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山东坡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账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楼主: 狼书生
收起左侧

[最新笑话] 赖宝成人日记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7-4-9 06:51 | 显示全部楼层
  嗯,没错了,我和末末的开始与一般恋人真不太一样。
  我们是先接吻,再袭胸,然后才牵手。
  当然,这样的过程,也为我和末末,能有日后几乎零距离的肌肤相亲,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而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切,也在眨眼之间,就确定了我们的关系。
  好在关系不是施暴人与被害人,而是情侣。
 楼主| 发表于 2007-4-9 06:51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时候的末末还十分胆小害羞,接下来的几天,我们偷偷约会见面,拥抱接吻,末末全都毫无保留的顺从我,她只向我提了一个要求,那就是——
  对外,对所有人,我和她的关系都要保密,表面上还是普通朋友。
  这是典型的官方说法。
  现在我成为一名娱乐记者,见到过无数男女明星于深夜,在某个酒店或者豪宅苟合之后,第二天记者招待会,依然脸不红,心不跳的声称他们只是普通朋友。而男明星身上的抓痕依在,女明星脖颈的吻痕明显……
  每次遇到这种事情,我都会自然而然的联想到,在高中时期后半段,我和末末极力掩饰我们的关系那种感觉,然后偷笑。
  
 楼主| 发表于 2007-4-9 06:51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我挺遗憾,当初没有真正的失身给末末,更遗憾没有顺理成章的留下末末的初夜,所以今天,在我偶然邂逅了现在的末末后,一切回忆都涌上心头。
  而末末当初那具娇小柔弱,却无比清爽光滑的身体,十分清晰的出现在我的回忆之中。
  现在的末末,又变得这么漂亮,这么性感,这么勾魂夺魄的。
  到底……便宜哪个王八蛋了呢?我操!
  悔恨交加,欲哭无泪。
  毕竟末末是和我有过肌肤相亲的女孩,再一次看到,总有些心潮澎湃,但人家说了,有男朋友,更说了要给我保媒,当红娘。我就更没理由再有什么非分之想了。
  于是乎,躺在家里的床上,我开始想像,今晚末末和我吃饭时,会给我带来一个什么样的女孩子。
  按理说,末末这么漂亮时尚的,她现在接触的朋友圈,也应该不会有侏罗纪的生物存在吧?……
  正遐想着,手机响了。
 楼主| 发表于 2007-4-9 06:52 | 显示全部楼层
  “移动收费,它咋就那么黑啊!它不让猛张飞,它气死黑李逵,您要是拿着电话聊会天儿,您就等着倒大霉吧!您可想清楚了,我可这就接电话啦,您掏两毛我掏两毛咱俩就开始聊啦!”
  ……
  天津方言数来宝的手机铃声响起。
  平常,我设的这个手机铃声响起来,每次听都会笑一下,但这次听到,却是有了些忐忑。
  末末末末,女伴女伴,美女美女……
  我正沉浸在意淫之中,着实被手机铃声吓了一跳。
  打来电话的是末末。
  这么早?不是说晚上才见面吃饭的么?
  接了电话,末末欢快的声音传来:“宝,准备好了么?”
  “准备啥?”我一愣:“这才几点啊?”
  “你看看几点了!我还以为你会主动给我打电话呢!”末末凶着语气责怪起来。
  我扭头看了看墙上的挂钟,我靠!都下午五点多了啊!我就这么睁着眼睛回忆,居然已经回忆了一个下午了!
  心里一紧,我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靠,下半身已经支起了帐篷!不争气的东西,只是回忆一下初吻而已,至于嘛你!
 楼主| 发表于 2007-4-9 06:52 | 显示全部楼层
快来参与金币拍卖吧
 拿着手机站起身,在电话里给末末道歉,接着询问等一会在哪里见面,到哪里去吃,末末给的答复是南滨路,美食一条街。
  这倒不错,离我家很近,别说打车,走路有个十几分钟也到了。
  约好时间地点,我准备挂电话出门,末末在电话里叮嘱:“哎!你别穿蓝西装白衬衫,打红领带什么的啊!你要是这么打扮,我一脚给你踢出去!”
  挂了电话,我感叹造物弄人,末末变了,从以前的温顺小猫变成野蛮女友了。
 楼主| 发表于 2007-4-9 06:53 | 显示全部楼层
  洗了澡,换了衣服,尽量把自己打扮得精神点儿,倒真有那么一点相亲去的意思。
  照着镜子,整理了一下头发,左右打量着,不由得感叹起来:人哪,得往下看,总是往上比的话,还活不活了?我这长相,为啥一定要和刘德华比?咋就不能和水木年华比呢?何必要和梁朝伟比?凭啥不能和范伟比?
  这么一想,我就自信多了。
  翻翻钱包,又从床头抽屉里取了十几张,凑够两千块钱,心里琢磨着,请两个女孩吃饭差不多了,南滨路吃不到男体盛吧?那就应该够。
 楼主| 发表于 2007-4-9 06:53 | 显示全部楼层
  距离末末和我约的时间还有一会儿,我换鞋出门,打算溜达着走到南滨路去,还可以沿着江边小小惆怅、小资一下。
  最多十几分钟,绝对来得及。
  出门之前我还稍微犹豫了一下,想到末末今天的装扮,估计现在混的也肯定不错,那她今晚带来的女孩也应该不会是灭绝师太一类的,现在的女孩,眼睛贼着呢,不能太给自己丢面子。
  于是把一次性打火机和一包中南海甩到桌子上,换了一个ZIPPO和一盒莱夏。
  就算稍后会失身,那失身之前也绝对不能失面子。
  美滋滋的整理着装,想了一下,挠挠裤裆,泄气了。
  妈的,和末末都在寝室同一张床上玩过叠罗汉,现在在她面前装张朝阳?装李彦宏?这要是当面拆穿我,我还不是黑豹主打——无地自容啊!
  于是掏出ZIPPO和那盒哥们从国外带回来的雪茄,换回一次性打火机和中南海,对着门口的落地镜子摆了一个放荡不羁的表情,转身出门。
 楼主| 发表于 2007-4-9 06:54 | 显示全部楼层
  走在江边,眼看南滨路就在眼前,忽然升起了一阵恐惧感,等一会见了面,怎么向末末的那个姐妹介绍自己啊?新闻工作者?记者?狗仔?
  嗯!还是记者吧,娱乐记者怎么了?虽然一般情况下不是很招人待见,觉得我们是那种人家爹死了妈疯了媳妇跟别人跑了还凑上前问问题,问的还都是戳痛处揭伤疤的话,但不工作的时候,我们也是正常人,这不,我现在走在江边,也跟个文豪似的,还能朗诵几句梨花婶婶的诗呢!
  “毫无疑问
  我所见过的娱乐圈
  是全天下
  最该治理整顿的”
  
  正用附庸风雅着呢,忽然手机响起——移动收费,它咋就那么黑啊……
  一看号码,是末末,难道有变化?
  “喂,怎么了?”
  “你在哪啊?怎么还没到啊?”末末声音带气。
  我意外了:“你到了?你怎么这么快啊?”
  “我本来就在附近的,你给我快点啊!”
  “知道了,我马上就到了。”
  “几年不见你还这样!不像男人!磨磨唧唧的!”末末嚷着,挂了电话。
  我挺生气,凭什么啊,我怎么不像男人了?再说你现在算是我谁啊?这么说我!男人最恨谁说自己不像男人了!像不像男人是拿眼睛看的么?那需要拿手握!拿嘴含!拿……
  生气着,我握着手机,弯腰捡起一块石头来,恨恨的骂了几句,抡圆了胳膊把石头甩向不远处的江边护栏草坪。
  你说这末末怎么变这样了?
  不行!我多少得威慑一下她!对!生气了!打电话告诉她不去了!我又不是找不到女朋友,干嘛非得请她吃饭让她介绍啊?我要房有房要钱也不算穷人,这要搁朝鲜,我的薪水能包个二奶了!
  打定主意,拿起手机按号……手里是一块石头。
  我操!我手机呢?!
 楼主| 发表于 2007-4-9 06:55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被报社美编老付震撼了。
  老付大龄单身,总向往一点风花雪月的故事,而且对风月场所特别感兴趣,只是从来没去过,比如我们聊到某酒吧,他就会问:“那酒吧有小姐么?”聊某饭店,他也问:“那饭店有小姐么?”
  今天吃饭,我们聊到了飞机的头等舱……
  老付问:“头等舱有小姐么?免费的吧?是不是钱都算机票里了?”
  我觉得老付的想法,值得航空公司借鉴。
  
  ——赖宝日记摘录3月16日
  
  
  撅着屁股在草坪里奋战半天,终于看见我的手机慈眉善目的躺在一堆杂草中!
  这可把我高兴坏了!
  手机要是丢了固然心疼,但更心疼的是里面的通讯簿!那里面少说有二百多号明星名人导演经纪人的电话号码,丢了的话都要重新整理,工程量太大了!
  而且,这一两年发生了好机会娱乐记者丢通讯簿,被某善良的人捡去,然后大公无私的贴在网上,引起全民扰星的事件了,我可不想因为这种事情的罪魁祸首。
  拿起电话,安然无恙,屏幕上显示,5个未接来电。
  毫无疑问,都是一个人打来的。
  别客气了,撒腿跑吧!
 楼主| 发表于 2007-4-9 06:5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口气,跑到南滨路的九罐飘香饭庄,大口喘气就往里进,迎面来的,除了迎宾小姐还有一个保安,解释了半天,让他们相信我不是来打架和谈判的,气也喘匀了,调整了一下仪态,在服务员的引领下,神采奕奕的走进预定包间。
  末末的表情……很让人惊悚。
  我猜测如果没有服务员在场,末末一定会使出乾坤大挪移,把酒桌上的一切物件全都用内力向我推砸过来。
  不过让我意外的是,包间里只有她一个人——哎?女方代表呢?
  “你住哪啊?”末末声音十分阴冷。
  “我住……不远,就在南坪。”我赔笑回答。
  “哦,你的壳呢?”
  “啥壳?”
  “你不是爬来的么?”
  ……天哪!这还是末末么?这么牙尖嘴利的!
  我陪着笑,走到酒桌旁坐下,拿了一张纸巾,边擦汗边说:“这么顽皮呢?拐弯骂我啊!你看看我这汗,我一点都没敢耽误啊!”
  末末一撇嘴,估计也懒得听我解释。
  我也放弃了解释,怎么说?说把手机当石头扔了?谁信啊?还不如编个瞎话呢!
  “怎么只有你自己?点菜了么?”
  我笑着,示意服务员把菜单拿过来。
  “人家左等右等你不来,生气了,走了!”末末拉长着腔调。
  我盯着末末看,知道她气我呢,虽然包房里只有她一个人让我有点意外,但我知道绝对不是对方生气走掉了,末末一直这样,撒谎就扭脸。
  “走了啊?走就走吧,我请你吃!”我笑着把菜单递到末末面前:“看看喜欢吃什么。”
  就在这时候,包房门开了,一个女孩走进来,先是和末末对视,然后就一直盯着我看,也不往前走了,就那么上下打量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账号

本版积分规则

QQ|网站地图|关于我们|小黑屋|爱好群|眉山东坡论坛 ( 蜀ICP备05001993号-1 )

GMT+8, 2018-1-23 04:05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