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山东坡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账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644195|回复: 317
收起左侧

[最新笑话] 赖宝成人日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4-9 06: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东坡论坛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账号

x
被朋友告知,有赖宝日记摘录大面积流传于网上,自己也去看了,真想不到,那些自己胡写和改编的东西,本来是我另一个故事的配菜,竟然不知道被哪位胸口有三颗痣的真心人给摘录了下来,既然这样,那我就把很早之前写的一点赖宝故事贴上来,然后把这个赖宝的搞笑情色故事写下去。
  其实,这就是一个关于男人和女人,还有好多好多身体的故事……
  
  (友情提醒:未满十八周岁的朋友,请在家长、校长、训导处长、教育部长等相关领导人陪同下阅读。)
 楼主| 发表于 2007-4-9 06:3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宣布,我的原则是:客观的看待事物,主观的看待自己。
  比如,我主观上觉得自己帅,那就是帅;我主观的认为自己是处男,那我就是了。
  
   ——赖宝日记 3月1日
  
  
  实话说,我真是没想到,今天竟然会遇到末末。
  高中毕业之后,起码有四五年没见过了,这样的邂逅,真让我激动不已。
  为啥激动?末末长大了啊!这四五年的光景转瞬即逝,眼前的末末完全被岁月给哺育和催化了!
  
  本来我就是在超市里面闲逛,忽然循着一阵淡淡的香味开始左右张望起来。
  有经验的兄弟都知道,在某些公共场所,比如超市吧,忽然嗅到香味,周围肯定是有女人。淡香的护肤品肯定是清纯型的;清香的类似苏打水的,那是小护士;过分浓香的味道,不是大龄妇女就是对自己颇为不自信的浓妆一族;闻到醇香?……那你肯定是走到超市熟食部了。
  说远了。
  当时我闻着着香味本能的就张望起来,虽然像我这样的根本没有对艳遇或者一见钟情抱有任何期待,但过过眼瘾还是可以的,吃不着猪肉,还不许看看猪跑么?
  循着香味,一眼就看到不远处一个婀娜的背影。
  长发飘飘,粉红吊带,白色短裙。
  一般这种情况,我的选择是装作没事,快步走过去,绕到正面来鉴定一下,现在街上的女孩,背影已经完全不能说明问题了,太多背影让人赞叹,正面让人惊叹的事件发生。
  不过今天真是活见鬼了!
  前面这个女孩哪是逛超市啊?完全是急行军!我在后面不管走的多快,居然超不过她!
  情急之下,随手从身边货架上拿下一样东西,嘴上叫道:“小姐,你掉东西了。”
  伎俩虽然有些拙劣,不过还是十分见效的。
  前面那个女孩转过头来,眼神从不解,一下变成了惊喜:“赖宝!”
  我傻眼了,遇到熟人了?是!看着面熟,不过……这是谁啊?
  “我是末末!”对面一声惊喜的尖叫,让我一下恍然大悟,继而目瞪口呆!
  末末?她是末末?我的天!听说过女大十八变,但也没有这么夸张吧?
  高中时代的末末长得虽然也不算难看,但那张长满痘痘的小脸和平面直角的身材,对我来说是记忆犹新的,现在怎么……那脸蛋干净的,像PS过似的!而且这身材,那粉红色的小吊带都快撑不下了。
  “末末?你是末末?”我惊讶的向前两步:“真是你啊?”
  末末歪着脑袋一笑:“怎么?认不出来了呀?”
  我用力点点头:“嗯!你去韩国了?”
  末末奇怪:“没有啊?”
  “你没去韩国整容?怎么变这么漂亮了?”我尽量让目光君子一点,但眼睛不听指挥的把目光从末末脸上往下移。
  末末笑了,抬手捋了一下垂在耳边的一缕卷发:“几年不见,油嘴滑舌的功夫见长进呀?”
  我也笑,却忽然语塞,估计样子相当不礼貌,直勾勾的盯着末末,确切的说,是盯着那一对小末末。
  “往哪看呢你?”末末嗔怪了一句,低头看了我手里的东西一眼,一下笑了出来:“我说你,还用这么过时的办法搭讪啊?”
  我这才也低头看过去,刚才审美心切,根本没注意自己拿了什么这一低头才看到,我手里拿着——
  占士邦避孕套?!
  “哟,还是萤光的呢,”末末笑得花枝乱颤的:“你就这么搭讪啊?不怕人家叫保安呐?”
  “我操,我还以为我是急中生智,没想到急中生了个痔疮!”我也笑了,不过还真有些后怕。当时看都没看,万一遇到的不是末末,那我挨一耳光都算便宜的了。
 楼主| 发表于 2007-4-9 06:42 | 显示全部楼层
和末末出了超市,末末说她今天休息,问我有没有时间,要不要找个地方坐坐,聊聊天。
  我当然说好。工作跳槽的事还没定下来,这段时间正好闲呢。
  而且。第一和末末这一见面,居然没有一点生疏的感觉,像是久违的老朋友一样,第二末末现在美艳成这个样子,我当然巴不得多看她一会呢。
  不过,被末末领着,走向附近一家小店的时候,我脑子真的在想了一些事情,看末末对我的这个态度,想必是已经不再介意,我和她高中时候发生的事情了。
  但末末的开放程度也让我吓了一跳。刚才说避孕套的时候,面不改色的,而我记忆力的末末,还是那个拉手都紧张,接吻时不敢睁眼睛的小丫头呢。
  在一家咖啡馆,我和末末相对坐下,要了两杯饮料。
  今天我不知道怎么了,面对着末末居然有些不敢正视的感觉,论张嘴说话,你说我这个当娱乐记者的,应该是强项啊,今天怎么退化了呢?
  末末倒是一脸坦然,坐在对面,一个劲儿的看着我笑。
  “说说吧。”
  “说什么?”我抬头反问了一句,忽然觉得自己像是在受审的犯人似的。
  “咱俩就聊十块钱的。”
  末末抿嘴笑着,我断定她擦睫毛膏了!不然睫毛不可能那么长那么翘!那双眼睛不可能笑起来一眯,显得毛嘟嘟的那么可爱!
  “聊吧,想知道什么?”
  末末这一开玩笑,让我也放松了一些,心里给自己打气:本来嘛,以前我又没怎么对不起她!我干嘛紧张啊我!
  “就聊聊你这几年的感情生活吧,”末末向前探了一下身子。
  我立马再次清晰的闻到末末身上那股清香,看着眼前已经完全成了一个美人的末末,脑子里禁不住就想起以前和她的那些亲密接触来。
  我定定神,让脑子缓和一下,苦笑着说道:“我哪有什么感情生活啊,谁看得上我啊,没车没房的,信用卡欠的比存款还多。”
   “谁说的,你现在也挺帅的啊。”末末笑着,伸手拿小勺搅了搅面前的咖啡,忽然抬头问道:
  “没结婚?”
  “没,才几岁啊,初恋的伤还没痊愈呢。”我答,
  “哎,宝,你别告诉我,你现在还是处男呢啊?”
 楼主| 发表于 2007-4-9 06: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末末这个问题,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冷不丁问出来,没有任何征兆。
  我很尴尬。
  而且我心里也一下子明白了,末末肯定还记得那些事,在高中的时候,她险些失身于我的那些事。
  不过话说回来,其实我也是受害者啊!
  所以我没有正面回答她,而是反问:“这么说的话,你呢?你还是处女么?”
  “去死!”末末使劲剜了我一眼:“你以为所有男人都像你这么胆小哪?”
  ……末末这句话,一下子让我明白了两个含义:
  第一, 她不是处女了。肯定有比我胆大的男人把她上了,妈的王八蛋!
  第二, 她都记着呢!高中时候的事儿,她真的全都记着呢,没准还在记仇呢!
  “我就知道社会复杂,像你这样的没人保护,肯定羊入虎口。”我强颜欢笑着,心里却十分郁闷起来。
  眼前的末末现在真的是个美女了,你说我当初怎么就那么废物呢!白白让这么个美女,便宜了不知道哪个王八蛋了!
  末末一撇嘴,斜了我一眼:“我倒是想有人保护呢,谁知道这几年你死哪去了?”
  哎?这话别有意味哦!
  我赶紧顺杆往上爬:“我倒是也想保护你呢,但我现在这样,就算开个桑塔纳,你都拿我当民工呢吧?”
  末末忽然不说话了,微微含着下巴,特伤感的看了我一眼。
  把我的心看的呀,扑通扑通的跳。
  “你怎么了?”
  “我在你眼里就那么势力?那么嫌贫爱富的?”末末提高了音量。
  我有点慌:“我不是开玩笑呢么!”
 楼主| 发表于 2007-4-9 06:43 | 显示全部楼层
快来参与金币拍卖吧
好说歹说,末末才算露了一下笑脸,我也松了口气。
  “你现在有女朋友么?”末末问我。
  “没有。”
  “这么可怜?不孤单?”
  “全靠一双灵巧的手。”
  “你有正经的没有?”
  末末语气里带着气,脸上却是笑着的。
  毕竟我和末末曾经有过那么一段,而且除了最后阶段的全垒打之外,能做的也全都做过了,虽然过去几年了,但当初也是该看的都看过,该碰的也都碰过,所以这么面对面坐着,很快就自然起来,没有拘谨和尴尬。
  但话里话外的我听出来了,末末还在记着我们当初的事呢。
  这倒是个好兆头。
  眼前就是个美女,而且还是个曾经属于我的美女,焉有不动心之理?
  “你现在有男朋友没?”我决定趁热打铁。
  “有啊!”干脆俐落。
  一盆冷水,当头浇下。
  末末说完这句话,脸上开始笑,笑得很古怪,很意味深长。让我心里毛毛的。
  “说说,什么感觉?失望?吃醋?心痛?”末末特一脸兴奋的开始追问起来。
  我一撇嘴:“没感觉,不过我没那么虚伪大度,休想让我祝福你。”
  “小样吧!”末末挑了挑眉毛。
  接着,两个人沉默起来。互相端起咖啡来喝。
  “其实我挺高兴能遇到你的,没想到我们还在同一座城市,”末末率先打破僵局:“下午我还有点事,咱们晚上一起吃饭怎么样?”
  这是……什么征兆么?
  我猜测着,点点头。
  “我晚上给你带一美女来,我最好的姐妹,你不是独身么?便宜你了!”末末继续说着,声音悦耳。
  我轻轻“哦”了一声,没啥可激动的,本来还抱着很多幻想,不过一听末末说她有男朋友,心情真的就跌落到低谷了。
  “好了!你的终身大事就交给我了!”末末胸有成竹的模样,拍着自己的胸口,一对肉团微微颤动起来。
 楼主| 发表于 2007-4-9 06:44 | 显示全部楼层
2、
  
  曾经有一份真诚的爱情摆在我面前,我想珍惜,但这份真诚爱情的男女双方也都站在我面前……
  
  ——赖宝日记摘录3月2日
  
  
  和末末互相留了电话,她站起身打了招呼,先走了。
  我看着末末走出咖啡馆的背影,那件粉红小吊带包裹着美好的腰身,短短的牛仔白裙总有要走光的嫌疑,而她居然还斜挂了一个巨大的牛仔背包,走起路来,那被她甩在身后的背包就“啪啪啪”的打着她的屁股,看的我……
  我多想是那个背包啊!
  正惆怅着,站起身,服务生过来了,客气的把帐单递给我。
  不对啊,不是说末末请么?女人怎么就这么善变呢!
  
  付了账,出了咖啡馆,也觉得有些无所事事。
  最近是我的真空期,刚从一家报社辞职,准备跳槽到另一家报社去,但接收我的报社还有一些准备工作要做,给了我一个星期的假,本来开始挺高兴的,但这才第二天,就感觉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
  像我这样的娱乐记者,或者说是狗仔队,平常一天到晚的往外跑,上午在北京,下午可能就在上海了,风吹日晒的,还真豁得出去这张脸!
  现在冷不丁的一闲下来,倒真觉得没事可作,这是不是职业病啊这?
 楼主| 发表于 2007-4-9 06:44 | 显示全部楼层
  在街上也没事,索性回了家。
  要说我这个家,还真拿得出手,我早就想好了,以后要是混到没机会自由恋爱,只能安排相亲什么的话,这房子就是我的资本之一。
  房子不小,一百多平米,二十五楼,小区环境也不错,价格自然也不低。只不过,这房子现在还不能完全算我的。
  两年前在原来报社工作的时候,偶然认识了一个售楼处的经理,因为当时他觉得我有利用价值,所以跟我推荐了房子,房价让我心动,甚至减免大部分物管费,加上之前也认识一些银行的朋友,答应给我办最低房贷,而且可以帮我减免一些手续费用,于是我一咬牙,一跺脚,当了房奴。
  有房就等于有家了,虽然我没精力认真装修一番,家里除了一些必要的家居摆设之外,跟清水房差不多,但也符合我简约就是美的理念,自欺欺人,也能自得其乐么不是。
  回了家心里算是舒服多了,躺在床上,心里开始惦记起跳槽的那份工作,可别有什么闪失,每个月还得还房贷呢。
  就这么躺着,想着晚上还要和末末见面吃饭,思绪不知不觉就到了末末身上,小时候写作文,有句经典怎么说来着?
  每当打开记忆的闸门,往事如同跑肚拉稀一般喷涌出来……
 楼主| 发表于 2007-4-9 06:44 | 显示全部楼层
 当初我和末末,高中同级不同班,至于怎么认识的就不多废话了,无非就是一次邂逅,一次偶遇,一次聚会什么的,具体的我也记不清楚。
  反正当时我未娶,她未嫁,孤男寡女,干柴烈火的,加上又都年轻,不注意门当户对,我不观察她的贤良淑德,她不关心我的住房存折,只追求单纯意义上的情投意合,一来二去,眉来眼去,春来冬去的,就有了好感。
  其实那个时候,真的不太懂欣赏女人,我是说,以成年男子的眼光欣赏女人。
  那时候,其实没看出末末有多漂亮,因为她当时脸上很多小痘痘,小身体也瘦弱得很,按理说也是十几岁的大姑娘了,但发育相当迟缓。
  怎么说呢?
  打个比方吧?当时的末末,你要不看脸,基本分不出正背面来。
  反正当时的末末很没女人味。
  话说回来,当时我也没什么男人味。
  两个人都是情窦初开,身体也想开的岁数,调个情,早个恋什么的,再正常不过了。
  我记得那时候的末末,胆小,害羞,晚上出来散个步,都挑人少,没灯的地方。
  开始我还以为,她这是有意识的纵容我的图谋不轨呢,后来才发现,她是怕暴露自己,给熟人看了去!
  不过我更记得的是,那时候的末末。全身上下哪都敏感,稍微一碰马上脸红害羞,呼吸急促。
  一般月黑风高的情况下都是——
  她敏感她的,我碰我的,互不干涉。
 楼主| 发表于 2007-4-9 06:45 | 显示全部楼层
3、
  
  处女变成非处女只要一次成型,处男到非处男需要反复锤炼。
  
  ——赖宝日记摘录3月16日
  
  
  其实我和末末,好像不存在谁追求谁,基本上是水到渠成,第一次见面之后就互相有了一些好感。
  现在想起来,好像是我那时候的一个哥们,和她的一个姐妹正在水深火热的恋爱之中,但那时候高中恋爱也算是禁忌,为了避免家长起疑心,所以他们俩每次见面,都要拉上一大帮人当掩护,这其中就有我和末末。
  那时候的末末单纯得很,和我对视一下脸都会红,而我那时候,也正迷恋着这类清纯小女生,所以一旦有她在场的聚会之类的,我就放开了胡说八道,往往逗得大家开怀,于是乎,她好像也对我有了些许好感。
  随着接触频繁,好感与日俱增。
  而且,那个时候,我对女人的想法挺高尚的,觉得能接吻就是一种莫大的侵犯了。
  不过,男人么,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才行。
  现在想起来,和末末第一次接吻,就是第一次和她牵手那次。
  而那一回,还包含了许多第一次,比如:第一次隔着衣服,摸到末末的乳房。
  那也是我除了老妈之外,第一次摸到异性的乳房。
 楼主| 发表于 2007-4-9 06:4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还记得那天晚上,在我们掩护的那对狗男女柔情蜜意够了之后,众多电灯泡作鸟兽散,我自然而然的是送末末回家。
  送末末回家,要经过一条小路,穿过一处全开放式的公园,晚上月黑风高的,里面基本没有几个人,那真是:偶有鸳鸯三两对,也是野鸡和色狼。
  其实在此之前,我和末末已经多次走过这条路,不能说以前走在这伸手不见六指的路上,我从来没有生过歹意,但那个时候我和末末什么都没有挑明,万一我有什么举动,惹恼了末末,或者打我一耳光,或者大哭惹来人,再或者回家和父母说……
  总之,以前走那条路,我完全是处于有贼心没贼胆的状态之下。
  但那天晚上不一样,那天老天爷相当给我面子,之前的聚会上,末末破天荒的喝了酒!
  末末此前从不喝酒,那天不知道怎么的,情绪低落,喝了两杯多啤酒,晚上送她回家,走在路上,微风一吹,估计她开始头晕,走路也尽量克制的摇晃起来。
  我走在她身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笑话,但末末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
  黑灯瞎火的,我哪注意到了,还沉浸在自己的伶牙俐齿中呢。
  忽然,末末,快步走离我身边,跑到路边草丛,弯下腰,二话不说呕吐了起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账号

本版积分规则

QQ|网站地图|关于我们|小黑屋|爱好群|眉山东坡论坛 ( 蜀ICP备05001993号-1 )

GMT+8, 2018-1-18 07:46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