……全毁了。
  末末看着我,飞快的,偷偷笑了一下,接着挑挑眉毛,那意思像是说:我还不知道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账号

本版积分规则

QQ|网站地图|关于我们|小黑屋|爱好群|眉山东坡论坛 ( 蜀ICP备05001993号-1 )

GMT+8, 2018-1-23 03:59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