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山东坡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账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楼主: 狼书生
收起左侧

[最新笑话] 赖宝成人日记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7-4-9 06:4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声一声的干呕,听上去的确不那么舒服,我还真在一闪念之间,动了敬而远之的念头,但这个时候我要是不上前,必然会被后世千千万万人所唾骂。
  末末本来没吃东西,只是喝了酒,所以几口酸水吐出来后就没东西可吐了,只是在那里撑着身子干呕。
  我愣了一下,下定决心上去,又是扶胳膊又是拍后背,嘴上劝着不能喝就不要喝之类的废话,好半天,末末才算直起了身子,胡乱的掏出纸巾擦嘴,想不到一转身,直接扑在我身上,嘤嘤的哭了起来。
  兄弟们!凭良心说,那是小弟我的初恋,异性的身体对于那个时候的我来说,无疑是一处充满神秘的宝藏,现在末末这么主动的投怀送抱,我还来不及客气呢,已经被她扎进我怀里。
  只不过,这难忘的第一次拥抱,却一点都他妈不美好!
  我没闻到什么清香,而是一股酒气。
  末末的动作也不温柔,完全是一副饿虎扑食的气魄和力度。
  一个不留神,我当时一百一十多斤的小身子骨,就被她扑的后仰起来,结结实实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疼到不疼——麻了。
 楼主| 发表于 2007-4-9 06:4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摔坐在地上,末末自然也失去了平衡,跟着我倒在地上。但她却像个没事人似的,根本不在乎跌坐在谁的怀里,就势顺势的靠在我怀里,继续抽泣。
  我挺为难的,但末末柔软的身体完全贴在我怀里,根本不给我起来的机会。
  我一只手撑着地面,一只手揽住她的肩膀,保持着这个难度系数相当高的姿势,开始低声劝慰她。
  劝了几句知道了,末末今天和她妈妈吵架了,心情不好才喝酒,也才这么难受的便宜了我。
  我就那么低声劝着,微微调整了一个较为舒适,可以持久的姿势,和末末两个人,就那么坐在路边的草坪里,周围很静,偶尔有一两句公园外面传来的人声,剩下的全是虫子鸣叫,倒有些浪漫气氛。
  只不过,虽然怀里抱着个女孩,气味却不怎么样,但当时我的心思已经完全无暇顾及末末的酒气了,因为末末的身体随着我细微的调整,已经正面相接,大夏天的,我和她都是单衣,我明显感觉到,两个小小的肉团,紧紧贴在我胸口一侧。
  这真是他妈太美妙了。
 楼主| 发表于 2007-4-9 06:4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就那么抱着末末坐在路边,听着她的哭泣由强渐弱下去,终于偃旗息鼓,只剩下偶尔的抽泣。
  我低下头看她,继续说着安慰的话,鼻尖几乎贴在了她的额头,这下总算有了一点感觉——起码,我闻到了她头发的香味。
  这一下,直接导致了我的蠢蠢欲动。
  身体的某个部位,毫无征兆的有了反应。
  现在想想也觉得奇怪,怎么当初只是近距离闻一下女孩的头发,就会让自己出现翘首以待的状态?
  不过当时是真的,一下子就觉得全身热起来,脖子也烫,嘴唇基本属于擅自行动,轻轻贴了一下末末的额头。
  可能这种温热潮湿的碰触,对末末来说也很新奇,所以在我刚刚挪开嘴唇,末末忽然一下抬起头来,一双泪水未干的眼睛,莫名的打量着我。
  这个距离,可太近了,近到我们可以彼此感受到对方的鼻息。
  我脑子一下就沸腾了,相当粗鲁的就把脑袋低了下去,嘴唇直接往末末嘴唇上凑了上去。
 楼主| 发表于 2007-4-9 06:47 | 显示全部楼层
  当时末末的嘴唇距离我的嘴唇只有0.02公分,但不得不佩服女孩的反应能力,就在我和她的初吻毁于一旦前夕的一瞬间,末末竟然一下别过头去,躲开了我的嘴唇。
  不过也不是一点收获没有,我的嘴唇亲在了她的脸颊上。这一口下去,我明显感到末末全身猛颤动了一下。她反应之强烈,超出我的想像。
  只不过,当时的我已经基本猖狂起来,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欲望战胜了理智……
  我迅速撤离了嘴唇,抬起头,身子一挺,调整了一下坐姿,让我可以抽出那只一直在撑着地面的手,用来对付她。
  末末紧张的把脸死死埋在我怀里,呼吸明显急促起来。
  我的女神啊!这种呼吸方式,太刺激人了!
  还是那句话,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
  欧美日韩,有码无码,咱也都以批判的态度偷偷观摩过,现在眼前就出现了那种呼吸,而怀里的末末,被这种呼吸带动着,全身微微颤动,胸部起伏不定,这是抗拒么?这不是诱惑么这!
  反正事已至此了,我脑子一片空白,二话不说,两手麻利的扳过了末末的身子,就在末末瞪大双眼,惊魂未定的模样时,我再次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的速度把嘴唇递了上去。
  这一次,结结实实的吻到了。
  而末末,只是短促的“唔”了一声,就被我压住了嘴唇,紧接着也用了舌头。
 楼主| 发表于 2007-4-9 06:48 | 显示全部楼层
快来参与金币拍卖吧
谁说男人的第一次不疼?!只不过是因为,激动兴奋到了极限,完全忘记了去疼而已……
  
  ——赖宝日记摘录3月16日
  
  
  关于“接吻”这回事,虽然在此之前没有亲身实践过,但理论基础知识还是掌握了一些的。
  只不过,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真是毛头小子,行为过于粗鲁,极大破坏了初吻的美妙性。
  而末末,可能根本没想过我会这么胆大,或者这么不客气的夺走她的初吻,所以在我衔住她的嘴唇,并且试探着用舌头更进一步时,她开始了并不算强硬的一系列防守反击。
  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身子在被末末有气无力的推着,与此同时,我的舌头也遭受了末末牙齿的迫害。
  时隔多年我也一直在想,现在的我,一但冲动就会有些大舌头,或许就和那一次遭受的非人虐待有关系吧。
  遭到对方没有章法的反扑,我开始改变策略,伸出一只手托住末末的脑袋,把嘴唇移开一点点,开始亲吻她的脸颊,直到脖颈,耳垂。
  之前我说过,那个时候的末末,全身都敏感。我亲吻她的脖颈和耳朵时,她全身开始更剧烈的颤抖,同时脑袋一缩一缩的,不过一直在推我的手却没了动作,虽然还放在我身上,却是死死抓住我的衬衫。
 楼主| 发表于 2007-4-9 06:4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确是冲动了。
  那种情况之下,又是第一次抱着异性的身体,不可能不冲动,你当我是骑白马的秃头么?
  让我冲动的,除了末末不再反抗,还有身体的敏感反应之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
  就是末末在颤抖的同时,紧紧闭上了眼睛,脸颊无限羞红,像一只躲闪攻击的小猫一样,缩着脑袋,嘴上不停的说着:“不要,赖宝,你别这样,别这样……”
  谁说的来着?女人说不要的时候,其实是想要。
  这句话没有任何科学依据,可能害苦了无数男人成了强奸犯,但在当时的情形之下,却是千真万确的……起码我这么认为。
  更要命的是,本来末末就喝了酒,又是这么敏感,所以在她轻轻说着“不要,不要”的同时,还在其中夹杂了无数的语气助词。
  比如:“嗯……哼……啊……哎……”
  这不是命了么!
  这不是要了我的命了么!
  这不是要了我的亲命了么!
  哎?我还能加字!
  读者:“我还能添字呢!你当这是说相声啊?快往下写!”
  ……
 楼主| 发表于 2007-4-9 06:4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继续,你说这不是要了我的命了么?谁受得了一女孩在你怀里发出这种声音?
  于是我开始一点点的,往末末的嘴巴方位移回嘴唇。
  这一回,一切顺利。
  末末已经完全瘫软的状态,嘴唇和牙齿也没有了敌意,我轻易的和她热吻了起来。那是我第一次吻女孩子,她也是第一次被男孩子吻,虽然互相还有些生疏和笨手笨脚,但感觉绝对是新奇,热烈的。
  口舌缠绕,唾液交溶。
  末末偎在我怀里与我接吻,不停发出“嗯嗯”的鼻音,我则是完全投入,手也没老实,已经隔着衣服,放在了末末的胸口上,扣住了她的半边乳房。
  万幸的是,可能末末太紧张,或者太兴奋?好像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等她注意到的时候,已经是我五指开始稍微用力的时候了。她只是略微挣扎了一下,见我没有把手往她衣服里伸的意思,只是隔着衣服在过瘾,于是也就听之任之了。
 楼主| 发表于 2007-4-9 06:4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真是给了我莫大的鼓励!
  要知道,在这晚之前,我和末末虽然互相有那么点好感,但名义上还都是普通朋友,而这一次,竟是完全突破,几乎一步到位。
  不过当时摸着末末的乳房,感觉的确不大,几乎是手心就能扣住,之前看过很多影碟,那些女孩的胸部大得都像是哺乳期一样,相比之下,多少有些失望。
  这种时候,人就应该有一种自知之明了,所谓贪心不足蛇吞象,末末小是小了点,总比没有好。
  于是就这么,不知道吻了多久,差不多嘴唇和舌头都麻了,还有些意犹未尽,松开嘴唇的时候,那声音我记忆犹新,就好像水牛的蹄子,在一滩淤泥之中拔出来一样……
 楼主| 发表于 2007-4-9 06:5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过,千万不要问我初吻是什么味道的。
  书上都说,初吻是甜的,像糖。
  我的初吻……除了酒味,你别忘了,末末刚刚才呕吐过。
  妈的……
 楼主| 发表于 2007-4-9 06:50 | 显示全部楼层
 谁说男人的第一次不疼?!只不过是因为,激动兴奋到了极限,完全忘记了去疼而已……
  
  ——赖宝日记摘录3月16日
  
  
  那个晚上,吻了半天之后,松开嘴唇,我和末末互相不敢看对方。互相喘着气,调整着呼吸,我忽然觉得,接吻还真是个力气活,肺活量不好的话,还真拿不下来!
  接着和末末站起身,终于对视了一眼,两个人的脸都是红红的,不知道是害羞,还是憋气憋太久。
  这一对视,互相笑了出来,我是傻笑,她是害羞。
  末末抬手轻轻捶了我一拳:“流氓!”
  我没说话,只是看着她。
  “你真喜欢我么?”
  我认真的,重重的点头。
  末末好像就轻易相信了似的,看着我的眼睛,开心的笑起来。
  气氛有点尴尬,还是末末先转了身,继续走了起来。
  我急忙在后面跟上,走到她身边,轻轻拉住了她的手。
  她一点没有反抗,而且,手心全都是汗。
  就这么,互相不说话,默默走,一直走到末末家楼下。
  在她家楼下,我们再次意犹未尽的长时间吻别,吻到互相无法呼吸,垂死挣扎才松了嘴。
  看着末末笑眯眯的摆手和我再见,然后消失在楼门中,我猛转身,带着巨大的激动和兴奋,垫步凌腰,一溜火光直奔学校宿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账号

本版积分规则

QQ|网站地图|关于我们|小黑屋|爱好群|眉山东坡论坛 ( 蜀ICP备05001993号-1 )

GMT+8, 2018-1-20 07:26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